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追寻怀化红色印记|纪念馆里的那盏灯

在通道转兵纪念馆里,陈列着一盏马灯。它虽然锈迹斑斑,但却记载着一位名叫杨再能的老人几送红军翻越太平山的故事。每年,通道侗族自治县芋头村的村民杨正益一家,都会特意去转兵纪念馆参观了一次。

“主要还是想去看看那盏马灯吧,那是红军送给我父亲杨再能的……”说着说着,杨正益陷入了沉思。

一盏马灯照亮红军前进路

时间回到1934年12月9日至18日。得知红军即将进入通道,国民党反动派派人到各个寨子里四处宣传,说红匪杀人如麻、共产共妻。在饱受兵匪之灾的芋头村,侗族村民一听说红军要来,早早就都躲到大山里去了。只留下一个身手好、胆子大,名叫杨再能的小伙子悄悄地留在寨中观察情况。

当天,第一批红军队伍来到芋头村,村寨里几乎全部锁门闭户,红军战士们就在侗寨鼓楼、凉亭、风雨桥和屋檐下歇歇脚。偶有几间没来得及关门的房子,红军进去用米、用柴,都会留下银元,绝不白拿。杨再能一一看在眼里,他觉得红军是不一样的队伍。于是,小心翼翼地走出来,朝自己家走去。

“哎,老乡!”一位红军战士叫住了他,和气地对他说:“老乡,你不要怕,我们是工农红军,专门为老百姓打天下的,我们要到贵州去,你能给我们带带路吗?”杨再能望了望红军战士,见他诚恳的样子,点了点头,答应了。

当时,红军要翻越的是芋头界最高的一座大山——太平山,海拔1000多米,行走十分艰难。杨再能看到挑担的红军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主动要了一副担子挑上,一直把红军送到了几十里外,一个叫黄门冲的地方。

这时夜幕降临了,杨再能准备返程回家。红军排长不放心,就送给他一盏小马灯和一些防身的物件。他先是不要,但红军排长反复劝说:“天太晚了,回去的路又远又看不见,你一定要拿着!”说完,硬是把小马灯塞到他的手里。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了。第二天早上,杨再能就上了山,跟大伙儿讲了红军的故事,然后带着大家一起回到了寨中。

就在这一天,又有一批红军队伍来到了芋头侗寨。村民们知道红军都是好人,就再也不害怕了,还纷纷把红薯等食物送给红军吃。一连几天,杨再能组织一批村民,提着这盏小马灯,主动为红军带路,又一批批把红军送过了太平山……

从此,杨再能就把这盏小马灯挂在自家的屋梁上,一直对红军念念不忘。他希望将来自己的儿子也能去当红军。

几代参军延续军民鱼水情

杨再能的小儿子杨正益,上过几年学,被家人寄予厚望。杨正益14岁那年(1960年),杨再能老人去世了。临终前,他把红军送的这盏小马灯传给杨正益,并嘱咐儿子将来一定要去当兵。杨正益从小就是听着父亲讲红军故事长大的,内心早已萌生当兵的念头。17岁那年他报名参了军,5年后,退伍回乡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他经常向学生讲述红军故事,教学生唱红军歌曲。

正是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杨正益的儿子杨标18岁那年也参军入伍,成了杨家的第二代军人。

2008年,杨标退伍回乡后,经常到通道转兵纪念馆当义务讲解员,为游客讲红军长征过通道的历史,讲那盏小马灯的故事。

“后来是我把马灯捐给转兵纪念馆的,当时真的有点舍不得,但考虑到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红军、记住红军,还是值得。”杨正益捐出红军马灯后,纪念馆特意把马灯拍了张照片拿了回来,并在市场上买了一盏新马灯送给了他,以示留念。

如今,那盏红军小马灯静静的陈列在通道转兵纪念馆的橱窗里,尽管灯架锈迹斑斑,灯芯已经干瘪。然而,它不仅见证了杨正益一家三代的红军情,更见证了80多年前一段浓浓的军民鱼水情。

“我儿子今年两岁多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他长大了也能当兵,把红军情延续下去。”杨标说。(记者 龚彦 通讯员 李尚引)

记者手记:

永不磨灭的理想信念之光

87年前,一盏小马灯把一批批红军送过了太平山,见证了毛泽东西进贵州的主张得到多数同志赞同,从危机中挽救3万多中央红军的场景。小小马灯,铭刻着红军与群众的鱼水情深;微弱的灯光,温暖着百姓心田,点亮了人民群众革命必胜的信念。  

87年后,革命早已成功,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马灯已成为历史的标记,但其焕发的革命理想信念之光不会磨灭。长征精神就像那盏马灯一样,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照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羽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