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要闻 > 正文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传承红色基因微党课丨猪嘴里吐铜钱

故事发生在1934年的冬天,这一年的12月,寒风裹挟着雨雪席卷着侗乡大地,天气又湿又冷,一片苍凉。经过长途跋涉的红军来到通道流源村,侗寨里一片寂静。乡亲们都到哪里去了呢,原来是国民党反动派造谣说:红军是绿眉毛、红眼睛、共产共妻,杀人不眨眼。乡亲们远远看见一支衣衫褴褛的队伍,就匆匆收拾东西,赶着牲口躲到深山里去了。杨大嫂也带着七岁的儿子杨光斌跟着乡亲们一起躲进了深山。为了照顾孩子,只好把一头百多斤重的肥猪留在家里,并在猪圈里留下了猪食,在猪槽里加满了水,供猪食用。

躲在深山里的乡亲们,时不时到村后的山顶上去观望。有一次,一个村民焦急地对杨大嫂说:“嫂子,今天听见村里有猪叫,会不会是红军把你家的猪杀了?”杨大嫂听了连连叫苦,难过得流下了眼泪。自从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人忙里忙外,起早贪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全身心的操持着这个家,好不容易喂大了一头肥猪,本想靠它换几个钱贴补家用,未曾想,现在却被红军杀了,叫她怎么不伤心难过呢?

杨大嫂只希望红军快点走,她好早些回家看个究竟。过了两天,听说红军终于走了,杨大嫂带着光斌急急忙忙回到村子里。到家里一看,猪栏里空空如也,那头大肥猪真的不见了踪影。杨大嫂靠在猪栏上伤心地大哭起来。“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是我在年初借了亲戚的钱买来的猪仔啊,就这样没了。”过了好一阵子,两人上楼去,看看是不是还丢了别的什么东西。到了楼上,光斌走进自己的房间,看见窗子边写着一行字,在这行字的下面,红军把床上铺的稻草扒成一堆。光斌当时不认识字,见此情景,心里很气愤。心想:“把我的猪吃了,还把床铺草堆起来,搞得乱七八糟的。”于是气呼呼地跳到床上,三脚两脚就把草堆踢散了。这一踢,竟然踢出一个血乎乎的猪头来,把光斌吓了一跳,连忙大喊“: 猪头,猪头。”杨大嫂急忙跑过来,她一见那猪头,刚刚平息的心情又难过起来。

她哭着把猪头提下楼放在桌子上:“他爹,你早早地就走了,这兵荒马乱的,留下我们娘俩怎么活啊!”她把桌子一推,准备上楼收拾房子,只听得“咚”的一声,那猪头滚到地上,“哗啦、哗啦”地从猪嘴里掉出一堆铜钱来。杨大嫂一怔,使劲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猪头里竟然吐出铜钱来”!她擦干眼泪,小心翼翼地把铜钱捡起来,接着又从猪嘴里抠出了几枚铜钱和一张纸条,这堆铜钱足足有三百多枚。杨大嫂不知道纸条上写了什么,吩咐光斌请来村里的私塾先生。私塾先生打开纸条念道:“老乡,我们没有粮食了,又冷又饿,只得把你家的猪杀了充饥,留下这些铜钱,当做买猪钱了。”光斌又拉着私塾先生到楼上指着窗子边:“先生,这里还有。”私塾先生接着一字一字地念了起来:“我们是红军,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此时,杨大嫂鼻子一酸,眼里再次闪烁着泪花,捧着这三百多枚铜钱,喃喃地说:“红军,好人啊”。

从此,光斌记住了:红军,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

(宣讲人:通道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干部 石小玉)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马瑶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