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深度报道丨鸡鸭唱“主角”——怀化家禽市场面面观

未命名_副本

“堆起来卖”使得家禽经营者们似乎更有成就感(孙柏 摄)

“猪”事不消停,鸡鸭鹅“上菜”

一直以来,怀化中心市场扮演着保障一方广大市民日常生活并着力提升其生活质量、幸福指数的重要角色,这个角色甚至是不可或缺的。记者从怀化市市场服务中心怀化中心市场管理部了解到,该部管理着42 个固定式鸡鸭鹅摊位以及15个相关门面,囊括约莫50 来人的从业者队伍,芷江人余少敏就在其中。

每天晚上七八点钟睡觉,凌晨十二点钟起床干活,这种时空错乱“半夜鸡叫”的日子,余少敏已经过了将近20 年。她在怀化中心市场坐商10 余年,专售鸭子,平均每天要卖一两百只鸭子,这段时间她的鸭子9.3 元进的货,10 元开卖,辰溪、芷江等地都是她的进货渠道,“哪里有好货我就进哪里的货”。她总是和家人一道开着货车下去提货,每次“捉拿”三四百只鸭子“归案”,可以卖上三两天,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她的买卖一直平稳,门面每天约莫凌晨2:00 开门,先周全来自城东、泸阳等处的二手贩子,后者通常每人日均需求20 来只;然后再应付市区一些店子的固定要货,这样忙到四五点钟以后,夏季的天就已大亮。“我一天到晚累死了,不过也习惯了。”她感慨道,“赚钱真的不容易,很不容易。”

同台竞技,杨云莲同样是个“三八式老干部”,不过这二十多年来她一门心思卖鸡,不卖其它家禽,日均销售300 羽左右肉鸡,逢年过节销售量净增一倍以上,“今年以来行情一直不错。”她说,“我卖的是山上放养的鸡,这种鸡比较好吃。”她零趸的肉鸡,主要来自中方、芷江等地,目前公鸡批10-12 元(单位每500 克,下同),母鸡批14 元,“ 我批发一斤只赚块把钱”。她还介绍,来自芦坪、黄金坳等地的上等乡鸡,可以卖到30 元。

众所周知的诱因使得当前“猪”事不顺,肉价高企,这从客观上提升了包括鸡鸭鹅在内的家禽的身价,相关“上菜”进度也不断提速。怀化中心市场管理部工作人员孙柏介绍,中心市场每天销售(批发+零售,以批发为主)上万只鸡鸭鹅等家禽,相关年销量在500 万只左右。从今年初即春节前非洲猪瘟爆发以来,“非常时期”的猪市,使得此地猪肉日常销售量比往年减少了大约3 至4 成左右,连原本3 个官方认可的主要猪肉销售点,也被整顿到只剩2 家。“猪”事不消停,直接抬拉了家禽类产品的销售,今年以来中心市场的相关销量增长了20%上下。

据悉,怀化市市场服务中心管理着城东、迎丰、太平桥、中心4 大农贸市场,其中中心市场家禽等日常消费品,销量占到4 大市场的半壁江山——此地鸡鸭鹅“上菜”的进度与速度,基本上可以折射出整个怀化城区的相关全貌。

未命名_副本

按质论价是最大的“行规”(孙柏 摄)

养殖大户嘀咕“没货卖”

尽管猪市阶段性地一波三折,但鸡鸭鹅什么的,草根阶层任由敞开了吃,并且质量、口感都不差。家禽市况升温,一方面满足了广大市民的替代性口福需求,另一方面也助长了养殖户们的荷包行情。

“千年等一回千年等一回。”杨世兵跟记者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叠声词,“今年这个行情真的可以说是千年等一回。”末了仍不忘加上一句“今年行情最好,真的是好”。他是鹤城区康源山坡林地养鸡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专业养鸡已有9 年,他说因近段时间猪肉价格一直较高,很多消费者转向吃鸡,直接把鸡价抬了上来。他把鸡分成三大系列,即纯土鸡,目前批发价是20 元,此前为15 元;洋土杂交鸡,时价13 元,原来批8-10 元;纯洋鸡,批发价已从4.8-5 元涨到7 元,“虽然价格不低,但是我的鸡一直供不应求,经常是无鸡可卖,只要一出栏就会被疯抢而光”。成鸡贵鸡苗当然也不便宜,他说鸡苗已经卖到了5 元/羽,“去年只要2 块5 元到3 块”。

杨世兵的养鸡规模系10 万羽,因为目前主要忙于设施农业建设,今年迄今为止他只出栏了2 万羽。他认为,怀化养鸡跟不少外省外地比起来,尚属“解放前的水平”,大户小户们还在主打传统养殖模式。前不久,他到河南、山东等农业发达地区专程参观学习了一番,发现上述地区十分注重设施农业生产方式推广运用,生产自动化程度较高,溯源体系健全,人工成本大幅降低,养殖生产效益不断提高。“运用设施农业,养鸡成活率可以达到99%,如果是传统模式,能有70%就不错了。”他感慨道,“科技含量摆在那里,不服不行。”他认为做大包括家禽养殖在内的大农业,一定要追求“四化”,即生产设施化,技术规范化,产品标准化,销售品牌化,这样才有综合效益,才有发展前途。尽管今年鸡价“涨爆了”,他的肉鸡仍然只主销邵阳、怀化等周边区域市场,“因为是活鸡,只能卖这么远”,下一步只要条件成熟,他将不满足于仅仅只卖活鸡,而是要搞加工,要做好包装,通过商品化途径进一步拉长鸡产业链,让自己的肉鸡走得更远,卖出更好的价钱。

杨序红也嘀咕自己经常“没货卖”。他在中方县办了个康顺农牧养殖场,专门饲养小鸡,他今年至今已经繁育出小鸡10 万羽,销往怀化与贵州省交边地区。这种单重500 克上下的小鸡以产蛋为主,时价15 元,下游养殖户将其买回家后再养个两三个月,就能开始产蛋,产蛋周期达一年半。他的小鸡同比去年好销一些,去年一年卖了15 万羽,今年已经卖出10万羽,计划全年出栏17 万羽左右,“我们基地产能有限,只能供应这么多”。他说今年鸡市行情看好,鸡蛋也好走,但他面对的都是老客户,所以并未乘机抬价,实行的基本上是老价格。对于后市他分析道,猪肉涨肉鸡就涨,蛋鸡也涨,这是大势所趋,“估计以往猪肉市场上的消费,很多会逐步往鸡肉和鸡蛋上面靠,导致鸡价蛋价会在高处维持一段时间”。

未命名_副本

怀化中心市场鸡鸭区俯瞰图(本报记者 杨林斌 摄)

好口福,不光唯“鸡”是问

同样是吃鸡吃鸭,讲究一点的,经济条件好一些的,更多追求口福的高大上。河南人肖坤20 多年前来怀化,当过几年兵后就地改行,现已从事10 多年的养鸡专业户生涯,现在是怀化市建果生态土鸡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的养鸡场分布在鹤城区黄金坳、凉亭坳一带,今年已为市场奉献了7 万羽肉鸡,因为符合绿色有机标准,批发价高至30 元,除了附近市场外,还远销长沙、北京等城市,口福拥趸如影随形。“今年真是供不应求,生意忙不过来。”他坦承,“可惜我们生产能力有限,一时半会还满足不了更大需求。”在他看来,绿色有机产品几乎不存在市场波动现象,需求端一直旺盛,属于稳中走高的消费端。“接下来受猪瘟以及政府有效调控影响,鸡鸭等禽类产品还有很大的后续成长空间。”他分析说,“每隔三五年暴发一次的禽流感,对我们影响不大,我们的市场一直很稳固。”他的合作社现在捆绑着几十户农户,带动了上千贫困户,“去年合作社一共销售了8 万羽鸡,今年准备增加2 万羽”。他的肉鸡品牌为“建果”,取“自主创业建立果实”之意,养殖周期为10 个月,“足不足月,好不好吃,是不是生态有机,拿去跟别人的货一比较就一清二楚”。

说到口福,很多老饕一致公认鸭子的味道比鸡更鲜美,所谓“鸡肉吃营养,鸭肉吃口味”。芷江民丰杨溪河养殖基地徐红介绍,他的鸭子动态存栏三四十万只,今年已经销售100 余万只,“好销得很”,只是“最近忙晕了,不是开会就是招呼客户,事情太多”,所以满怀歉意,跟记者解释称“今天不好意思,只能说这么多”。

向海文是芷江和翔鸭业岩桥养殖基地老总,他介绍,今年以来他们公司已经出栏商品鸭约80 万只,存栏商品鸭约40 万只,存栏种鸭约10 万只。论及价格,商品鸭价格曾在1-2 月达到高位,3 月开始至4 月回落至正常价位,5 月初起,受非洲猪瘟影响,市场商品生猪及存栏活猪大量减少,猪肉价格出现大幅度下跌(批发价整体先大幅度下跌至5 元),目前猪肉已经逐步回暖并向高位进取。“猪肉疫情直接影响到其他畜禽,鸭子当然不例外。”他分析指,鸭价就此呈现大幅上涨态势,自5 月初开始,鸭苗价格相继突破4 元、5 元、6 元关口,商品鸭批发价则从6 元一路攀升至9 元左右,零售价上涨到15 元左右,创下历史高位。

惯于大大咧咧咋咋呼呼的鹅,同样在“猪”事不消停之际大行其道,身价看涨。麻阳鑫超白鹅养殖场负责人黄祥超,养鹅已有20 多年,当地人称“鹅司令”。他的养殖场现存栏1000 多只大白鹅,今年已销上万只,鹅苗卖15 元/只,成品鹅售12-13 元,因为一直供不应求,只在当地销售,不在外地卖。这位养鹅大户在麻阳县城有自己的销售点,这段时间生意一直繁忙。对于后市,他却表示出“说不定”的谨慎乐观,因为可变因素挺多。黄祥超的鹅放养在户外山塘、滩涂即水源、水草丰盛之地,个个发育得羽毛锃亮气宇轩昂,加工烹制上桌后肉质紧实,口感富有弹性嚼劲,所以素为老饕们所钟爱。

未命名_副本

师傅们人均每天可以修理鸭子10只左右,如果修鸡,则能达到两三倍的量(本报记者 杨林斌 摄)

养殖也重设施农业

市况大好看法不少,说明圈中人并未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我不喜欢涨价,越涨价越没鸭子卖,生意越赚不到钱。”余少敏快人快语,“行情还是稳一点好,价钱还是低一点好。”这样老百姓都能如愿以偿,可以经常吃到自己喜欢的鸡啊鸭啊鹅啊什么的。

孙柏一边陪同记者采访经营户一边三言两语地埋怨道,他平时挺喜欢吃鸭子,可目前鸭价居高不下,不光他本人,不少同事对此也只能望洋兴叹,因为“我们那点工资拿不下来,不允许我们经常吃鸡吃鸭”。他当然知道,鸡价鸭价抑或鹅价什么的,都由市场自主发育调剂,政府是不管的,“但我还是希望不要涨得太高,如果涨得太高,还是希望有人管一管”。

大户们给出的相关后市预计,可能难以让一如孙柏的普通市民们心安理得,心宽体胖。向海文分析道,在猪瘟疫情尚未完全解除之前,本地猪肉价格会持续看高,只是不会太离谱,因为整体养殖物料价格暂未出现大幅度波动,“因此,商品鸭价格也会持续看高,到达一定高位后会在一段时间内维持稳定”。考虑到商品鸭的养殖周期短于生猪,因而会有相当一个时段考量,各种养殖周期相对较短的畜禽会被养殖户看好,且种苗价格会不断升高。“预期今年至明年3-4 月份鸡鸭鹅等家禽价格会维持较高价位。”他说,“如果养殖物料价格跟风上涨,促使养殖成本升高,那么鸡鸭鹅等的价格也会持续升高。”

不管鸡市如何“下回分解”,已为设施农业着了迷的杨世兵正在规划,要在黄金坳镇的所有村庄推广标准化肉鸡养殖棚,每村搞2-3 个,每村安排一对夫妻经管,“我保证他有七八万元年收入”。他呼吁简化行政流程和手续,降低办事门槛,方便专业户们以及广大村民办事情,上项目,促发展。

杨世兵的自主品牌是舞狮山,他的合作社成立于2011 年,已经拥有养殖基地200亩,建有标准育雏室一栋500 平米,成鸡鸡舍22 栋,运作至今,积累了丰富的生产技术和市场营销经验,具备了较强的产业带动能力和扩展实力。2018 年9 月,有关部门正式批复康源合作社申报的生态农业田园综合体项目,他因此先后到湖北、四川、广东、广西等地考察学习现代农业养殖生产技术和营销模式,并延请专业团队规划设计了关乎全社产业发展的“四化体系”(生产设施化、技术规范化、产品标准化、市场品牌化)建设,力求早日将设施农业全流程引入,业已完成生产基地标准化示范建设、生产技术标准制定、产品定位、品种选育、商标注册、包装设计、品牌推广、线上线下营销,并与一家上市公司合作,以现代养殖技术(工厂化模式)为支撑,采取龙头企业+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实施包种苗、包技术、包防疫、包饲料、包回收的“五包”操作方式,做大做强做优自主肉鸡全产业链。他期望取道设施农业和生态农业田园综合体项目建设,带动更多农户致富和就业,实现产业兴旺,促进乡村振兴。“我们的项目涉及农业设施用地,占地分散,涉及面广,不大好弄。”他不乏焦虑,“为此先后咨询了多个部门,发现独自办理用地手续是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因此恳请上级出面协调,帮我们解决用地问题,确保这一富民产业项目早日落地见效。

相关链接:

为何养鸡鸭的多,养鹅的少?

首先,养殖是跟经济效益挂钩的,养殖品种则要根据市场需求量来定。通常情况下,鸡鸭肉与鹅肉相比市场的需求量更大而且更为普遍,就这就是为什么各地乡镇上的饭店,多以各种啤酒鸭、特色鸡为招牌。鸭脖、鸭肠、鸭血、鸭胗,老饕们真是吃出花样来了,而农村吃大鹅就比较少见,最多的就是南方的烧鹅饭、或者是东北的冻大鹅,再讲究点的就是拿来煲汤了,并且杀鹅相对于杀鸡鸭麻烦更多,修理程序也更繁琐。

其次,为什么人们感觉在农村养殖鹅的少,究其原因,也是由于鹅的生活习性天然决定了在农村它不是一般人就能养的。鹅天生需要水源来清洗自己,用来预防疾病,而能保持这样的养殖环境,很少有农村地区可以做到,所以这也是很多农村养殖鹅少的原因之一。此外,鹅相当能吃,消化力也强,三个大鹅吃的能顶一头猪,并且它们不光能吃还能喝,半天不喝水就吱哇乱叫,那声音又吵又难听,加上饲养的周期太长,喂养的饲料太多,导致养殖户一核计,就发现成本收益并不划算。如此这般,对于农村散户养殖的人来说,养殖鸡鸭比养殖鹅就容易多了。

话说回来,养鹅的人少,就说明养鹅的市场前景不好吗?其实不然,对于养鹅的市场前景状况,不少养殖户表示,其实它的前景是比鸡和鸭都要好,因为南方人也喜欢吃鹅肉,只是此项养殖的投资成本要比养鸡鸭高很多。需要知道的是,鹅不适合大量圈养,相关养殖户最好能有一个特殊的牧草种植基地和天然牧场,这样才能谋取规模养殖效益。想赚钱多就要多养,但场地建设很能花钱,而且鹅的养殖密度一定要控制好,如若养殖密度过大,鹅们的生活区域过于集中,它们患病的风险就会大增。如果是种鹅,产蛋量则会较少,经济效益较低。

综合以上几点不难发现,虽然养殖大鹅的经济效益相对较高,但其养殖成本、环境要求相对更高。有人也许会认为,可以挖个水塘养鹅,但水塘太小,不具备大量养鹅的环境条件,并且因为水塘太大,排放水也是一个大问题,环保问题由此丛生。所以说过来说过去,在农村的养殖禽类品种中,鹅的养殖数量是相对最少的。(本报综合)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鸡鸭唱“主角”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