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艺瑶 倾听|摄影,我一生的钟爱

微信图片_20190813062638

我叫赵忠义,今年70岁,老家在东北,父亲是南下干部。1958年,我们三兄弟跟随母亲从辽宁来到湖南与父亲团聚。我一生爱好广泛,音乐、羽毛球、冬泳、骑自行车、摄影等。但我钟爱一生的还是摄影。

1 结缘摄影

1968年,我中专毕业被分到新晃汞矿电厂工作,后被黔阳地区(现在的怀化市)京剧团领导看中,调到了京剧团任小号演奏员。在京剧团待了7年,我又调到了军工厂507工作。之所以会迷上摄影,起因是一张我儿子的百天照。

1974年,在我儿子出生满一百天时,我抱着他去照相馆拍百天照。一是想寄给居住在外地的父母看,二是想留个纪念。当时怀化照相行业刚刚起步,整个怀化市没两家照相馆。我找到了其中一家照相馆,让照相师傅给我儿子拍了一张百天照。在那个时期,拍好照再将照片拿到手,差不多要等半个月时间。好不容易盼到约定的日子,可老板却告诉我,照片没拍好得重新拍。听到要重新拍,当时我就来脾气了,与老板理论了几句,扭头就走了。走在路上我从心里发誓:要学摄影!

能学摄影也算机缘巧合,当时在黔阳京剧团工作,剧团里有个搞舞台布景的同事会拍照,我灵机一动就想到去找他教我照相。当时的相机很简单,折叠式的,100多块钱,买好相机就开始拜师学习。

我爱琢磨,加上小时候喜欢画画,有点画画功底,老师教了几天我差不多就学会了。但会拍照和拍好照是两码事,我开始琢磨怎样去构图,从哪个角度拍人物和风景更好看。通过不断尝试,我的拍照技术越来越娴熟。从此,剧团里面搞活动,就会派我去拍剧照,然后制作成海报贴出去做广告宣传。

2 第一张彩色照片

在剧团待久了,我有了离开剧团的想法。虽然我有点音乐天赋,但毕竟我不是音乐科班出身,能力有限。为此,我选择了离开。

我离开剧团后,进入到怀化最好的军工厂中央企业507上班。这次工作调动也给我今后在摄影行业取得成绩,提供了很大帮助。

现在彩色照片司空见惯了,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老百姓手里没有彩色照片,家家的影集里面都是黑白相片。直到1982年,还很少有能洗彩色照片的地方。

1982 年,我去长沙参加省里举办的青年摄影培训班,当时这个班分了几个组,我是一个小组长。带着组里成员去张家界拍照,遇到一群从香港来拍照的游客,我结交到了这些香港来的朋友。之后他们对我在制作彩色照片上提供了帮助。

我有个朋友当时在潇湘电影制片厂工作,有时他们厂拍彩色电影时剩下一些碎胶卷,他就会收集起来赠送给我,然后我将这些碎胶卷放在一个盒子里,拍彩色照片时我就拿出来用,虽然拍出来效果不是很好,但也是彩色的。

有了彩色胶卷,但洗彩色照片成了难题。这时我想到了在张家界结交到的香港朋友,我就把拍好的底片寄往香港,让香港朋友把相片洗好后再给我寄回来。慢慢的,我觉得这样来回折腾太费时间,我就有了个想法,自己动手制作一套冲洗胶卷的设备。

慢慢摸索,经过多次实验,我制作出叠式彩色放大镜和简易深箱,我就用自己制作的这套简陋设备洗出来第一张彩色照片。

没过多久,厂里需要十几张彩色照片。当时领导很发愁,如果寄到北京去冲洗价格不仅贵而且还很费时,我就自告奋勇用这套简陋设备把厂里需要的彩色照片全部冲洗出来了。

后来我在怀化摄影界有了名气,当地照相馆接到彩色照片这个活都送到我这里来冲洗,因为除了我这,怀化没有其他地方也没人会冲洗彩色照片,而这门“绝活”直到5年后才有其他人掌握。

3 第一个专题片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507厂特别牛,中央领导来怀化,都到 507 来视察工作。厂领导知道我会摄影,一有重要领导来视察,厂里都会安排我去拍照。

后来,我在摄影的基础上又玩起了摄像。当时507厂的效益比较好,厂里的领导也重视宣传工作,不久我们厂里买到一台摄像机,而这台摄影机在当时是整个怀化唯一的。

接触到摄像机后,我用心钻研摄像技术。1983年,我用这台摄像机摄出了第一部专题片《建南机器厂》,这个15分钟的专题片主要记录了507厂从法国引进一台设备后的生产情况。这个专题片做好了之后,由我们厂的领导带到北京去给中央领导汇报生产线工作情况。

4 在彩色照片上加字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怀化学院一位摄影老师手里,看到了一张加有黑红两种颜色字的照片,我非常惊讶,觉得特有意思。老师介绍照片是上海一家照相馆洗出来的,当时怀化市场还没有人会这一技术。

回去后,我开始研究在照片上加字技术。我在家里设了一间冲洗照片的暗房,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天天待在暗房里研究,终于学会了这一技术,不但可以在照片上加字,还可以加各种颜色的字,比别人的技术还牛。之后怀化市场的顾客,凡是需要在照片上加字,都会送到我这里来。

儿子大学毕业,之前没找到工作,我就将照片上加字这门技术教会了他。他跑到长沙市租了一间小房子,专接冲洗照片、照片上加字的活。在当时,整个长沙市最牛的照相馆都不会,只有我儿子那才有。慢慢地,名气越来越大,后来湘潭、株洲等顾客都特意跑去找我儿子洗照片。

女儿去了山东济南当兵。有一次我去济南看望女儿时,到济南市区逛了一圈,每走到一家照相馆就进去问:“你这可以在照片上加字吗?”他们都表示不会,当时我觉得自己特牛。偌大的一个城市,竟然没有一家照相馆能在彩色照片上加字。

这一绝活,被我独拥了十年之久。直到10年后,电脑技术兴起,我的那套设备才被淘汰。(口述:赵忠义 整理:罗艺瑶)

记者手记:

赵忠义,喜欢摄影,从按下快门瞬间到冲洗胶卷,放大制作出成品,一条龙亲力亲为,投送数百幅作品在国际国内影展中入选、获奖。从胶片时代一路走来,赵忠义在爱好摄影的路上走过近 50 年。他说自己很喜欢拍照,摄影可以锻炼身体,可以陶冶情操,可以学习很多知识,可以结交很多朋友,在创作过程中,心情变得很愉悦。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熊雪珊1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