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帮扶轶事丨搬家的故事

洪江区司法局的黄静波是桂花园乡桂花园村的一名扶贫工作队队员,时光荏苒,“小黄”与这里的缘分不知不觉已经三年了。

“我终于还是把他的思想给做通了,”黄静波显得很欣慰,“住进新房后,他全家人都很满意,我也就放心了。”

黄静波口里的“他”,指的是贫困户粟根生,粟根生当时住在村里最偏远的吊脚楼组,房子建在半山腰上,很不方便。不方便还是其次的,最关键的粟根生的房子还结构不稳,全靠几十根竹子撑住,背后就是地质灾害点,看上去令人胆颤心惊,安全隐患严重。

“当时我晚上都睡不着觉啊,”黄静波说,“想到老粟还住在这种房子里,心中不安啊。”

2016 年,村里的易地搬迁工作正如火如荼开展,黄静波心想,一定要借着政策的“东风”把老粟给劝进新房去。

故土难离,老粟的房子虽然破旧,却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尽管进城不方便,他却很“死脑筋”,一点都不愿意离开自己原住地那块“风水宝地”。

“搬到城里去了,我还怎么搞生产哟!”“搬到城里去了,我周围的老邻居都没了,不好玩啊!”“搬到城里去了,我养的这些鸡鸭怎么办啊?”老粟每次都很固执,总是要找各种不搬家的理由。

“人家知道这个好政策,只要符合条件,都争着抢着要搬,遇到老粟这样的,还真是少见。”黄静波显得无奈,“还得求着他搬啊,而且求他还要讲究方式方法。”

自打黄静波暗自下了要把老粟给“劝”出来的决心开始,老粟的门槛算是被黄静波给踏烂了。

反复上门,反复做工作,软磨硬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黄静波使出“浑身解数”,为的就是让老粟搬出来这么点小事。

和老粟沟通多次后,老粟开始有些动摇,黄静波知道,“胜利”已经不远了。

之后,黄静波拨通了老粟在外务工的女儿女婿以及外孙的电话,将易地扶贫搬迁的好政策告诉了他们,“从家人突破”,是黄静波开展工作一个“秘密武器”。

“老粟,你相信我的,生产虽然不能继续搞了,但是你女儿女婿每个月愿意多给你些养老钱呢,搬过去的仁园小区住的也基本上都是你的老邻居呢!”黄静波还在做老粟的思想工作,“住到那里去,你的外孙也才放心嘞!”

前前后后,大约一年时间,老粟的思想工作终于做通了,黄静波舒了一口长长的气。

“不容易啊,但是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美滋滋的,”黄静波笑着说道,“能够真正帮着贫困户做点事情,就很开心。”

2017 年,老粟搬进新房。之后的近两年时间,粟根生对新家很满意,每次和黄静波提到这个事,都会感慨地说:“我这辈子还能住进这种好房子,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啊,也感谢你哟。”

81 岁的老人胡桂英,应该算是黄静波“吼”得最多的贫困户了。胡桂英的耳朵有些不好使,每次黄静波和老人通电话,基本上都是在“吼”,但效果并不好。

后来黄静波只要看到是胡桂英老人来的电话,就直接“上门服务”。“她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常去扯家常的包子店,要么就是她大儿子工作的地方,一去一个准。”黄静波显得很有自信,感觉他就是她老人家的儿子一样。

有一次老人的社保卡和惠农明白卡都弄丢了,老人家急得眼泪都出来了,马上给黄静波打了电话。见到老人了解情况后,黄静波安抚好老人,立马去乡财政所和办卡银行对接,又跑人社局咨询情况,后来终于把事情办好了。胡桂英告诉记者:“每次一打电话小黄就来了,真的就像我儿子一样哟。”

“既然选择了扶贫,就要有始有终,我要干到2020 年,为桂花园村脱贫奔小康尽自己全力。”黄静波眼神坚毅地说。(记者 朱帅 通讯员 李钢)

【记者手记】

春去秋来,三年时间不长不短,“小黄”在村里东奔西走,干着一些不太起眼的工作。岁月不饶人,光阴的刻刀刻在“小黄”的脸上,白头发也多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叫他“老黄”了。笑容总是挂在黄静波的脸上,鱼尾纹也悄悄“爬”上了他的面庞。

是的,一批又一批扶贫干部前仆后继,扎根在基层最需要他们的地方,默默守护在贫困户的身边,一点点小事,一声声赞许,一个个眼神,就是他们工作的全部。他们无怨无悔,心里始终装着贫困户,点点滴滴的“琐事”,却总让人感动得泪流满面。

QQ图片20190201074007_副本

黄静波看望慰问易地搬迁贫苦户粟根生。(本报记者 朱帅 摄)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搬家的故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