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体新闻 > 体育新闻 > 正文

“翼装侠”杨晟的新年打开方式

核心提示: 有了这次教训,杨晟在迈入翼装飞行领域后,更加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新华社昆明1月2日电“翼装侠”杨晟的新年打开方式

新华社记者岳冉冉

两个热气球同时升到离地250米的高度,气球间用绳子拉起一道50米宽的“天门”,“门”的下方悬挂着一块泡沫板,上面写着“新年快乐2019”。杨晟的目标是:从2000米高空跳下,飞过这道天门,穿越这块标靶。

“飞”是“翼装侠”杨晟的新年打开方式。

除了和队友代表中国队在元旦当天拿到2018“爱心飞翼”翼装飞行世界杯总决赛亚军外,杨晟还尝试了一项挑战——高空穿靶。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杨晟的红色翼装格外显眼,他从直升机上跳下,迅速张开双翼开始飞行。当人们以为他将正中目标,穿过“新年快乐”的泡沫时,杨晟突然调整了姿势,放低身体,从泡沫板下飞了过去,然后拉伞、着陆。

挑战失败了,但杨晟并不遗憾。

“当标靶离我越来越近时,我心里产生了一丝恐惧。”杨晟说,“我能感觉到标靶在我头顶,但天门有绳子。我那一刹那的想法是,撞不到标靶没事,撞到绳子就危险了。”

杨晟说,自己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哪怕是翼装飞行,他也会把危险掌握在可控范围内。“人们说玩低空翼装的都是疯子,那我也是理智的疯子。”杨晟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缝。

翼装飞行诞生于20世纪末,近年来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它指运动员穿戴翼装和降落伞,从飞机、热气球、悬崖、高楼等处一跃而下,用身体进行无动力飞行,在到达安全极限高度时,开伞降落。而低空翼装由于飞行高度有限,运动员调整姿势和开伞时间仓促,因而危险性更大。

我国目前从事低空翼装飞行的运动员不超过5人,26岁的杨晟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他之前曾是八一跳伞队队员,拿奖无数。2015年,退伍后的他开始进入翼装飞行领域。

“跳伞是一个自由坠落的过程,翼装飞行才是真正的飞。”杨晟这样形容两种空中运动的差别。

每次进行翼装飞行前,他都会在大脑里规划好航线、高度、动作。当从高空起跳、打开翼装服时,杨晟说自己能感觉到无拘无束。“那个刹那,我就像一只鸟,飞越天空、高山、城市,开伞落地后,什么烦恼都没了,只有爽。”说到飞,杨晟满眼幸福。

每次做飞行前的准备,杨晟都不敢有一丝马虎。因为在踏入这个行当时,自己的一次鲁莽差点酿成大错。

那是2015年,他在湖南的一座大桥上进行低空跳伞训练。“我当时带了件翼装过去,觉得可以跳一下试试。”还没有学过翼装飞行的杨晟就这样大胆地站到了桥头,从300米高桥一跃而下。

腾空后,杨晟张开手脚展开翼膜,充气后的翼装开始产生浮力,杨晟第一次体会到了飞的乐趣。“我当时只会摆出动作,但飞了一会,我知道该开伞了。”就在这时,危险出现了。

“翼装开伞是两边的手需要收起来,这样阻力面都平等。而我却直接用右手去开伞,两边气流突然不对称,我就像鸟儿少了一边翅膀,‘啪’地一下,我在空中翻了过去。”杨晟说当时怕极了,只想赶紧把身子回正。

大桥只有300米高,在起跳、飞行后,杨晟离地高度只剩100米,再加上开伞下降的距离,只有70米。如果伞没打开,亦或是手脚被伞缠住,杨晟必定直接拍地、粉身碎骨。“在空中,我使劲靠腰的力量把身体拧了回来,总算平安落地。”

着陆后,杨晟在田埂边一坐就是半小时,两腿不停颤抖。“我就觉得自己到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一直在为自己的鲁莽后悔。从那一刻起,我知道了什么是底线,什么是危险。”杨晟说。

有了这次教训,杨晟在迈入翼装飞行领域后,更加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他表示,与人们的普遍认知不同,“我们(翼装飞行选手)很理性、很细心”。在他看来,翼装飞行虽然有风险,但只要遵守这项运动的规则和底线,就不会有问题。

虽然跨年时的穿标靶挑战没有成功,但在刚刚结束的翼装飞行世界杯上,杨晟还是以完美的表现征服了国外选手和现场观众。特别是在首轮定点着陆赛中,他以距离靶心0.07米的成绩创造了本次杯赛的最好成绩。

“我常告诉自己,我是代表中国人从事这一运动的,为的是与国外顶尖的翼装飞行选手掰腕子。他们能做到的,中国人一样能做到。”杨晟说。

比赛结束后,杨晟第一时间踏上返乡的路,他的婚礼筹备工作还有很多事等着拍板。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余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