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明朝,来辰溪旅游的那些人……

用文字复活中国历史上的明朝,那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我亦无意为之。我只想说说距今三四百年前的明朝时,那些慕名来辰溪旅游的人,因为这些人身价都不低,他们的喜怒哀乐、仕途降升均是明朝的一面小镜子,他们留下的有关辰溪的诗文即是当年辰溪面貌反映,更有他们对辰溪山水人文的情怀。明朝来辰溪旅游的达官贵人和文人骚客真的太多,本文先选几位游者代表作简单介绍。

在雪峰山腹地和沅水河两岸,如今尚存不少明、清建筑,由此说到明朝还不算虚无渺茫,实在是可触可摸。我能查到的资料中明确记载,明神宗万历28 年即1600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约占全世界的国民生产总值(GDP)的三分之一(29.2%),可见中国当时在世界上的富裕程度不比今天美国在世界上的富裕程度差,也难怪现存的很多气派宏伟的建筑基本上是这一时期前后的杰作。

整个明朝历时276 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其实是非常不错的。即使辰溪也不例外,如明万历三十五年即1607 年,直隶人曹行健接替蒋帮猷任辰溪知县,他在任5 年里将辰溪县城原有土城墙改筑为石头城墙,修文昌阁,建锦岸塔,修辰溪县志等,拿今天的话说,县城的面貌有了较大的改观,文化建设和“旅游景点”方面也都成就显著。虽然县里财力不雄厚,但宏观上还是为他具备了办大事的基本条件。

由于辰溪地处“云贵锁钥”的交通要道,故当时的“达官贵人”和文人墨客或专程或途经,都想在辰溪尽兴一游。从现有的文字记载看,明朝时期的辰溪似乎成了旅游胜地。

那年“天寒水露洲”的冬季,当朝的大文学家何景明来到了辰溪。还来不及考察他这次的旅游线路,但辰溪是他重点游览的景点。

何景明是河南信阳人,字仲默,号大复山人,明弘治进士,累迁陕西提学副使。他的文学名气大得吓人,与当朝李梦阳齐名,为明代“前七子”之一。谈到他的名气就像我们今天谈鲁迅、茅盾和巴金,当时凡有言诗的场合,都必称何景明和李梦阳。他著有《大复集》。现录其写辰溪的诗一首。

过辰溪

早发辰溪渡,清川喜泛舟。

山城歌粉堞,江驿映朱楼。

雨骤沙颓岸,天寒水露洲。

声音闻渐异,迢递动乡愁。

何景明“早发辰溪渡”肯定是在辰溪住过,住过多久,游过哪些景点,都无可考,但当他从辰溪过渡再游往别处时的那种依依之情,在他留下的这首诗中清晰可见,尤其末句令人动情。古代读书人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何景明游过的地方可谓无数,能在他的诗作中有一首写辰溪,实属非常难得!

与何景明不一样,邹元标游览辰溪与他的仕途有关,并是在他东山再起之时。邹元标,字耳瞻,江西吉水人,明万历进士,熹宗时官左都御史。他是个性倔强的人,魏忠贤乱政时他因得罪魏忠贤而被罢官归乡。崇祯初赠太子太保、吏部尚书,谥忠介。后来又得罪丞相张居正,谪戍都匀(今贵州都匀县)卫。张居正殁后,他才召拜吏部给事中。从贵州都匀升官进京,起程时他心情不错。辰溪乃云贵进京的必经水路,道经辰溪时必须游览一番。他对钟鼓洞印象最深。于是,他写下了记钟鼓洞的诗一首留给了后人。

辰溪钟鼓洞

石室谁人凿,冷然钟鼓声。

风回应谷响,籁静自雷鸣。

苔护新题草,去留古台枰。

苍苍樛木在,临眺独含情。

在明朝人游钟鼓洞的诗词中,邹元标的这一首写得最为具体实在,似乎让人身临其境。他主要是通过听觉把洞内的钟鼓声和风声写得真实而生动,通过视觉把洞外写得如画如锦。

那年秋天,薛瑄来辰溪旅游。

薛瑄是明朝大理学家,字德温,号敬轩,山西河津人。官至御史、大理寺丞。礼部右侍郎兼翰林学士,入阁预机务。他理直气壮地修正朱熹“理在气先”,而主张“理在气中”。著有《读书录》《薛文清集》《从政名言》《河汾诗集》等。

薛瑄对自己的学问非常自信,曾说:“自朱子后,斯道大明,无烦著作,只须躬行耳。”史料载,他曾到辰州各县,请免征辰砂,民因之获利。辰州人曾在虎溪书院为其塑像与王阳明一同祭祀。他游览辰溪时留下了三首诗文。

辰溪泛舟

沅水一千里,辰溪又泛舟。

山云联雨暗,身世为天游。

已觉鸡鸣远,遥看野树秋。

所经多险阻,还似解离忧。

大酉洞

石室何年辟,江空久不扃。

灰飞丹灶冷,书朽碧苔零。

流征吞江汉,飞商激洞庭。

冯夷休浪击,只恐泣湘灵。

舟发辰溪

岸脚插江深,洄潭摇石影。

舟行若天游,妙处心独领。

三首诗中,一写水上游,一写洞中游,一写山下游。写水上游的《辰溪泛舟》把船中的小我和岸上景物融为一体,“鸡鸣、秋树,险阻、离忧”尽在其中。而《大酉洞》却尽力写内景,烟灭灰冷的炼丹炉,青苔幽幽的周穆王藏书处,洞内音乐般的流水声,以及作者的丰富想象,让人想起当时洞内很清晰的形状。而《舟发辰溪》一诗将丹山寺下面的悬崖、倒影写得淋漓尽致。

未标题-1

在明朝那些游览辰溪的人物中,王守仁应是辰溪人最为耳熟的,因为他在这一带讲学多年,多有题咏,又著述颇丰,对读书人的心性影响很大。

王守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明朝理学大家。因曾在阳明洞讲学,学者称其为阳明先生,人们最喜欢称他王阳明。弘治进士。先后任刑、兵部主事。正德元年,以疏言救言官曾铣等,并得罪权阉刘瑾,谪贵州龙场(今贵州修文)驿丞。刘瑾去后,迁庐陵知县,后升任右佥都御史,巡抚南康、赣州,嘉靖六年,总督两广军务。他提创“心学”,称“心是天地万物之主”,“心即理,心外无物”。其学说比“程朱理学”空谈天理性命更为简单易行,故其学说一度风靡南、北二京。著有《传集录》《王文成公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现出版有《王阳明全集》。

与邹元标相同,王阳明也是在东山再起时来游览辰溪的。他从贵州龙场升迁往庐陵任知县时正是草木繁茂的春季,那时权阉刘瑾已经败亡,王阳明心情很好。他在辰溪游览了大酉洞和钟鼓洞,并留下诗文。

辰溪大酉洞

路入春山久费寻,野人扶病强登临。

同游仙侣须乘兴,共尝花园莫厌深。

鸣鸟游丝俱自得,闲云流水亦何心。

独怜疾首灯窗下,辗转支离驻陆沉。

钟鼓洞

见说水南多异迹,岸头时有钟鼓声。

空余峭壁千年在,未信丹砂九转成。

远地星辰连北斗,虚窗明净坐更深。

年来夷险浑忘却,始觉羊肠路亦平。

作为当朝大理学家的王阳明,即是在辰溪游览,也时时显现出“格物致理”的心力。《大学》有云:“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王阳明因为此时正东山再起,其情感和人生观都处向上姿态,尤其那句“年来夷险浑忘却,始觉羊肠路亦平”是他心态最为阳光的表达。

前述都是文官,终于有一位武官来游辰溪了。他是邓子龙,明朝将领,字武桥,江西丰城人。功授广东把总。累官到副总兵,1598 年明军援朝抗倭,他在故官领水军赴朝。在追击倭寇时英勇奋战杀敌无数。后因舟中起火而战死。

他应是在湖广、云贵镇苗时来游辰溪的。在辰溪众多的旅游景点中,他游过多少也无记载,但他独为辰溪的真武殿留下了一首诗文。

登辰溪真武殿

岩阁飞钟馨,登高一振衣。

步看云散处,坐待月来时。

石引梅根瘦,江天雪水肥。

乾坤皆幻境,随处可留题。

从诗境看,邓子龙是冬天的傍晚游览辰溪真武殿,因为“坐待月来时”只有抒写晚景夜情最为贴切。此诗中的“石引梅根瘦,江天雪水肥”两句令人叫绝!仅用“瘦、肥”两词,即描绘出了辰溪城外江岸石崖的险绝和树根顽强的生命力所构成的图景,也描绘出了极目远望,浩阔的沅江因为溶雪水涨而丰盈美丽的江面。邓子龙对此景爱之有嘉,称为“幻境”,故激情难抑,顿作题咏。

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曾鼎,一定是慕名专程来辰溪一游。

曾鼎,江西泰和人,字元龙。以至孝辟为濂溪书院山长。为学能诗,兼八分书及邵子数学。

濂溪书院是为纪念周敦颐而建。无论是汝城濂溪书院,邵阳濂溪书院或者九江濂溪书院,都与辰溪相距甚远,而曾鼎又未在辰溪近邻或者云、贵两地为官,所以说曾鼎是慕名专程来辰溪旅游是有理由的。他是一位教书人,自然信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止于至善。”所以他最慕往的就是辰溪的善卷墓。从辰溪县城去善卷墓必过渡沿山路而上,经丹山寺、钟鼓洞和大酉洞,但今人只看到他为善卷墓写下的一首诗。

善卷墓

褰裳南陟大酉岏,太息高风有道难。

坚拥墓门狐傍宿,端凝骨气雪风寒。

未平天下如洚水,都付诸公不忍看。

劫火累经林木上,任灰化作石头丹。

于诗中不难想象当年曾鼎肃立在善卷墓前真是思绪万千,从“狐旁宿”和“劫火累经”可想当时墓之损坏程度,也不难看出曾鼎的痛心和同情。善卷是尧舜时期的一位大智者和大隐士,《庄子》《春秋》和唐诗中都有记载。尤其《庄子》杂篇九·下《让王》中记载与辰溪善卷墓紧密相关。原文为: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余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处。

善卷与辰溪之关联就出在最后一句。善卷离开常德德山(枉山)沿沅江而上,入深山(辰溪大酉山)隐居终老,并葬于九峰山腰。这从地理和文献上都可自成其说,更何况别处有善卷洞之类,但不敢说有善卷墓。善卷墓仅辰溪一处!

善卷墓是善卷的最终归宿。善卷是道德文化的源头,有善卷在此,大善即在此!辰溪足以为荣矣!曾鼎不愧为教书育人之先师,他只为善卷墓题诗一首,可见善卷墓在他心中的地位!

辰溪人提到满朝荐,可谓妇孺皆知。他是麻阳人,明万历进士。授咸宁县令。少年贫寒,性格诙谐,为官清正。后任太仆少卿。辰溪人用得很多的“正冲山塘驿”就是说的满朝荐忤上被贬山塘驿的故事。他来辰溪游览过后,为大酉洞写了两首诗文。

未标题-2

丙寅游大酉洞二首

(一)

几年愿作采真游,大酉幽华四望收。

紫药灶寒留虎踞,丹书室浥衍龙湫。

坐久徘徊怀远迹,新芳桃李对岩头。

(二)

未知何代辟鸿蒙,旷览周遭兴不穷。

空洞蜿蜒穿地窍,玲珑黛碧透天工。

修丹羽客呼仙兔,遁世幽人驾懒龙。

日驭风衫囊胜景,狂吟端不负豪雄。

据资料考证,在满朝荐所历甲子中,丙寅即1626 年,因诗中有“新芳桃李对岩头”,故应是春夏季节。因此满朝荐游览辰溪大酉洞应为1626 年春末夏初。这年他65 岁,应该说这时的满朝荐已经完全赋闲。了解满朝荐的人都知道他在辰溪有最好的朋友,“几年愿作采真游”说明他想去辰溪大酉洞一游已是多年的夙愿,虽然麻阳与辰溪近邻,但在外地为官时公务缠身,未能如愿。可惜他这次游览辰溪后,只过三年便离开了人世。

湖南桃源的江盈科来辰溪游览时,对辰溪的印象非常不错。

江盈科,字进之,号绿罗山人。万历进士,官至四川提学副使。

中国文学史上的“公安派”是明代后期的文学流派。他们反对拟古风气,主张文学“独抒性灵,不拘格套”。江盈科就是“公安派”健将,也是当时真真实实的大文人。著有诗文《雪涛阁集》《雪源谐史》《谈言》等。他的作品常常讽世警人。但他季春时节在辰溪作水上一游时,却用他的诗文描绘了一幅仙境般的辰溪山水画面。

辰阳舟中

萧鼓舟中泛画船,烟波一望碧纤纤。

桐花落尽春风老,到处青山急杜鹃。

从诗中可以看出,江盈科坐在画船上远望烟波浩渺的江面,吹着春末夏初的微风,只听得四周青山里杜鹃声声。历来以讽世警人的文风见长的江盈科,这首诗一改锋芒,把辰溪的自然风光描绘得非常传神,可见辰溪的山水风景真让他动情。

未标题-3

江苏常熟的瞿汝稷也来辰溪游览,并在辰溪住宿。

瞿汝稷字洞观、元立,官至刑部主事、黄州、邵武、胡州知府,长芦盐运史,太仆寺少卿等。万历三十一年任辰州知府。著有《石经大学质疑》《兵略篡要》《水月斋指月录》等。他是乘船在傍晩时才到达辰溪港的。船一泊下,他走出船来就被辰溪的景色迷住,于是,他写下了《辰阳夜泊》这首诗。

辰阳夜泊

青流似建瓴,春色晚冥冥。

溪菜盘餐滑,江鱼匕箸腥。

月来沙渐白,烟敛树犹青。

渔父方舟处,闻歌愧独醒。

诗从眼前的清流写到远处的春日晚景,从菜盘鱼腥写到月光沙滩和烟树,然后遥想到屈原的“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可想而知,瞿汝稷此时正踌躇满志,因此他还游了辰溪船溪的玉华洞,并赋诗一首。

游玉华洞

林鸟归争露浥尘,寻奇试觅玉华新。

元扉久锁金函秘,小洞常含珠树春。

天结楼台开胜境,山藏钟鼓迓游人。

与君久是骖鸾伴,肯向容成部谷神。

辰溪的文化景点主要毁于抗日战争时期和“文化大革命时期”。遥想当年明朝,辰溪的确旅游景点不少,城内有亭、台、楼、阁、洞、塔、殿、庙,与城相对的有丹山寺、钟鼓洞、炼丹池、大西书院、会仙桥,尤其有一个与先秦文化相联的大酉洞和一个无人不敬的善卷墓,这两大独一无二的“国家级景点”确实足以令人慕往!史料载:“善卷先生墓在大酉山之九峰巅……相传有人窃发其冢,铁厚尺许。天气昏晦,雷雨交作,许莫敢犯”,如是,其真墓应在。

近年来辰溪在城市建设和文化景点恢复和新建方面已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由此可以想象时代面貌与历史文化交相辉映的辰溪未来,一定是光明灿烂的前景。(邓宏顺)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