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怀化地理|雪峰山鱼腥草:一根“仙草”的人生百味

夏初,山间田野又开始了新一季的农事忙碌。

犁田、插秧、除草,勤劳的人们将倔强的身影一点点融入大山。清新酥软的泥土里,布谷鸟轻轻鸣叫,牛儿哞哞浅唱。在这样岁月静好的模样里,各色不知名的小野花在尽情绽放,而有一种叫做鱼腥草的植物,更是在山野里不断生长,生长……

鱼腥草,又称折耳根、臭根草,在雪峰山区域已有上千年的使用历史。它不仅仅是一道地方特色美食,更是一味神奇的中草药,古时有侗民称呼它为“仙草”。

5月23日,我们在一场雷雨过后,走进中方县袁家镇,去寻找大山里茁壮成长的鱼腥草,去感知那一份大湘西板块里雪峰山孕育的专属味道。

杨英富的鱼腥草喜获丰收 , 他希望怀化的鱼腥草产业越做越好 。

(杨英富的鱼腥草喜获丰收, 他希望怀化的鱼腥草产业越做越好 。)

脆爽鱼腥香,那是家乡的味道

前夜的一阵雨,让袁家镇坳头村的山林分外清爽。

天气凉爽,一大早,村民们便提着锄头、担着担子走在了忙碌的田野里。50 多岁的蒲菊花家里今天犁田,想着老公在夏日里最爱吃一口凉拌的鱼腥草,她便提着篮子、扛上小锄头来到了后山里。

“你瞧,这种开了白色的小花、有着紫红色叶片的植物,便是鱼腥草了。你闻闻,是不是有股腥味?”一锄头下去,蒲菊花便挖出了一大蔸鱼腥草。带着泥土气息的鱼腥草的根茎,白白嫩嫩,看上去特别细嫩。“我们习惯将鱼腥草叫做折耳根。”蒲菊花告诉我们,自她记事起,折耳根就是家里餐桌上一道不可或缺的开胃小菜,或凉拌,或炒腊肉,味道鲜香、脆爽。

在蒲菊花的记忆里,小时候家里穷,每当青黄不接时,她便会和小伙伴们来到山林边、小溪畔,挖上一把折耳根回家。随后,舀上一盆清水,细细地洗净,将根茎掐成一段段,放进碗中,浇上油盐,反复拌上几拌,吃在嘴里“咔哧咔哧”直响,带着泥土清香的气息就这样深入骨髓和血液。

有时候,折耳根挑得多了,吃不完,蒲菊花的母亲便将其洗净了放进家里晾晒猪草的大篮盘里。晒上几天太阳之后,藏进家中木柜,待到炎夏酷暑之时,取出当成健脾开胃、清热解毒的茶饮。

在坳头村,记者还听到一个关于鱼腥草的传说。相传宋朝熙宁年间,大雨滂沱,河水猛涨,冲毁房屋,淹没农田,沅洲(今怀化市)侗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雨停水退后,当地侗民大多患上了同样的一种病,整天拉稀,遍寻医药不得治,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在这紧要关头,在白马滩侗寨(今芷江新店坪镇白马铺村),有一个张姓后生手持一把鱼腥草,对寨子里的人说:“这种草大概可以治这种病,大家不妨试试看。”侗民们将信将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拖着病躯上山下地挖鱼腥草的根吃,果然病情见好,消息很快传遍了沅洲各寨,所有染病之人全都因吃了鱼腥草把病治好了。从此,沅洲侗民知晓了鱼腥草抗菌消炎、清热解毒的神奇功效,对鱼腥草愈发珍爱,更是将其列入侗药目录,流传至今。

往事如烟!如今,鱼腥草早已从溪边的野菜成为规模化种植的产业。顺着蒲菊花的指引,只见坳头村的田野里,一垄垄的鱼腥草正花开茂盛,默默装扮着山野的寂寞。

可药可食,小小折耳根“多姿多味”

对怀化人来说,早已习惯了拥有少许腥味却脆嫩可口的鱼腥草。

尤其是在春天,经过一个冬天的蛰伏,鱼腥草萌生嫩芽,口感最佳。每当此时,爱吃鱼腥草的人们总会把鱼腥草的地下茎洗净、切短,拌上辣椒粉、生姜、芫荽、葱蒜、香料、食醋,凉拌生吃;或是蒸煮、小炒、炖粥、开汤。“凉拌鱼腥草”“鱼腥草炒腊肉”“鱼腥草猪肺汤”“鱼腥草煎蛋饼”等,成为普通市民餐桌上很受欢迎的菜点。

一盘凉拌鱼腥草 , 麻辣鲜香脆嫩都在里面 。

(一盘凉拌鱼腥草,麻辣鲜香脆嫩都在里面 。)

不过,由于鱼腥草有一股特色的气味,许多人刚开始吃时觉得难以下咽,但只要细细咀嚼,就能品尝出一种泥土和药材特有的芳香味,越嚼越香。很多人都是经历了第一次的大胆尝试,便爱上了这个特殊的味道。

当然,鱼腥草的作用,并不仅仅只是食用。其药用价值,是它在五溪大地规模化发展的一大因素。《本草纲目》中记载:鱼腥草 (折耳根) 可散热毒痈肿,断店疾,解硇毒。折耳根营养丰富,含有蛋白质、脂肪和丰富的碳水化合物,同时含有甲基正壬酮、羊脂酸和月桂油烯等。可以入药,具有清热解毒、利尿消肿、开胃理气等功效。

农业部门的资料显示:在我市的鹤城区、中方县、芷江侗族自治县、洪江市一带所生长的鱼腥草,具有地下茎洁白、少渣、口感脆嫩,挥发油含量高,香味浓郁等优良品质,被称为雪峰山鱼腥草。“因为鱼腥草偏爱海拔 200 m~1200 m之间的沙壤土,而怀化这边的土壤和气候条件,尤其适合种植。”陪同我们采访的曾维军是湖南正清制药集团鱼腥草基地建设的负责人。从 1995 年开始,他一直从事鱼腥草产业的发展。曾维军告诉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雪峰山地区的人们对鱼腥草的利用主要以野生鲜食为主,抗菌消炎、清热解毒的医药功效利用为辅。

新中国成立后,鱼腥草的医用价值得到政府和医药界的重视。20世纪70年代中期,黔阳县 (现洪江市) 药材公司制药厂开始以雪峰山一带的野生鱼腥草为原料生产鱼腥草注射液。80年代,随着鱼腥草注射液生产量增大,加之鱼腥草的养生保健作用越来越得到老百姓认可,其地下茎食用量也大增,雪峰山野生鱼腥草的产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于是,鹤城等地的农民开始对野生鱼腥草进行人工引种驯化栽培。

在引种栽培过程中,人们发现,白杆鱼腥草的地下茎具有粗壮白嫩、香脆可口、耐储存等特点。随后,在相关部门的引导下,这种专属怀化地区的白杆“雪峰山鱼腥草”开始在怀化大规模发展。

就这样,曾经山野里的一株野草,便开始了它从食用到药用的多彩之路。

阵痛与欣喜,“过山车”的发展之路期待又一次花开

在坳头村 8 组的鱼腥草种植基地里,61岁的退休教师杨英富正与村民们一起挖鱼腥草。翻开潮湿的泥巴,只见盘根错杂的鱼腥草根茎在地下蔓延。“今年的长势不错,你看,嫩着呢。”杨英富拿着一段白色的鱼腥草根茎给我们看。

2016年,退休在家的杨英富认准了鱼腥草的发展前景,在当地大户的带动下,开始种植鱼腥草。“去年的时候,因为天气高温湿热,我种的鱼腥草得了根腐病,大片大片地死了。”杨英富无奈地说,但是为了保证鱼腥草的质量,他硬是冒着赔本的风险,也没有洒药。

经过慢慢地摸索,杨英富终于全面掌握了鱼腥草的种植技术。“别的不说,在咱们坳头村,我种的鱼腥草,不洒药,连施肥也是很少,肯定是最好的。”杨英富骄傲地说。杨英富还告诉我们,他有一个小小的期待,那就是希望鱼腥草能突破目前单一的食用格局,充分发挥它的药用价值,这样市场前景就会更好。

和杨英富一样,无数种植鱼腥草的农户们,都期待鱼腥草产业的春天。

曾维军告诉我们,在20世纪初,怀化的鱼腥草产业达到了巅峰,种植面积达到了几万亩。可惜的是,在2006年,因为一场风波,鱼腥草注射液被停止使用。随后,我市的鱼腥草种植范围大面积缩减。

然而,谋求鱼腥草产业的发展,相关的企业和部门一直在努力。

阵痛过后,雪峰山鱼腥草的发展步伐虽然放缓,但仍旧是致富一方的产业。记者在市农委采访得知,从1999年开始,湖南正清制药集团成立博士后工作站专门从事鱼腥草种植资源、鱼腥草规范化栽培技术及鱼腥草谱效学的研究,相继培育了 “白玉”“红玉”鱼腥草品种,并获得了湖南省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人工栽培鱼腥草品质和技术更加完善。与此同时,该公司还与湖南农大、怀化学院等高等院校合作,延伸产业链,促进雪峰山鱼腥草产业向医药产业、绿色食品产业延伸。

科技人员给农户传授鱼腥草栽培技艺 。

(科技人员给农户传授鱼腥草栽培技艺 。)

目前,全市从事雪峰山鱼腥草种植的专业合作社达10家,种植大户有106户,从业人员有2500余人,栽培面积常年保持在5000 亩以上,年产地下茎15000多吨,产值达1.2亿元,冷藏运输远销四川、贵州、广西、云南、浙江、福建、北京等地。

时光流转,旧年岁充饥果腹的野菜,早已换了模样。

在匆忙的日子里,五溪大地的人们,尝食几口鱼腥草的味道,那里面,有鲜香、有爽嫩,还有专属家乡的记忆味道。

我们期待,这份味道,这株“仙草”,会越来越好。(图/文 记者 史琴)

农户们挑着鱼腥草走在基地里 。

(农户们挑着鱼腥草走在基地里 。)

鱼腥草基地 。

(鱼腥草基地 。)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羽潼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