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怀化老年|传统手工制陶艺人刘明贵:岁月沉淀后的“我手塑我心”

刘明贵正在认真地制作陶胚

(刘明贵正在认真地制作陶胚)

陶艺,是我国民间传统手工艺的代表之一,是水和泥浓缩的生命,是岁月永恒的文化印证。

陶制的大水缸、米缸、坛坛罐罐,记忆中它们是粗糙的,却也是温暖的。在过去的年代,粗陶器皿默默地发挥着它的作用,陪伴着人们朴实的生活。不曾想,现代生活的便利打乱了粗陶的节奏,粗陶器皿变得不再那么必需,在那乡村废墟里,会偶见几口粗陶,静静地躺在那,任凭风吹雨打,散落凋零……

“粗陶,还在身边。 ”听闻辰溪县辰阳镇城郊有一位老师傅三十年如一日坚持传统手工制陶,笔者欣然前往。

在辰溪城郊华鑫陶瓷厂,笔者见到了这位陶艺老师傅刘明贵。“我15岁就开始制陶了,家里爷爷和爸爸都是从事这行,我从小耳濡目染,学得很快。 ”刘师傅热情又爽朗。为了让我们体验制陶,刘师傅取来一块拌好的泥,上了转盘拉坯。刘师傅停止说笑,双手扶着湿泥在转盘间滑动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眼神专注而凝神。而那块湿泥,随着刘师傅的双手,从无形变成了长圆体,当我们都以为他要做一个花瓶时,转动间,长圆体却又变成了椭圆体。

“好像南瓜!”大约六七分钟过去,刘师傅手部动作缓慢下来,听到我们的猜测,刘师傅开心地说:“是了是了,这个南瓜壶很圆,所以要求技术到位,不然做的过程是很容易垮的。 ”

经过37年的淬炼,如今年仅六旬的刘师傅早已是“手随泥走,泥随手变” ,我手塑我心的境界。 “想做什么,只要心里构想好,就能做出来!”从他满足的笑容里我们似乎读懂了他制陶的乐趣。

泥坯拉好,到最终成品,有许多道工序。泥坯稍微晾干后,要进行修坯打磨, “这个过程就像女人化妆一样,修出线条弧度,打磨光洁。 ”转盘转动,刘师傅时不时更换修坯的刀片,大大小小的一片片薄泥削下,最初的泥坯更加有型了。

加工成型后的坯摆放在木架上晾晒。晾干后,再用竹、骨或铁制的刀具在坯体上刻画出花纹。在刘师傅的陶瓷厂里,生产的陶瓷大缸大都刻的是兰花纹、龙纹、莲花纹等。大部分陶瓷制品还需经施釉后才能进窑烧造。施釉工艺看似简单,却是极为重要和较难掌握的一道工序。要做到坯体各部分的釉层均匀一致,厚薄适当,还要关注到各种釉的不同流动性,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经过了各个环节的考验,最后就是烧制了。 “1300度的温度,8分钟就可以烧好。 ”刘师傅说,前些年进行了煤改气改造,现在窑炉的温度比以前好控制多了。但风险依然存在,如果工人不留意,一旦有未干的坯“混”进了窑炉,就会“嘭”一声,那一窑的坯全会炸掉。

每一个环节都关系着成品的模样,正因为此,没有几年的潜心学习,是做不好这件事的。刘师傅的儿子选择了去部队当兵,保卫祖国,回来后还会不会传承这祖辈相传的手工艺,还是一个未知数。

所幸,刘师傅创办的陶瓷厂生产的产品热销周边五省,年产值达200多万元。虽说这活累,成本高利润低,但厂里的徒弟们工资收入有保证,做得很踏实。

“我们这有个优势,那就是辰溪本土产陶土,这再烧个几百年没有问题啊。 ”刘师傅乐呵呵地说,父亲做陶艺做到80多岁了,他也一样会坚守下去。(米承实)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羽潼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