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怀化地理|尽远古村:明清遗韵,一村风雨

依山而建的尽远古村,一栋栋古老的房屋错落有致。

(依山而建的尽远古村,一栋栋古老的房屋错落有致。)

五溪大地,无数的古村落如珍珠般,散落在山野大地。

它们穿越历史,经历风雨,仍然巍然屹立,交织着一片乡土和族人们的梦想与记忆。

在鹤城区黄金坳镇的北部山里,有一座名叫“尽远”的古村落,她写意着浓浓的明清风情,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守望。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走进尽远古村,抚摸村落里的一砖一瓦,探寻村里的一人一事,去寻找融入岁月里的乡土风情。

诗意“荩源” ,飘荡千年的明清风情

从城区沿209国道一直往黄金坳镇方向前进,至集镇后,右拐往北走县道036,不过10多公里路程,便来到了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并已进入全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的尽远古村。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薄薄的雾气悄然淡去,太阳从山里慢慢露出笑脸,将温柔的阳光洒在窨子屋群落的白墙灰瓦上。忙碌的人们,扛着锄头,挑着担子,走在春耕的田坎上。

“咱们村的历史啊,可以追溯到元末明清。 ”陪同我们采访的是鹤城区黄金坳镇尽远村原村主任陈全铁,他熟悉村里的一草一木,也了解村落的古老历史。

在陈全铁提供的史志资料里记载:尽远村始建于明末清初时期。古建筑均坐北朝南,为一进至三进不等的穿斗式砖木结构,面阔三间,进深两间,小青瓦双坡顶屋面,两侧为马头山墙,墙头施彩绘。现在,尽远古村古建筑保存尚好,有明清时期欧式风格建筑2处、中式宅院4处、民居30余处,占地面积6000余平方米。

跟随陈全铁的脚步,我们从一口8分水塘处,进入古村。只见村落坐北朝南,依山而建,一栋栋古老的窨子屋错落有致,历史感就在这里蔓延开来。

“尽远,以前叫‘荩源’ ,名字的由来很有讲究。 ”在陈全铁的讲述里,一段关于尽远古村由来的故事画面,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

元朝末年,农民起义军红巾军重要首领陈友谅的族人陈启济,为远离朱元璋迫害,举家从祖居地江西搬迁。历时三个月,陈启济一家来到了现在的鹤城区走马田、团山一带,见此处山峦叠翠,荩草悠悠,便有心就此居住。随后,族人们沿着小溪上行,到了岩石城,却见荩草不生,似乎到了荩草的源头,更坚定了他安家落户的决心。

古村残垣断壁,向人们述说当年曾经的岁月。

(古村残垣断壁,向人们述说当年曾经的岁月。)

几经努力,陈启济主持在村口修建了一口三角形面积约八分地水面的塘,在村门口修砌了七层岩石和家庙,跨溪砌就三个岩拱桥,沿溪凿做了九个100多公斤重的岩石款置水中用作灌溉农田管水,开辟了“伏三丘,肥三丘,瘦三丘”九丘田相聚一点的奇观。

千百年来,为了纪念这座村庄的由来,为了记住先人们的壮举,当地村民都学会了祖辈们传下来的一首诗: “荩草婷婷茂似春,源水泱泱碧如蓝,九丘粮田一脚踏,三拱桥下配九款,大塘独缺一只角,举步却蹬七层岩。 ”

历经岁月,村落的建筑历经风霜改变, “荩源”两字也演变为“尽远” ,然而,明清时期的风骨仍在,那些飘散在风里的记忆仍在。

悠悠古村,湘西大山里被遗留的美

纵八巷,悠悠转转。

鞋跟踩在青石板路上,留下一串清脆的声音。我们在每一栋古老的宅子前驻足,总是可以看见古老的石雕、基石。最让人惊讶的人,每栋房子窗棂上的雕花,都各有千秋。

村民古宅保存完好的木质门窗雕花。

(村民古宅保存完好的木质门窗雕花。)

在14号古建筑前,只见古朴的木窗上,雕有梅、竹、兰等花草,而寻常老房子窗棂上常见的飞禽走兽却不见踪影。 “我们可以猜想,建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很有学识的文人。 ”陈全铁说,一扇窗户,便可寻见主人家的风骨。

尽远村头一古宅的“八字门” 。

(尽远村头一古宅的“八字门” 。)

当我们的脚步来到 8 号古建筑的墙头,只见精致的手绘画在墙头飞跃,尽管经历了风霜的洗礼,画面却依旧清晰可见。兰梅竹菊、飞鸟麒麟,各色形象跃然纸上。闭着眼睛,轻轻地抚摸着斑驳的墙砖,我们似乎看到,清癯的主人捧着一本书,在小巷里吟诗作赋,村里的车水马龙、嬉笑打闹、热闹繁荣都与他无关。他就沉浸在那个美好的文学世界里。

尽远的古人擅文,也习武。

6号古建筑里,住着50多岁的陈满妹悠悠古村,湘西大山里被遗留的美一家。走进院落,陈满妹正在剥竹笋,和老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这房子啊,新中国成立前是大地主的私宅,新中国成立后分给了贫下中农。 ”陈满妹告诉我们,他们家在1992年花14000元购买了这座老宅子。推开一扇“吱呀”的老木门,陈满妹带我们走上一架陡峭的老楼梯,来到了房子的二楼。 “你看,这个小窗,每个老房子都有。听说古时候用来放松油路灯,防盗。 ”陈满妹告诉我们,听老一辈讲,夜晚时分,家家户户都会点燃松油灯,照亮村民脚下的路。而一旦有外敌入侵,村民便吹灭松油灯,围剿敌人。

一路倾听,古风徐来。

尽远古村里的“行义学校” ,同样有着久远的历史。可惜的是,当年的12间房子现在仅剩下 3 间。但是,置身其中,似乎仍可以看到陈氏子孙为拯救中华民族,免费开办学校的壮举。

……

这一天的时间,我们都在村落里行走。

这里,有俩母园、荷花池、行义小学等斑驳古迹;这里,还有陈祖虞藏宝、吴三桂治驻兵、岳王神佑民救人等传说。

每一个细微的情景,每一个温馨的讲述,都让我们沉醉。

在微风里,在村民们的讲述里,这些遗留在的大山里的美景,就这样慢悠悠地融进岁月,融进历经风霜仍保存完好的老宅子里。

锣鼓声声,小村今日正涅槃

正值傍晚,村落上空飘起了稀稀落落的炊烟。

“屋檐上喜鹊叫喳喳,今天土地回老家,农民翻身多欢喜……”一栋老房子前,85岁的蒋桂兰老人唱起了妈妈教她的歌曲。

85岁的蒋桂兰老人与同伴笑谈古村往事。

(85岁的蒋桂兰老人与同伴笑谈古村往事。)

她的身后,斑驳的墙皮,坍塌的围墙,一切都等待着修缮,一切都等待改变。

这座从农民起义里的金戈铁马里走来的小小村落,滚滚烽烟早已消散,迎着西风远去的瘦马足音也已销声匿迹。对于传统村落的人们来说,在坚守中,有什么比改变更重要的呢?

“姑娘,你看,这是我外婆的陪嫁茶壶,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在村头,90岁的张元秀坐在一张古老的八仙椅上,给我们展示她保留的宝贝。 “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能丢,要保护好。 ”张元秀告诉我们,这些年,很多人来到村子里收古董,但不论出多高的价钱,她都拒绝出售。

和张元秀一样,村里的老人们,坚守着家园情怀,一直在保护这座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老宅子。

在村子里,我们见到了正在与施工方协调古村修缮事宜的村主任张学铁。他告诉我们,目前,尽远古村已纳入全国第二批乡村古民居、古建筑保护项目,在鹤城区文物局等部门的牵头下,古村的保护、恢复工作,正在进行中。

采访结束时,村里的老人执意给我们敲起了年锣。对他们来说,年锣象征着热闹,也象征着希望。 “下次来之前告诉我们,给你们演一个木偶戏。 ”老人们乐呵呵地告诉我们,当年,陈祖汉花钱组建一个木偶戏班子。一代又一代相传,现在,村里的老人除开会打年锣,还会演木偶戏。当然,尽远的木偶戏也开始走出古村,流传于怀化的村村寨寨。

古村流传“打年锣” 。

(古村流传“打年锣” 。)

热闹的锣鼓声里,太阳落下山岗,天色渐渐晦暗,绵延的群山呈现出黛蓝的色泽。

我们走出尽远古村。此时,一个扛着锄头的老人从地里回来,裸露的肤色与村落的颜色是一致的,老人微笑着与我们打着招呼,一条大黄狗蹬蹬地跑了过来,围着老人不停地转圈。一个提着篮子的老奶奶站在高处的院门,亲切地看着我们,眸子中闪着温暖的动感光泽。

一村风雨,这座正在涅槃的古村,请你,细细品。(文/记者 史琴 通讯员 陈祖芳 图/记者 陆晓鹏)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羽潼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