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飞山梦飞丨总有一条河在记忆里翻滚

岁月如梭,在世间人情冷暖中,匆匆奔向远方的脚步逐渐放缓,记忆的长河中家乡的那条小河,总是在内心深处泛起粼粼波光。

我的家乡靖州是个山水小城,没有大城市的繁华热闹,人们悠闲自在,河流更是给这座小城平添了不少宁静和灵动。人离不开河,河也离不开人。每每回到乡里,看见伴着公路蜿蜒的小河,总能激起我无限的遐思。

这条小河,我十岁之前甚至不知道它的名字,与其说是河,不如称为溪更合适。冬天枯水时节水面仅有2米,水深不过一寸,实在挡不住路人的脚步。后来到县城读书,才知道这“无名河”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异溪河,这可是历代靖州无数文人墨客牵挂的地方,如果小时候知道这个诗意的名字,怕是要更欢喜一点。

小时候的河流清澈见底,河里长满水草、爬满鱼虾,如一条血脉滋润着周边的稻田。最喜欢的当然是夏天,小男孩像一群小鸭子扑通扑通扑向河中,偶尔会惊起白鹭,忽来阵阵喧嚣,斜着飞向空中。傍晚,女人们将衣服在岸边码头敲打,男人将收成放在急水处冲洗。小河如一位母亲轻抚着所有的居民,让大家各取所需。但是,小河也有暴虐的时候,夏天暴雨涨起水来淹没土地、庄稼、甚至吞噬生命,大家惊恐地看着宽阔而浑浊翻滚的河流,大自然的力量总是让人敬畏。

大部分时候,小河还是如母亲般温柔。它的一切对孩子都有无穷的吸引力,那里有长着绿毛的螃蟹,有嬉笑着赤裸裸的儿童,有来去自由的风。现在的孩子,大多被沉重的课业束缚,很难体会到“野生”的快乐。

无数次,少年的我睡在小河边,看着它在两山之间的蜿蜒前进,努力想象它会流向哪里?它的尽头在哪里?只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正如年少的我们,渴望奔走天涯,却又牵挂故乡。

初中搬家进城 ,异溪河已经成了“城里”的河流,再去河边已是不同的滋味,少年和青春有时候只差一趟班车。我知道,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县城的异溪河两岸是高高的河堤,遍布着人工或野生的树木,即使是人工修饰,也掩饰不了异溪河的美。在历史上,“异溪春水”就是靖州十景之一。当然,“春景”远远不能说明它的全部。春日看桃花盛开,夏日看杨柳依依,秋日看落叶飘落,冬日看樱花烂漫,异溪河总能找到去的理由。特别是晚上,亮化工程加上的各色的彩灯,更增了一份幽静与典雅,是散步的不二去处。

现在回到故乡,我常会去河边走走。那条河流已经流向远方,童年的纯真与快乐都已化作回忆,在某个特定的情景下被唤醒。我们曾经渴望逃离乡村,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又让我们回味那田园牧歌。

梦回故地,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走远,走远的只是时光。愿乡村在乡村振兴的伟大战略下回归,也许我会回乡养老,愿我归来,仍是少年。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熊雪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