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支书故事|陈玉屏:“夕阳”红了 “朝阳”笑了

陈玉屏和村里的老人在交谈。(本报记者朱帅摄)

陈玉屏和村里的老人在交谈。(记者 朱帅 摄)

“听到村民对我的肯定,我心里总是红红的。” ——陈玉屏

2017 年10 月末的一天,阳光洒在洪江市岩垅乡空田村,驱走了冬日的寒意,正在新建的村部即将完工,工人师傅们正在紧张又有序地工作,旁边的一间不起眼的小房子里,亦如外面的工地一样热火朝天,此时此刻,空田村的村干部们正在商讨重阳节的事宜。

“今年情况特殊,由于工地建设,考虑到安全因素,我们的活动就从简,来年我们再给老人们补上。”空田村支部书记陈玉屏这样建议,其他村干部纷纷表示赞同。

“聚餐还是得有”“给老人准备慰问金”“村干部全部参与,还得叫上一些小组长”……一时间,屋内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陈玉屏已经记不太清这是第几年在重阳节给村里老人搞活动了,她也记不清到底帮助过多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了。

2009 年,空田村成立老年协会;由陈玉屏发起,2012 年中央电视台对这一组织进行了专题报道;2013 年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又做了跟踪报道,次年,村里成立了怀化市首家村级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关爱中心。如今,这个由村里旧教室装修改造出来的关爱中心,床铺、桌椅、电视、冰箱等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厨房、浴室、厕所、洗衣间等出入方便,拎包即可入住。周围还有棋牌、球类、健康设施,是村里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的新家园。

1991 年,陈玉屏担任村里的妇女主任,一干就是20 年,2011 年至今,她担任村支部书记。行走乡间,她送走了很多老人,也看着很多孩子长大。

“2000 年以后,村里的年轻人出去打工的太多,老人和孩子的问题就更加需要重视了,”陈玉屏说,“经过大伙这么多年的共同努力,才有了关爱中心的今天。”

在关爱中心,老人有专门护工照顾,周末来这里玩耍的留守儿童有专人负责管理。不论是基础设施,还是软件配套,关爱中心里都很周全。

“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空田村12 组的李俊杰今年只有7岁,周末他在关爱中心可以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用视频通话设备与远在广东打工的父母聊天。

住在关爱中心的老人的手机有些“特殊”,除了屏幕大数字好认以外,还有专门的“一键拨号”功能,老人们只要按“1”和拨号键,就能拨通陈玉屏的电话。其他的数字分别对应的自己亲人。“为什么把我放在‘1’,是因为真的遇到突发情况了,我们这些村干部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老人的儿女都在外面打工,就算打通了,也一下子帮不上忙,还耽误了时间。”陈玉屏告诉记者,“我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总是精力充沛,只要来找她办事的老百姓,心都可以放到肚子里,”村主任覃继东说,“对待老人就像对待她自己的父母,对待儿童就像对待她自己的孩子。”

陈玉屏的家离村部不远,走路大概只要5 分钟,村里人总说,她的家像宾馆,村部似乎才是她的家,整天她要么是在村部给老百姓办事,要么就是在下队的路上。

“现在,我们考虑得更多的,不仅仅是老人和小孩吃得好不好的问题了,更多是他们心理层面的东西,”陈玉屏说,“要让老人在这里不感到寂寞,让小孩子喜欢在这里玩,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记者 朱帅 通讯员 李林)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熊雪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