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百姓故事丨鞋匠周海晚:一颗匠心坚守30年

QQ截图20171212082544

周海晚正在为顾客修鞋。(本报记者 罗艺瑶 摄)

如今,“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手工修鞋这门手艺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在我们的城市里,只有为数不多的修鞋匠仍然坚守在街头巷尾。在怀化城区梨园路上有一位远近闻名的修鞋匠周海晚,一直坚守着这门老行当,一干就快30年。

为生活,他拜师学艺

在梨园路一小区门口,记者看到摆放着一台手摇裁线机、一个简易工具盒、几张旧椅子,一旁坐着的一位老人正低头专注地补鞋,这位老人就是周海晚。

周海晚,娄底人,今年58岁,干修鞋这行已有30多年。由于家境贫困,他早早离乡谋生,前后去过福建、江西、广东等省打工。随着年龄的增长,周海晚意识到,在外打工收入不稳定,且不能干一辈子但有门手艺就不一样。于是他找到鞋匠师傅当起了学徒。

1999年,周海晚来到怀化,在城区梨园路摆了个修鞋摊,“那会儿生意真是好!城里人穿的鞋子高档,不像我们农村人都是穿布鞋,他们穿皮鞋、旅游鞋,破了就会来修,整天客人来来往往,都没有歇息的时间。”周海晚回忆道。

舍弃不了的老手艺

“现在生活水平好了,鞋子坏了,大多直接扔掉了,只有一些老年人不舍得才会来修,生意一日不如一日!按照当前社会的发展,修鞋这门老手艺迟早要被淘汰咯。”周海晚感慨道。

他表示,在自己年轻的那个年代,老一辈的人都穿自家做的布鞋,妇女们纳鞋底是那个年代的一景,但因为缝鞋底比较难,并非每个家庭主妇都能胜任,因此才有了修鞋匠这个职业的用武之地。那时候,布鞋穿久了,鞋底磨薄、磨穿了,老百姓都不舍得丢,找到修鞋匠将破旧的鞋子钉上皮掌,给有了窟窿的鞋头加贴皮补丁,还可以继续穿。“以前最流行的解放鞋,不少人穿破了还不舍得丢,最开始打个补丁收 2 分钱,到后来收 5 毛钱,之后就涨到2元钱。”

“前些年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到一百元左右;这两年一天顶多几十元钱,有时候更少,一月下来就挣到一千左右。不过,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他说,现在越老越觉得这门手艺舍弃不了,已经不单是为了赚钱,而是对它的留恋。

只要用心,任何行业都能“出彩”

记者与周海晚闲聊中,一位女士提着一双高跟鞋来补鞋底,周海晚看了一下,便低下头,左手拿着鞋子,右手灵活地在鞋子上穿针引线。不一会儿,鞋子就上完线了,用剪刀小心地剪去多余的线头,然后仔细检查鞋子一番,再在上线处加一层胶水,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把鞋子递给顾客。

“周师傅在这条街上摆了10多年摊,起初在市场外摆,这两年不让摆摊就搬到了这个小区里。他干活很仔细,价格公道,修补的鞋子特别结实。有的鞋子旧了不舍得扔,修修又可以穿。”等候修鞋的顾客表示,街坊都很喜欢到他这修鞋。

当记者问及他是否有带徒弟时,他回答道:“带过3个徒弟,最长做了1年多就改行了。修鞋这么苦,钱又少,年轻人一般不会做下去。现在有这个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喽!以后估计都不会找得到了!”

“虽然,我身边很多修鞋的同行都去做别的工作,因为嫌修鞋脏又赚得少,像我这样年纪的能坚持下来的不多。但我会一直做下去,做到自己干不了为止。”周海晚表示,只要自己用心,任何行业都能做出彩。(本报记者 罗艺瑶)

记者手记:

一个老旧的工具箱,一架用得油光发亮的老式补鞋机,就是他们谋生的行头,他们的工作平淡无奇,却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

采访中,记者得知周海晚是位单身汉,问起原因,周海晚只是简单介绍说:“修鞋不挣钱,只能糊口,这么苦的日子,谁愿意跟我啊!”看看他布满硬茧的手,记者缄默了,这其中的辛劳可见一斑,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但坚守这门手艺的决心,却让人佩服。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