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深度报道】乘风破浪“扬新帆”——聚焦怀化市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洪江区桂花园乡的对边村,“庭院经济”既美化了房屋,又发展了农业,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本报记者 朱帅 摄)

在洪江区桂花园乡的对边村,“庭院经济”既美化了房屋,又发展了农业,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本报记者 朱帅 摄)

怀化新闻网讯 “秉纲而目自张,执本而末自从”,农业一直是国民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根本。2015年12月24日至25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新鲜表述,通过我国最高级别的“三农”会议,首度进入公众视野。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开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这是新世纪以来,党中央连续发出的第十四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从概念提出到今年“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成为我国广大农村地区在新的历史阶段努力的方向。走进五溪大地,怀化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委的精神,在农业供给侧改革方面不断发力,为实现全面脱贫、建成小康社会赋予“新动能”。今天,请跟随本报记者的脚步,一起感受与体味我市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的一个个真实的故事。

“得打出自己的品牌”

正是烈日当头的酷暑天气,记者与王铁钢一道换上全身的防护服,经过雾化间、消毒间,推开智能化养殖场的大门,迎面吹来的是十分凉爽的风,让人感到一阵阵的清凉,这座智能化养殖场的主控器屏幕上,显示的温度是29度、湿度85%,而此时,室外的温度已经超过36度。

这个智能化的养殖场里养着5万羽蛋鸡,均是德国品种。养殖场地属于沅陵县凉水井镇王家岭蛋鸡养殖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的创始人正是王家岭村支部书记王铁钢。

现今,王家岭鸡蛋早已远近闻名,除了供给沅陵县城,王家岭鸡蛋还销往吉首、常德、长沙、广州等地。“王家岭鸡蛋”的品牌已经逐渐打响。

“打出‘王家岭鸡蛋’的品牌,我们已经走过了8个年头,”王铁钢说道,“现如今,我们的养殖场已经是第四代的养殖场了,智能化的操控,不仅可以提高产量,还能提升鸡蛋的品质。”

从2009年开始,王铁钢与村里另外的10个人合伙共投资60余万元,创立了王家岭蛋鸡合作社。当时他们的养殖方式尚处在第一代,即农户放养的模式,经过一年的时间,他们就走向了标准化养殖,有了专门的养殖场,再到后来的第三代养殖方式,即自动化养殖,饲料和水投喂、给量,出蛋的方式都是全自动化的,直到今天,他们已经引进了第四代养殖方式,即智能化养殖,建起了全镇乃至全县的第一座智能化养鸡场。

用王铁钢的话说,从“人养鸡”到“机养鸡”,他们一路走来,提高的是鸡蛋的产量与品质,减少的是人工成本与对环境的破坏。

“全国上下整治环保问题的力度空间,我们必须改变。”王铁钢说,“只有用更环保的方式生产出来的农产品,才能获得消费者的认可,才能进一步打响我们自己的品牌。”

对于鸡粪的处理,合作社专门建了一个有机化肥厂,将智能化养殖场排出的鸡粪集中处理,运往化肥厂进行加工处理,不仅解决了环境污染的问题,还提高了效益。

“每年化肥厂的产量能有几百吨,”在有机化肥厂工作的村民史官辉说,“每个月我也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都要求改革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生产要素合理流动,优化资金、技术、土地、人才等生产要素配置,提高利用效率,这正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

  在沅陵县凉水井镇王家岭村,王铁钢正与合作社的成员在第二个智能化养殖场的选址处商议养殖场的建设事宜。 (本报记者 朱帅 摄)

在沅陵县凉水井镇王家岭村,王铁钢正与合作社的成员在第二个智能化养殖场的选址处商议养殖场的建设事宜。 (本报记者 朱帅 摄)

走上新路子,鼓了钱袋子

我市和“王家岭鸡蛋”一样有了自己品牌的农产品还有很多,走进通道万佛山镇的石壁村,这里的红茄也打响了自己的品牌。村里的红茄均由村里的长生蔬菜种植合作社负责种植。通过“三权分置”以及土地流转,合作社的种植面积超过300亩,年均种植蔬菜总产量2250余吨。

农村产权虚置,不能交易和流通,造成部分资源闲置,基本上成了“死”资源、“死”资产。

作为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第一步,农村承包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大头落地,让农民吃上了定心丸,并为经营权抵押贷款和土地流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让“死”的资源活了起来。

“我们的红茄是主打产品,8月份进入采摘期,一车车的运往广东、广西、福建等地,销路根本不用愁,”石壁村支部书记杨运生说,“‘长生红茄’如今已经走进了广州这类大城市市民的餐桌,而且他们吃到的一定是新鲜的茄子。”

杨运生既是村支部书记,又是产业发展带头人,作为“红茄大王”的他,如今已经把合作社的会员发展到了180户,并带动了周边400余户群众参与到红茄种植。

村里的地流转到合作社,老百姓有一部分流转费用的收入,参与合作社有股份分红的收入,来到合作社务工又有务工的收入,路子越走越宽,使得村民的“钱袋子”也越来越鼓。

对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像石壁村这样抱团发展、形成规模的例子在我市多个地方都能见到。“党支部+合作社+农户”或者“合作社+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正在各地不断推广,既有模式的共同性,又有各地产品的特色性,既是相同的路,又有不同的走法,各地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才使得农民的收入不断增加。

提到麻阳的冰糖橙、靖州的杨梅、安江的蜜柚、新晃的牛肉等等,这些叫得响的农产品早已深入人心,打出了各自的品牌,逐渐走出了适合自己的路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传统理念如今也有了新的升级,绿色、生态、有机的观念业已深入了广大农户的内心。

“扬新帆”,劲往何处使?

经过多年不懈努力,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已进入新的历史阶段。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开篇提出要把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农业农村工作的主线。

从外部看,经济增长换挡降速,农民外出务工和工资性收入增长明显受限,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导致对农业农村投入的增幅明显回落。

从内部看,农产品需求升级了,有效供给跟不上;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到极限了,绿色生产跟不上;农民增收传统动力减弱了,新的动能跟不上。

农业专家指出,这些问题,供给和需求两侧都不同程度存在,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突出的是结构性、体制性矛盾。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从供给侧入手、在体制机制创新上发力,从根本上解决这些结构性矛盾问题。这是一次全方位的深刻变革,而不是以往单纯的结构调整。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目标是增加农民收入、保障有效供给,主攻方向是提高农业供给质量,而根本途径是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

相对于传统的农业发展方式,“优”、“绿”、“新”等关键词成为了改革发力的主要方向。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刚刚开始,前路漫漫,需要更多的人投入到这一场改革的洪流中来,强化农业的基础支撑、科技支撑,不断激活市场、激活要素、激活主体,才能使初级农业供给侧改革向着更深层次农业供给侧改革不断迈进。

插上科技的翅膀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科技进步,如何让农业“插上科技的翅膀”成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类似王家岭蛋鸡养殖专业合作内发性的产业升级,值得我市其他地方借鉴。“从2015年开始,我就带着合作社的成员去先进的蛋鸡养殖基地考察,看完回来,大伙都觉得必须得建更有科技含量的养殖场,才能在市场中立足,有竞争力。”王铁钢说。

通过召开合作社大会,通过了建设新的智能化养殖场的决议,2016年,第一个智能化养殖场建成并有了产出,今年,第二个智能化养殖场正在筹建当中。

在科技上的投入,得到的是实实在在的效益。使用智能化养殖场后,合作社的鸡粪得到了统一处理,环保问题得以解决;节约了用地,2万平方米可养5万羽蛋鸡,而以往可能需要10倍的地;人工从原来养殖5万羽蛋鸡需要25人减少到现在的3人;恒温、不受外界影响的封闭式养殖环境,也提高了产量。在高峰产蛋期,合作社一天的出蛋量可达130箱(1箱360枚)。

“有时候网上找办法,请专门的技术员给我们指导,哪怕产品的包装,我们也尽量适应大城市消费人群的习惯,采用小包装、精包装。”王铁钢说。

谈到杂交水稻,吴厚雄总是露出洁白的牙齿,有说不完的话。皮肤黝黑的他,是研究生、副研究员,是湖南奥谱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常年钻进田里搞科研的他,如今看上去,俨然一副老农民的模样。

“奥谱隆走到今天,离不开科技部门的关心,也与我们自身的科技创新密不可分。”吴厚雄说。“我们搞农业的,不下田,绝搞不出东西来。”如今,湖南奥谱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是一家具备全国水稻“育、繁、推”一体化经营及进出口业务许可资质的农业高科技企业。

科技特派员,如今成为我市科技服务工作中的一道“亮丽风景线”。科技特派员分为省市县三级,主要是对企业、农户、单位等组织进行技术指导和科技服务,解决他们的技术难题。

“8888158”,音译过来就是“四季发,要我发”,如今这个电话号码在会同县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对这个号码更是称赞不已。“8888158”是会同县的科技服务热线电话,是全国首个县级科技服务平台。(记者 朱帅)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和羽潼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