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五溪时评 > 正文

穿山甲之殇,大家也许都是凶手?

最近刚刚出个“穿山甲公子”,马上又冒出个“穿山甲公主”,甚至“确实很滋补,刚刚就流鼻血了”。仔细看微信可谓图文并茂,秀色可餐,可见这群人对吃保护动物完全是炫耀的心态。其实吃穿山甲引起的新闻完全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年都有无数穿山甲默默变成国人渐渐隆起的脂肪。而这次事件貌似和官方相关才引起大家的莫大关注。

我们仔细看这位“公主”的微信,“部门领导、书记、局长”等字眼格外突兀,竟然还在“办公室”炖起来了,似乎只有权贵才能吃穿山甲,一脸谄媚相突兀屏幕。虽然广西官方马上出来辟谣解释,但仍然引起广大吃瓜群众的无限遐思。说起穿山甲的悲剧,可以大致总结为两点:一是群众对野生动物的药用价值认识有偏差;二是权贵思想作祟,认为吃野生动物尊贵。  

穿山甲真的大补?

其实说起来,穿山甲的命运,早在它上了中医课本后就定了。国人历来擅长联想某些动物或这些动物的器官有“理所当然”的用途。最常见的就是“以形补形”,如用动物肝脏补肝,用形象如人脑的核桃补脑。还有重口味的,比如蝙蝠晚上视力好,于是蝙蝠屎就美名其曰“夜明砂”入了药,具有明目的功效。在这一点上,就不得不佩服老祖宗们的想象能力。而穿山甲这黑不溜秋的东西究竟怎么入了大家的“法眼”。真相竟然是打击认为其擅长打洞的特性可以治疗女子的输卵管阻塞或功能障碍性不孕,看来做动物还是“平庸”一些比较好,不要有某些特长。其实科学早就证明穿山甲鳞片的主要成分和人类指甲、毛发类似,实在没有这些“莫须有”的功效,要不然大街上一群少女天天咬啃指甲,这画面也是太诡异。而且从食品安全角度考虑,包括穿山甲在内的野生动物生存环境都极其复杂,身上大多会携带致病菌或寄生虫,吃穿山甲不仅可能无法大补,还存在容易发引发各类传染病的风险。如果说吃上述的东西勉强还有营养的话,本草纲目上记载的孝子的枕头,寡妇的裹脚布都可以入药就纯粹是封建迷信的糟粕了。大家如果仔细看本草纲目里面记载的能“入药”的东西,怕是再也不能好好吃饭了。天灵盖,尿坑泥,人粪,乱发都可以入药,突然感觉做人好危险。可见古老中医因为科技欠发达,本来存在颇有一些类似的带巫毒色彩的疗法,如果对中医太“计较”就不对了。

吃野味就尊贵?

所谓物以稀为贵,如果穿山甲真和鸡一样多,怕这位“公主”也是出不了这个风头。而且大家要真炖个土鸡土鸭,应该也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发朋友圈了。究其原因还是权贵思想作祟,认为吃野味是身份的象征。如果是物质匮乏的年代,啥能吃就吃啥,大家无非填个肚饱,吃起来也是心安理得,无可厚非。笔者看过不少非洲纪录片,黑人兄弟们往往身上背个猴子脑袋猩猩腿就从丛林里出来,在笔者看起来也未必凶残野蛮,毕竟生存是第一位的。但说起来,野味往往皮糙肉厚,腥臭不已,就味道而言,是绝难谈得上美味。现在家养的动物都是经过几百年的品种改良的结果,在口感上肯定是优于野生动物的。这位“穿山甲公主”甚至曾发微博称“喝了用穿山甲、蛇、天鹅肉等八种动物熬制成的汤,补到流鼻血。”就是啥东西珍贵就炖啥,完全就是个“我有钱我任性”的态度。吃野味对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么,其实在大部分发达国家,吃野味完全是一种愚昧和野蛮行为,何时能刹住这股歪风邪气,只有摆正“三观”才是根本。可以说我们对野味的追逐最终助长了穿山甲的消失,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凶手。愚昧和文明中间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叫道德。

说到底,其实是并不美味的“野味”成了权势人物趋之若鹜、彰显身份的象征,才有“公子”与“公主”前赴后继的炫耀。到底官方有没有参与这样的活动,都需要防微杜渐,实行“零容忍”。在此,不得不“感谢”“公子”与“公主”这些食客,提供了违法乱纪的线索,在反腐倡廉的道路上立了“大功”。

没有消费,就没有伤害。而当下如果吃货们仍然没有表现出一点悲悯之心,笔者也只能表达一下对这些萌萌小动物的伤感。

责任编辑:邓志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