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芷江县 > 正文

一骑绝尘——芷江土司源流文化旅游产业开发探幽(一)

“欧罗巴咏叹”回响曲

2015年7月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德国波恩召开第 39 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上,由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和贵州海龙屯遗址组成的中国“土司遗址”通过审议,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从而使得中国世界文化遗产达到 48 个,湖南省也由此实现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土司遗址”见证了古代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对西南山地多民族聚居地区独特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管理智慧,它促进了民族地区持续发展,有助于国家长期统一,并在维护民族文化多样性传承方面具有突出意义。

中国政府代表表示,“土司遗址”申遗成功,使生活在中国西南山区的土家族、苗族和仡佬族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世界文化遗产,世界遗产保护理念在中国更广大区域和更多民族间得到传播,中国政府在文化多样性保护方面的努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肯定。

专家指出,“土司遗址”遗产地珍藏有完整的土司家族族谱、碑石铭刻以及历代地方志书,详实记载了各土司家族的世系和发展历程。这些家族谱系、地方志与《明史》等中央王朝的正史高度一致,并能与土司遗址的物质遗存相互印证,为了解土司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情况,提供了重要、可信的信息来源。

溪州土司王朝,始创者乃彭瑊、彭士愁父子,分别尊为第一代、第二代土司王。彭士愁(882-956 年),本名彭彦晞,唐末五代时人,生于庐陵(今江西吉水)长于湘西,938-956年袭父职任溪州刺史。唐末黄巢起义时,彭瑊携其兄彭玕举乡兵自保,逐渐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后因五代十国中吴国的压迫而向西投奔楚国,得楚王马殷重用,被先后授以辰州刺史、溪州刺史之职,经略湘西。公元 923年,彭瑊获任靖边都指挥使兼溪州刺史,领上、中、下溪州及保靖、永顺等州,由是开启湘西彭氏土司的八百年基业。彭瑊去世后彭士愁继位,他合纵连横各个击破,势力更加雄壮,于今湖南永顺、龙山、保靖、古丈、溆浦、辰溪、芷江,湖北来凤、宣恩,四川酉阳、秀山一带,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割据政权。

彭氏土司王朝历经五代十国、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宋、元、明、清,凡 9 个朝代,总计 35 任土司、27 世,至清雍正七年即 1729 年改土归流,总共 818 年间“奉天承运”,代行中央政府王朝权力,区域自治鼎盛时囊括 22 州,使其所辖区域较长时间内,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独立的区域性小王国,史家谓其古代版“一国两制”。

彭氏土司王朝在湘西的割据政权若从 910 年彭瑊任溪州刺史时算起,到1727 年改土归流时终止,历经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北宋、南宋、元、明、清等多个朝代,共计存在 818 年,其统治者中功绩最著者公推彭士愁,他不但是第二代土司王,更是湘西土司制度事实上的缔造者,也是彭姓土家族的始祖之一,以及土家族民间传说中“彭公爵主”的历史原型。

“福石城中锦作窝,土王宫畔水生波。红灯万盏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清朝贡生彭施铎在其《竹枝词》中,如此描述永顺老司城的繁荣景象。史书则云老司城“城内三千户,城外八百家”,更兼“五溪之巨镇,万里之边城”。永顺老司城绵亘回旋 800 年的辉煌历史与民族文化,因为来自万里之遥欧罗巴的一声惊叹、一声咏叹,终于厚积薄发功德圆满,回响成人类文明的一大历史瑰宝、一个价值符号、一座精神驿站……

土司文化,源流脐带连芷城

世人皆知老司城坐拥湘西永顺县境,但中国“土司遗址”的“父本”源头介质却在怀化芷江,换而言之,芷江乃湘西土司文化的母体脐带,对于这一点,知道的人绝对不多。

其实八百年彭氏土司王朝,其中心大本营虽在酉水流域的灵溪河一带,渊源却与沅水流域魂牵梦绕。王朝创业之初,彭瑊、彭士愁父子即以 氵 舞水流域边的沅州府马公坪(即现芷江公坪镇)落担丘为创业之基,立家于此,功成名就相继辞世后全都安葬于马公坪虎形山。2015 年底,湖南凯邦投资集团招贤纳士,精心组织彭氏土司源流考察组,对溪州土司王彭瑊、彭士愁在公坪镇的故居、墓葬、彭氏祠堂、寺庙、牌坊旧址、古道及至溪州创立土司王朝过程等,先后在公坪镇、湘西永顺县城、王村、老司城旧址、土司王朝博物馆等地进行了一系列详尽考证,并在永顺县城召集了有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省市彭氏后人参加的“溪州彭氏土司源流座谈会”,通过个别走访、搜集民间资料,对话专家学者、民间研究爱好者以及彭氏后人,在广泛掌握第一手资料,同时详尽查阅、研读大批相关书籍与史料的基础上,最终肯定怀化芷江乃湘西土司文化的传承脐带,也是历代彭氏土司王叶落归根之“根”所在。

史料记载,梁开平二年即公元908 年,彭瑊获封辰州刺史后,秘密图谋五溪蛮地,遂溯沅水而上,不久将其家安在马公坪落担丘,此处古为楚地进入云贵的驿道要隘,前临 氵 舞水后傍山丘,四周一片开阔田畴,很适宜家居。彭瑊为何突发奇想,将家室安在芷江马公坪?据考证,辰州府治地在沅陵,当时芷江隶属辰州地。马公坪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陆路有驿道,水路有船行,又适宜居家;旧时为官,居家地与为官地一般分开。辰州刺史彭瑊把家设于马公坪,离辰州有一定距离,但又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所以比较安全。再者,彼时芷江已乃五溪腹地,便于图谋五溪蛮地。从芷江入麻阳,过凤凰进永顺、保靖较为方便,辰州府沅陵只是五溪边缘之地,如果占据芷江,调兵遣将谋取五溪,进可攻,退可守,实乃行军打仗的兵家要地,可以马公坪为基地,逐步发展势力,徐徐图之。贵为封疆大吏,彭瑊当时拥兵自重,有心要趁五代末军阀混战,地方势力割据称雄之机,在五溪蛮地创建自己的一份事业,因为五溪之地当时尚无一支像样军队,而历代封建王朝从未正式统治并治理过这个地区,他如果建立起一支较大的队伍,就能图谋统一征服五溪。选择芷江马公坪做自己创业之地合适不过,此地离辰州府远,距溪州远近适度,并不显山露水,地缘优势恰如其分。

论及彭瑊、彭士愁将家室安顿于马公坪,死后则墓葬于此,考证指出,首先有光绪十一年(1885年),芷江公坪瓦溪铺彭氏族谱总谱为据。公坪族谱中,对该父子二人的墓地均绘有地图予以标记,一在浮草堂,二在虎皮湾,彭氏后人八房并有议定,即老祖宗坟地,后人不得入葬。谱志记载,公元 1600 年,永顺、保靖二土司王,率队完胜倭寇,班师回朝获朝廷封赐,便前来芷江马公坪寻根问祖,拜祭先祖二王,并留下对联。公坪族谱考证,从最早 1200 年开始,《彭氏宗谱旧序》即有记载,距彭瑊907年进入马公坪只有290多年,是彭瑊的九世孙学政子良所撰,以后陆续有九谱相传。作为旁证,湘西州的一些出版物中,对于彭瑊、彭彦晞的记载也很清晰明了,肯定他们从江西过湖南,任辰州刺史后家居在芷江马公坪,故世后都葬于芷江公坪或马公坪的史实。2015年 12 月,考察组在永顺召集“溪州彭氏土司源流座谈会”,专家提出彭瑊、彭士愁自江西入湖南任辰州刺史后,将家安在芷江,依芷江为其图谋五溪的基地,二人去世后归葬马公坪,此议经由彭瑊后人讨论交流,获来自湖南、江西、湖北、重庆、广西等省与会代表一致首肯,代表们并提出要对二土司王规建于浮草堂虎形山的墓葬进行维修整理,以备后世宗亲寻根问祖。

一骑绝尘撼 氵 舞水,万千鸿运罩芷城。至此,“欧罗巴咏叹”无意间营造出强大人文气场,烘托出中国土司源流文化脐带勾连湘西芷江的重大价值命题。命题确凿无疑,破题众望所归。(杨林斌)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