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谢庚秀:4年睡地铺 盼夫能康复

2_副本

怀化新闻网讯 上月初,在广东佛山康复医院与记者见面时,谢庚秀正推着丈夫进康复室,准备做腿部肌肉站立训练。

谢庚秀丈夫向卫家 1.75 米的个头,重约 90 公斤,而谢庚秀身高不到 1.5 米,身材瘦小。只见她面对面,环抱丈夫的腰,牙唇一咬,身子往前一挺,把整个人从轮椅挪到支架。这个动作一干就是两年多,因长年抱上抱下,她双前臂内侧各结一块厚痂。同室病友说,旁人请人服侍,谢庚秀自己一手来,而且坚持每天按摩,丈夫身上没有出现肌肉变形萎缩。

想起这些年苦处,谢庚秀泪从心来:“丈夫住院 4 年多,我睡了 4 年地铺,吃了 4 年白水饭,4 年没回过家!”

谢庚秀是湖南沅陵县马底驿乡人,早年在老家镇上开家具厂,生意不错。2007 年丈夫突遭车祸,她变卖家产,把丈夫治好后,夫妻两人来到广东打工。

屋漏偏遭连夜雨。2013年10月28日上午,身为某家具厂主管的向卫家在检查产品质量时,与河南籍员工发生争执,不幸头部被打成重伤,经抢救,50 天后苏醒过来,先后转辗广东 4 所医院治疗。

起初,厂家不肯出钱治疗,谢庚秀上门,老板躲避不见。找当事人,对方没钱,宁愿坐牢。问亲戚借,亲戚怕她还不起。医院天天逼交费,隔三差五下逐客令,个别医生见她穷,态度极不友好。昂贵的医疗费压得谢庚秀喘不过气,她曾几次跑到主治医生面前下跪求情。

“多少回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推着老公到医院 13 楼,抱头痛哭,连轻生念头都有了!”

谢庚秀说,上有年迈父母,下有读书的儿女,想到这些,她一咬牙,继续问人借,向医院赊,找工厂要,跑劳动社保局求。

为省医疗费,谢庚秀给自己定制生活开支清单,中午在医院外买两元钱白米饭,加白开水或酱油、辣椒,填饱肚子,晚上买一包方便面充饥,有时靠病友接济。衣服穿别人给的,洗漱用品捡病友剩的,睡铺打在病房地板上。病友住院需要人手,她帮忙服侍,换取一点报酬。

有人好心劝谢庚秀,日子过得这么苦,而且长期治疗下去不知何日出头,干脆放弃治疗。她却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便是家里养的一只动物,久了也有感情,何况是共生儿女的爱人呢?再难也不能丢下不管!”

谢庚秀一边照顾丈夫,一边找佛山有关部门申诉,托老乡请律师打官司,经常徒步八九个小时,推着丈夫去论理,最终官司打赢,打人方受到法律处理,厂家承担部分医疗费。

这些天,谢庚秀正在打听把丈夫送回沅陵老家治疗报销政策方面的事,回沅陵一来多些亲人照顾,二来节省开支。

她告诉记者,如果有余钱,通过继续康复治疗,希望丈夫有一天能站起来,能开口和她说话。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