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靖州县 > 正文

飞山梦飞|飞山顶上有神仙(下)

自古以来,飞山庵寺林立,古迹甚多,有四十八庵之说。半山崖壁上的白云洞岩壑嵌空,如鬼工削成,下筑精舍数楹,溅流飞檐,晴天亦雨,洞外翠柏三株,洞顶“白云洞天”四字古韵卓然,清晰可辨。山上除了方广寺外,还有天界灵祠、灵官殿、头宝鼎庙、三宝鼎庙,古遗址尚存松林禅云、天池等。方广寺前正南曾有青石砌成高约丈许的南天门,门额上书斗大四字“南天胜景”,两边精镌八洞神仙图,殿后有三清寺、灵宫殿、望虚亭等,前面还有半仙亭、小天门寺、大天门寺和摩真庵等,然如今早已消散在历史烟尘之中。不过,如今政府着力打造飞山宗教文化品牌,招商引资修建了辉煌的飞山禅寺、大雄宝殿、藏经阁、钟鼓楼、放生池、巍峨的山门牌坊,佛寺层层叠叠、金碧辉煌。

或许人到中年的缘故,我跟朋友一样都有恋旧情结,年轻的男女游客们上山多直奔辉煌的飞山禅寺而去,我们却是进了古刹方广寺就迷上了里面千年钟罄经文澄滤得淡而又淡的古旧光阴。见识过不少大小旅游景区寺庙的所谓头柱香、高香、平安香,总觉得这座庙才是真正的佛门净地。每见有人进到庙里烧香求签,老和尚总是温言细语,释疑解忧,有无功德香火上供,并不介怀,末了担心某人满腹心事、心结未解,还要殷殷叮咛嘱咐一路送出庙门外来。若是上山之人饥渴求助,伙房有油盐柴米,园里菜畦一片碧绿,尽可自己动手解决温饱。朋友已是庙里的常客,跟老和尚和小师父打个招呼问声好,得知老年女居士恰巧有事下山去了,就进到伙房动手生火做午间斋饭,老和尚师父念经打坐功课做完,陪着我们去菜园摘菜,亲手示范说,大白菜不能连根拔,最好这样用菜刀切下,留一圈重瓣的菜心底,来日雨露滋养便会长出新的白菜苔来。并指给看,旁边的菜蔸上果然已长出一团绿绿的菜心来。我便想起时下推广的再生稻,道理都是一样的,留有余地便有生机。

仁者乐山,山是平静淡然的,不为外物所动。山不役于物、不伤于物,无忧无惧、无喜无悲,所以永恒。菩萨最仁,故而总是清居深山庙堂。老和尚师父说,我佛慈悲,普渡众生,并不是要世人迷信菩萨的法力无边,而是要引导人们一心向善,世人要是做到了善心行事,一切灾祸自然消弭。山最完美地诠释了仁者的厚德载物,花草树木,鸟兽虫蛇,繁华生长,万籁自由,方显不仁为大仁,不图为大志。想来,礼佛之人讲经说法、释签解卦,一言一行乃是替神仙菩萨说话。引导世人向善,更需要庙里的活神仙。

头宝鼎上庵寺旧有楹联“望去当头唯有月;数来对面更无山。”我站在飞山之巅没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气,体味的是前贤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和寂寞。“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想来,做一个修行之人也是需要德行、勇气和毅力的。遥想千年之前,那位金盔红缨、白马银袍,叱咤风云的诚州刺史杨再思,真的曾经站在这脚下的土地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吗? 若只是传说,山下飞山大庙里,南宋著名诗人陆游的赠联:“澄清烽火烟赤胆忠心昭日月,开辟王化路宣仁布义壮河山”,大明参将黄焘“惠此南国”、“威镇渠阳”的褒奖,却又毋庸置疑地佐证了那一段辉煌的历史和再思公的英名。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作为一个中年的靖州人,对于飞山的感情已经掺进太多生活的苦辣酸甜,欲说还休,那是一种朝夕相处、相濡以沫的平淡相守。红尘摆渡,情归何处? 人生如梦,心于何宿? 曾经为爱,百转千迴,点一盏心灯,写一段地老天荒。明月小楼把盏吟风,晨钟暮鼓相思情浓;陌上看花天高云淡,对唱诗词数尽流年。曾经一往情深、千山万水、路途迢迢地去寻找心之所愿,结果却是耗尽心力、伤痕累累。那个彩霞满天的黄昏陌路独旅,携一身风尘一身疲惫,远远望见了天边伫立的飞山,孤心苦旅终有所依,于是放下一腔执念,让往事消散在风里,永不为外人道。

一个相熟的文友将飞山比作靖州的城市客厅,深以为这是一个很有人间烟火味的比拟,具有积极入世的豪迈胸襟。朋友说,我却更愿意飞山保持出世的高远深邃,让世人永远有着神秘的向往、心有皈依。(姜雪峰)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