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沅陵县 > 正文

读二酉 说沅陵|沅陵老城记忆( 下)

城西门内外有两座山:飞霞山和虎溪山。在两山之间为一溶,每当下雨时,雨水顺溶而下, 形成一大濠沟, 直冲进沅江。西门外濠沟上,有一座桥,名“通河桥”。通河桥方圆两里内是辰州新区的非凡之地。濠沟两边便为牛肉巷和同文巷两大纵巷,两巷之间还有小同文巷、姚家巷、西冲巷等横巷。辰州西城墙在飞霞山上,城外紧贴城墙根的牛肉巷。这是一条长达百米的以屠牛为主的屠宰巷。这里为全城提供各种肉食,上至衙署下至平民。这里不但屠宰,还兼牛、猪等大牲畜的交易。因此,巷口临街处,有客栈、餐馆和茶馆,一年四季客流不断,生意兴隆。一沟之隔西边的同文巷则是新兴的可以与城内甲第、府坡等大巷平起平坐的大巷。由于地处驻军营地之邻,相当安全,于是本地新兴的由农而商的发家户和外来商人都建房于同文巷。典型的湘西窖子屋于此巷中鳞次栉比,毡帽、长袍、马褂、华轿、灯笼、鞭炮、清石板路、青瓦灰墙,构成一幅典型的湘西明清居屋和小城的独特风景。同文巷顶头就是驻军所在地小营。小营在州外西北嵎。营内练兵、宿膳、小校场等一套设施。正南开一门,名小营门。一出门便为同文巷。小营兵士不能直接进城,须由小营门出,经过同文巷,再由城西进城去。身着制服的官军或骑高头大马,或手执长枪、手握大刀,神气十足地走过巷陌,古板上回响着那整齐的步伐声。

从西门至小同文巷口两百米间叫通河桥正街,这是城外新兴商业旺街,有全城最大的药店、南杂店、绸缎铺,有钱商人的深宅大院都在此段。与通河桥正街平行的是河街,这里是宝庆府来的手工艺人云集之地,有木匠、蔑匠、鞋匠、铁匠、铜匠、银匠等。与河街直通有三个沅江码头,通河桥横街直下的是大码头。这是一个人、货云集的码头,级别仅次于中南门码头,但比中南门码头更热闹。因为地处城外,大半个沅陵城上河区域的人流、物流都汇集于此。这个地方有全天候的渡船,河对岸便是老鸦溪。老鸦溪以盛产瓜蔬菜著名,为辰州城的蔬菜基地之一。

从小同文巷至龙兴巷段被称为西关街。这段街区是一段古今结合的典范。西关街区除了古色古香的龙兴讲寺、火神庙、黔王宫和虎溪书院外,就是一家埃一家的豆腐作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私合营后全城最大的豆腐厂就位于此街区。西关正街有大药店和许多当铺、钱庄,铺面建得又高又大,极为气派。河街除豆腐作坊工人居家外,也有客栈、小茶店、小吃店。

虎溪山与龙泉山之间为一溶溪,外接酉水,故名溪子口。但也有另一种说法;沅水最大支流酉水由此进入沅江,故名。这溪子口为一水码头,几百里远的酉水来船这是最后一站,也是进入沅江第一站。码头设全日制渡船,直驶对岸太常村。无论是沅陵隋唐以前的窑头古城还是以后的沅江北岸沅陵今城,太常村的位置都在城边,太常从三国潘承明大军驻扎到民国时省主席薜岳来沅,再到湘西行署驻地,曾经荣极一时的。太常之荣泽及溪子口街区。酉水无桥,全靠船渡。因此溪子口渡河码头也是木船云集热闹非凡。这其中就有辰州最大的渔船队,几十只渔船沿河岸一字排开,船头船尾站满鸳鹚,蔚为壮观。每到夜里,河中便燃起渔火,次日早晨市上就可以买到美味鲜鱼。溪子口沿酉水上在龙泉山正麓就是辰州城至今尚存的四大寺之一的龙泉寺,再稍上就有一块堪称酉水流域的最大河边台地——白田。这白田之名由点化唐诗而来,而实情每至大寒之时,飞雪染白龙泉山诸峰,白雪皑皑的山峰倒映于山脚下的大片水田里,构成一幅白田映雪的妙景,成为辰州城外八景之一。正溪子口河边,建有大王庙一座,庙前有一大石拱桥,坐在码头下小木船上,从拱桥的圆孔和垂柳的薄簾中看大王庙的飞檐翘角,是极有中国水墨山水画的韵味的。以溪子口码头为中心,酉水河岸方圆几里内,就有酉水拖蓝、太常夕照、龙泉飞瀑、白田映雪和五福宫柳等绝佳景点,就足以证明溪子口在城西新城中的位置。正因为如此,溪子口街区,是最好的休闲区域。于是1840 年后,这里居然成为烟馆区,全城三分之二的烟馆都分布球场此。清末民国之交外国人在虎溪山山麓上,修建了许多西式建筑,用作医院、学校、和别墅。在沅江船中向岸上望去,特别显眼。

辰州东城向外发展,由文昌门开始。从政治军事角度来看,文昌门甚至比通河桥更有名声。外来军事行动一般都由沅江下游逆江而上,首先进入的便是文昌门,康熙朝吴山桂叛乱时,吴山桂占据辰州城,死守文昌门,与清军激战,这文昌门也就屡废屡修。紫宸山、回龙山二山一溶之间的区域俗称城外东关区,沿江蜿蜒而行的大街叫东关大街,约有一华里左右。靠后山分布有喜人巷、黄花巷、关庙巷、婆庙巷、唐巷等巷陌,最后止于回龙山下的烂船溪。东关街巷布满酿酒作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度湘西最大的酿酒厂就建于此街区。一进入这个街区,空气中就弥漫一种酒香。沅江的东关段为洄水区,河面宽,水流平缓且有宽长的沙滩是停泊排筏的好地方。

上世纪末,随着湖南省最大的电站五强溪电站的修建,有着1400 多年历史的沅陵老城就近后靠搬迁,西关街、通河桥,中南门、文昌门、东关街等等以及相关的故事,已成为一种记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具有现代化气息的新县城。(谢根常 糜海平)

责任编辑:韦平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百年 窨子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