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靖州县 > 正文

飞山梦飞|靖州浮桥的故事(下)

待到我来看守浮桥时,已经没有鸡公镇蜈蚣的亭子。所做的事无非四个方面——放桥、架桥、舀水、渡江。这事看似容易做起来难,主要是很累人。那时吊船全是用竹缆,夏季雨多,容易涨水,船要用毛三花箍在桥上。一条毛三花,手腕粗,长五十丈,几百斤重,一左一右地把每条船固定住,非得几个人合作不可。绾住浮桥是一副大铁链,每一个链圈足有几斤重,非常扎实。一般洪水季节才用到它。秋冬仅用“小吊”就可以了。那时没有“气象预报”,什么手机电话更是天方夜谭。什么时候下大雨,全凭经验猜测。特别春末盛夏,老天突然变脸,一阵暴雨,河水猛涨,令人防不胜防。如不及时放桥,浮桥折断,或流走,损失可就大了。

每当“燕子低飞山戴帽”的时节,你就要注意了,晚上要经常起来查看。如果看到蚯蚓纷纷从河边土中钻出来,还有螃蟹往岸上爬,这是空气中大气压过高所致。这段时间黄莺鸟也在柳树上“过江过河”地大声鸣叫,似乎在提醒人们要涨水了。总之洪水季节,守桥人是卧不安席的,那一种辛劳紧张非亲身经历而不知。记得那时大搞三线建设,台湾方面大喊反攻大陆,经常放气球撒传单,派特务前来搞破坏。对此中央加大祖国西南建设,修路架桥,建军事基地,挖防空洞,搞防空演习,提出“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浮桥上也经常放哨,盘查不速之客。

那时驻靖部队刚来不久,靖寨公路尚未修好,但从城内到城墙界这一段可以勉强通车。到城里十几里路,步行买米买菜很不方便,只有汽车来往才方便。于是部队首长便向县领导提出通车要求,可是一条渠江横亘其间,无可奈何。一次航管站姚站长把我找去,一脸严肃地说:“现在部队要求小车从浮桥过河,你看可否想得出办法,限24 小时答复,不可拖延。”第二天上午八点我给姚站长说:“要想汽车过河,必须把浮桥维修坚固,两边修好道路,上桥的跳板也要特制,要绝对保证人车安全,在桥西另搭跳板引车上桥”。并如此这般绘制一张草图,跳板用12.4 公分直径以上的老油杉拼制,有几条船也要换,桥梁、桥面腐朽了的一律换新。

姚站长马上向县里汇报,县里修改了图纸,更加安全可靠,县财政及时拨专款,部队也派出战士修路铺沙,经过二十多天的日夜施工,一切就绪。部队开来一辆北京吉普,据说司机是一位技术相当过硬的人。当时江边站了很多的围观者,一声令下,汽车缓缓启动,车前一两丈远的地方站着一位军人,面对汽车手势指挥,好不容易到了桥边。司机下车上跳板到浮桥上看了一遍,沉思了一下,上车启动。这时公安局长,航管站长等好些人也亲临现场。小车安全地到达浮桥上,缓缓驶向对岸,上斜坡过街道,从新公路一路顺利到达目的地。部队首长比较满意。后来部队又提出要过4 吨的解放牌大汽车,并派了一位参谋长,找到姚站长要和我谈一下。问我有没有把握,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他,并在地上画了一个示意图,即用两只浮桥船,上面用木坊固定,车子开上去以后停住,用绳子拉过江去,和上次一样,一切就绪后,如此这般顺利过了江。来来往往,部队上的同志经常来帮忙,因为浮桥要过小车,跳板特别粗大,很重,一个人休想得动,而且是用大马钉钉死了的,所以放桥必须通知他们派人帮忙。实际上有一半浮桥军管了。

一九六九年江东大桥建成通车,把浮桥拆了,我也告别了这份工作。时过32 年(2001) 后,江边建起了望江楼,在群众的要求下,又建起了浮桥,与大桥形同姊妹,亦有专人管理。不仅方便往来,还是群众休闲纳凉之所。夏秋炎热,上桥乘凉,凉风习习,有的还带有乐器,夜阑之时琴声悠悠,何其美哉。(张涛 龙星)

责任编辑:杨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