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正文

加盟零食品牌“一扫光” 数百名加盟商血本无归

图说:“一扫光”零食店。新民晚报记者 夏韵 摄

【新民晚报·新民网】加盟零食品牌“一扫光”,不料输得“精精光”!近日,多位加盟商向本报反映,“一扫光”宣传“零加盟费”的背后,是督导从不来指导、发来的零食都是“积压货”、保证金概不退还……已有数百名加盟商血本无归。

记者了解到,“一扫光”去年初注册于宝山区,在市商务委没有商业特许经营备案。而今,其改头换面又打着“尚海港”的名义还在拉客加盟。

图说:“一扫光”零食店。新民晚报记者 夏韵 摄

经常发来临到期食品

欧阳小姐反映,去年11月,她加盟了“一扫光”零食店,分三次付清了13万余元全款。其中包括品牌加盟费、合同保证金、品牌使用管理费等总计七项,但收据上的名目都写着“设备定金”,一张发票也没有。

欧阳小姐把店址选在嘉定区槎溪路上。开业第一天,“一扫光”总部派来一名督导前来“指导业务”。“其实所谓的督导,在没开张前就已经连换了两个人。”她表示,后来自己生意不好而去咨询,督导再也没有来过。

零食的质量、价格决定着店铺的生意好坏。欧阳小姐诉苦,十次有九次从总部收到的货,都是临近保质期只剩1个月的、或是胀气发霉的零食。“如果当天没有发现和提出,就不让退了。”欧阳小姐还说,“一扫光”对加盟店统一定价,大部分价格都略高于市场价,导致店里生意越来越惨淡,“东西不好,定价又贵。后期我一天的营业额只有100元不到。”

今年7月,欧阳小姐忍痛把店铺关了门,这一次开店让她赔了近30万元。

数百位加盟商追钱款

蒋先生也是“一扫光”的加盟商。他说,当时令他心动的是宣传语“零加盟费”。他把店开在奉贤,付了10万元押金。遗憾的是,店铺只“活”了两个半月。

蒋先生表示,虽然“零加盟费”,但“一扫光”收取的不少设备价格要比市场价高出一半。“货架1200元,实际上外面只卖几百元。”蒋先生说,每次收到的零食还都是“积压品”,临近保质期,根本卖不掉。

经营不下去,蒋先生向“一扫光”总部提出退款10万元保证金,但公司拒不退款。

蒋先生透露,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维权群,目前群内的加盟商已超过400人,来自全国各地。此外,据蒋所知,每天都有加盟商在“一扫光”总部讨要钱款。

成立不到两年无备案

记者登录“一扫光”官方网站看到,其实际经营公司显示为上海卡哇伊实业有限公司,位于沪太路3100号。“小本创业,万元起家”“全程服务,驻店指导”……网页上不断弹出这样的宣传语。

另一位加盟商王先生给记者发来了一份来自上海市商务委的查询回函。“截至2016年6月20日,上海卡哇伊实业有限公司未向我委提出备案申请,不属于商业特许经营备案企业。”

记者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上查询到,上海卡哇伊实业有限公司于2015年1月注册成立,同时还有四家分公司,这五家子母公司法人代表皆为同一人。王先生说,加盟顾问骗他说“公司成立于2001年”。

换个名字继续拉人加盟

昨天,记者以普通市民身份与“一扫光”网站客服联系,客服要求记者留下手机号和微信号。一小时后,一位杨姓加盟经理与记者取得联系,但称“一扫光上海不能加盟了”,因为“上海门店已经饱和了”。这名杨姓经理鼓动记者加盟“尚海港”,“这个也是我们一扫光的品牌。”

随后,记者找到了尚海港的网站。它的门店介绍简直与一扫光如出一辙,宣称“尚海港是上海卡哇伊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知名休闲零食品牌”,就连加盟热线也是相同的。“这是因为一扫光负面消息太多,很多人在讨退款。”一位加盟商对记者说。新民晚报记者 夏韵 陈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