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沅陵县 > 正文

精辟典故 成语之乡(四)——出典在沅陵的成语考究

(接上期)

“夸父逐日”征服自然抱负宏伟

成语“夸父逐日”,也云“夸父追日”。中国上古奇书《山海经· 海外北经》:“[夸父逐日]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就是说:夸父与太阳竞跑,一直追赶到太阳落下的地方;他感到口渴,想要喝水,就到黄河、渭水喝水。黄河、渭水的水不够,又去北方的大湖喝水。还没赶到大湖,就半路渴死了。他遗弃的手杖,化成桃林。

《夸父逐日》是我国最早的神话之一,夸父是一位十分神奇的人物。他是一个善于奔跑的巨人,他与太阳“逐走”,敢与太阳决一高低,可以奔驰于天地,可以饮干大河大江,可以化手杖为桃林,真是气概非凡,本领非凡。这个奇妙的神话表现了夸父无比的英雄气概,显示了人类英雄突出的个性、勇气,显示了人类对自身不可动摇的信念。反映了中国古代先民探索、具有战胜干旱征服自然的抱负宏伟、意志坚强,敢于做力所不及的事情。晋代陶潜在《读山海经》诗中称赞说“夸父诞宏志,乃与日竞走”。

夸父虽然最后倒下了,但他顽强的精神却不死,在中国的许多古籍文献中,都有记载夸父逐日的相关传说。《辞源》注解:【夸父】《山海经· 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三)山名。山海经·中山经:‘夸父之山,其木多椶柟,多竹箭。’”中国有很多地方将大山叫做“夸父山”,以山纪念夸父,沅陵也为其中之一。

民国十九年版《沅陵县志》记载:“夸父山在县东一百八十里界首上,俗名铛架山,‘朝野佥载’载:夸父山,在辰州东,三石品立,锐数十仞,形如鼎峙。古老相传:昔夸父与日竞走,至此炊饭。此三石者,夸父支鼎之石也。‘水经注’沅水又东历三石涧,即此。”《沅陵县志》卷一:“夸父山在今五强溪镇柳林汊,山石犹存。”

在沅陵县东约180 里与常德桃源接邻的五强溪镇夸父山村的夸父山,俗名“撑锅崖”,由由匾担崖、锅儿崖、竹架崖三座崖石组成。三个石峰拔地而起,俨如古时架鼎的三块大石头,在石峰群里十分显眼。

相传,远古时候,在北方荒野中有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在山林深处,生活着一群力大无穷的巨人。首领的名字叫夸父,因此这一群人就叫夸父族。夸父族人心地善良,勤劳勇敢,过着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日子。

有一年,天气非常热,火辣辣的太阳直射在大地上,树木都被晒焦了,河流都被晒干枯了。人们热得难以忍受,夸父族的人纷纷死去。首领夸父很难过,他仰头望着太阳,立下雄心壮志,发誓要把太阳捉住,让它听从人们的吩咐,更好地为大家服务。族人听了,纷纷劝阻。有的说:“你千万别去呀,太阳离我们那么远,你会累死的。”有的说:“太阳那么热,你会被烤死的。”但是夸父决心已定,他看着愁苦不堪的族人说:“为了大家的安乐,我一定要去!”

夸父告别了族人,从东海边上迈开大步开始了他逐日的征程,向风一样追逐太阳。太阳化为一只三足金乌,在空中飞快地翻滚移动,夸父则在地上拼命地奔跑追逐。他穿过一座座大山,跨过一条条河流。

为了能有充足的体能,夸父出发时挑了一担炊具,带了三样东西:一口煮饭的大锅,一个撑锅的撑架,一把从方壶山上借来的巨大水壶。饿了,他就随地架锅煮饭,渴了,他就临江舀水举壶痛饮。就这样,他一直不断追着太阳跑。

终于,他追到沅陵境地时,天也快要黑了,太阳化为的三足金乌也跑累了,歇息在沅陵酉水边二酉山对面的山头蟠龙山,后来,人们就把那太阳化身的三足金乌歇息的地方叫乌宿(今二酉苗族乡)。

当夸父刚进入沅陵柳林汊时,见已离太阳不远了,夸父只要再坚持一口气,就可以把金乌捉住了。无奈他实在又饿又渴疲乏极了,见天快黑了,便甩下担子开始煮饭,担子刚落地,扁担被甩断成两节,立即变成形如扁担模样的崖石,此崖就叫“扁担崖”。他把“竹架崖”、“扁担崖”摆放好然后就在河岸上架起锅煮饭了。

夸父用水壶汲江水而喝,把沅河水喝去了一大半,留下了水浅浪急的十八个险滩。他只顾埋头喝水,不想饭开了,米汤溢出来,流到撑架底下,变成了米汤溪,在撑架脚边流淌。

夸父等饭熟吃饱后,起身准备继续前行时,再看日头已落山,金乌在乌宿休息了。他追赶不及,一天的辛苦,垂败于功成,夸父后悔莫及,加之实在太累了,气恼地一脚将铁锅踢翻,身体就再也支持不住了,扔掉水壶,一头栽倒在地,死在河滩上。

夸父临死时心里充满了遗憾,还牵挂着自己的族人,他抛掉手里的桃木驱邪杖,桃木杖掉入河里被水流走,一直流到桃源水溪的河洲上,这杖顿时变成了一片鲜果累累的桃林,为后来追求光明的人解除口渴,那就是现在的桃花源。

夸父死后,他的骸骨化为了沅陵的千万座岩山,他的经脉变成了沅陵九百九十九条溪河,他煮饭的撑锅架化为夸父山,经千万年日月风雨的铸炼,牢不可撼,永远地留在了沅陵,任谁也搬它不走。

夸父山石峰群拔地而起,错落有致,形成多条峡谷,有的绝壁陡立,有的柔媚多姿,谷距狭窄,谷底深渊,光线有强有弱,视域有宽有窄。游人进入谷内,步移景换,溪引人随,峰回路转,层层绝壁,似天门开合。走出峡谷,豁然开朗,映山红、樱桃花漫山遍野,一年四季花絮飘香。又恰似十里画廊,幽静而美丽,形成著名景区夸父山国家级森林公园。

千百年来,不晓得有多少人来这里瞻仰过夸父遗迹,从中领会感受夸父那种与日竞走,追赶光明的精神。后人有诗写道:“夸父西行逐日忙,桃源方出动饥肠。撑锅煮饭锅何在,留与今人说古荒。”沅陵籍全国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龙彼德就自称,他是从《山海经· 海北外经》所载“夸父逐日”夸父倒下的地方出发的,是像夸父那样一个新时代的逐日者。(向显桃 孙明汉)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