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深度报道】"田野乡间"的光荣与梦想--怀化市选调生现状调查

三月, 乍暖还寒, 寒意并未完全消退,但有一个领域的竞争已经悄然开始,热火朝天。3 月 10 日,湖南省 2016 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告正式发布,全省共计划招考公务员 7080 名,其中选调生 520 名。

选调生,是选调政治素质好、志愿服务基层的优秀大学毕业生到乡村工作,是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加强基层领导班子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选调生工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

怀化市, 地处大西南, 自然条件良好,但经济基础相对薄弱,发展程度与东部发达地区存在差距。但是,却有着这么一批甘愿扎根基层,为怀化基层的建设与发展贡献青春、挥洒汗水的人,他们曾经是天之骄子,他们或许放弃了很多,却依旧无怨无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选调生,今天,让我们走近他们,感受这些年轻人的温度与情怀。

美好的梦想,难尽人意的现实

“的确,我是很幸运的。 ”张业源说,“当初,很多同学还挺羡慕我的。 ”

张业源在靖州大堡子镇工作,任该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副科级,30 出头的年纪, 与同龄人相比, 已经很不错了。

两年前的 9 月,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接到通知,他在原来所在的乡镇等待靖州县委组织部的考察,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一次难得的提拔机会,下一站在哪还不太清楚。

一切都很顺利,他从原来所在的乡镇,来到了如今的大堡子镇工作。

这是他的一个拐点,但起点却还要追溯至 2010 年,那一年,他从湘潭大学毕业,研究生学历,专业是国际关系,本科所学专业是公共事业管理。刚刚年满 25 岁的他,本应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去往大城市,进入大型外资公司。但他却放弃了很多类似的机会,考取了选调生,毅然决然来到怀化,分配到了靖州,来到乡政府,做了一名普通的基层干部。

张业源老家在常德市石门县,为何来到怀化,他说, “怀化在全省来说算是比较偏远的地区了,我觉得刚毕业的大学生应该要到偏远的地方历练,这里可能更缺乏人才。 ”

憧憬满满,一腔热血。

可真正来到乡里,走进基层的时候,心里的落差却有些大。

“当时整个乡政府就 2 台电脑,从乡里到城里要 1 个多小时, 还没有水泥路。 ”

张业源说, “尽管有心里准备,但没想到有这么苦。 ”

刚开始的那几年,没有热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起初确实满怀信心,想发挥自己所长多为农村百姓做点事的他,在上班之后还是发现有很多不适,包括角色定位、文化习俗、语言,以及工作方法。

2010 年, 他 拿 到 手 的 工 资 只 有1100 元。

这一切,不仅是张业源,对于很多选调生来说,都是同样的情况,现实与憧憬的差距,多少影响了他们。

但困难只是一时的,外部条件的恶劣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他总是加班,书记不睡他就不睡, ”

张业源之前所在乡镇的同事曾韦军说,“经常加班到很晚,甚至通宵加班过!”

在乡镇,年轻人是宝贝,是未来,但也需要磨练、捶打。

在最美好的年纪选择了选调生这个职位,却并没有那么美好的开始。

我市很多乡镇的条件都很艰苦,地处偏远,经济基础相对较差,但随着近些年市委、市政府的努力,基层的条件得到了不断的改善。

在张业源离开原来乡镇的时候,乡里去县里的路已经是沥青路了,整个乡政府的干部职工几乎都有电脑办公,有了热水器,有了更多的文娱活动可以开展。

今年我市的选调生选拔计划 52 名,与往年大致相当,其中全国普通高校全日制应届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生 34 人,大学生村官和“三支一扶” “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 “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人员 18 人。在 2009 年 ,选调生政策作了重要调整,将由原来的清一色从高校应届毕业生中招考,转变为“主要从具有 2 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的大学生‘村官’及其他到基层工作的高校毕业生中招考。 ”选调生招考政策的变化彰显了中央从基层一线培养选拔干部的用人导向,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用人单位从基层一线培养人才的新机制将逐步建立和完善。

届时,又将有一批在最美好年纪的年轻人怀揣梦想来到基层,服务基层。

M2I%%X62GH2[9JB7@QE7DI4

“三联七到户” 活动在我市开展, 选调生钟慧林正在给所联系的农户宣传讲解惠民政策。(资料图片 )

最大的幸福,是得到别人的认可

钟慧林是 2013 年的选调生,会同县青朗侗族苗族乡人,在会同工作已经快 5 年了。2011 年 8 月,她考取了大学生村官,分配到了会同县连山乡大坪村。

2009 年就大学毕业的她,还在长沙某私立英语培训学校当了两年的英语老师。

“能考上选调生,得益于政策向基层倾斜, ”钟慧林说。根据中央选调生政策的调整,参加基层服务项目、符合选调生条件的往届高校毕业生也可以报考,以往却只能是应届毕业生。这样,才给了像钟慧林这样的往届大学毕业生考选调生的机会。

作为女生,来到基层工作,困难更多,更不容易。2013 年,考取选调生后她仍然被分配在会同县连山乡人民政府,负责办公室秘书、组织干事等工作。

由于大学生村官她就在这里工作,选调生对于她来说,只是身份上的转变,工作内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如今,她已经在乡镇呆了 5 个年头,现在乡里的同事、 村里的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她为“小麻雀” , 因为她一张娃娃脸, 平时总是“叽叽喳喳” 有说不完的话, 有使不完的劲儿,脸上总挂着微笑,显得乐观向上。

“这些年,我用知识、青春和热情服务了很多群众,也学到了很多收获了很多。 ”钟慧林说, “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得到别人的认可。 ”

“小麻雀”如今在连山乡渐渐有了名气,村民们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热心、爱帮助人的小姑娘。

踏实认真,勤快上进,是钟慧林的领导和同事给予她的评价。

最近,钟慧林正在忙基层党建的工作,由于现在的基层党建工作越来越规范化,她一个村一个村去指导。

“基层党建工作是一项基础性工作,固本强基,规范提质,怠慢不得,马虎不得, 尽管很累, 但却值得。 ”钟慧林说。

谈到在基层工作的经历,来自洪江区的陈昱霖感触颇多。她是 2012 年的选调生,由于就是洪江区人,她被分配到了洪江区常青乡(现已与洪江区桂花园乡合并)工作。

“当初选择回来,一是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小孩,二是我对家乡的发展总是抱有一种期待,我该为家乡的建设做点什么,哪怕很渺小。 ”陈昱霖说。

当初,她从湖南科技大学毕业,学的是英语专业,过了专业八级,专业水平在同学当中出类拔萃,却放弃去大城市深造发展的机会,回到了洪江这座小小的山城。

“有时候压力很大,工作量太多。 ”

陈昱霖说, “当初学的专业知识和工作几乎没有关系,很多都要从头学起。 ”

乡镇工作加班是常态,陈昱霖也不例外,在某个特殊时期,为了完成任务,连续几个月加班了,有时加班到凌晨 1点。

在乡里,她主要负责安全生产、统计和协助办公室的工作,但综治、计生、人大等工作有需要的时候,她也得去帮忙。在乡里,她逐渐锻炼成了一名“多面手” 。

工作之余, 她热爱跑步, 也练习瑜伽、书法、古筝,在领导和同事眼里,她一直都很优秀。陈昱霖说, “尽管苦了些,但却很有意义。 ”如今的陈昱霖,已经调到了洪江区工委宣传部工作,工作量一点没有减少,同样是那样的忙,但却一点都不后悔,她感谢选调生那几年对自己的历练。

)BDD93KA)LKPQCB6I_)AK7E

钟慧林正在接访群众。(资料图片 )

IXFB(]}K`MS@$4H`TOTC~OE

选调生陈昱霖在农忙时节,来到田间地头,帮助村民干农活。(资料图片 )

陈昱霖告诉记者,苦的时候、熬不过去的时候总是有的,完全不后悔是不可能的,但绝大多时间是不后悔的,是值得的。

“小麻雀”钟慧林也是同样的观点,苦中有乐,乐在其中,无论在哪里工作,关键还是要看自己,勿忘初衷,方得始终。

对于很多选调生来说,刚开始的基层生活与工作,都是不适应的,有自己的困惑。如果是分配在自己家乡所在的乡镇,情况稍好一些,没有语言、饮食等生活习俗上的差异,但对于像张业源这样的外乡人,就会面对这些困扰。

在靖州工作了快 6 年了,张业源口音里多少已经带有些“靖州味道”了,却还是说不太好。

这只是其次,最苦恼的,是和群众打交道,处理具体的矛盾问题。

“这真是很为难,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给村民调解纠纷的场景,说实话,我紧张极了。 ”张业源说,“因为这些东西是从课本里永远学不到的,加上我又是外乡人,更不占优势。 ”

一次次调纠,一次次接访群众,一次次下村,才渐渐让张业源习惯了起来, 原来, 口音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颗真诚的心,是一份帮助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的诚意。

“开始确实有过放弃的想法,觉得自己可能并不适合这里,专业也并不对口,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不应该放弃,越是基层越是艰苦就越是能展现自己的能力。 ”张业源说, “基层工作虽然繁琐,但基层也有自己可爱的一面,比如人际关系淳朴,同事同吃同住,关系融洽,像个大家庭,所以如果真的哪一天离开基层,还会感到不舍。 ”

同样来自靖州的选调生梁香,目前在寨牙乡工作,最近她正在忙着异地扶贫搬迁的工作。

“老百姓不理解,我们就一次又一次的上门走访,总有做通工作的那一天。 ”梁香说。 “如今,扶贫工作已经进入攻坚阶段,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早日完成预期的目标。 ”

才考上选调生的她,来到乡镇就负责扶贫工作,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选调生是公务员的一种,录用后直接为公务员编制。在外人看来,认为他们能够披荆斩棘,是很大的荣誉与幸运,但其中的很多辛酸与苦恼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晓。

来自鹤城区黄金坳乡的选调生李胤君,如今也依旧扎根在基层,在乡镇工作的 5 年多,她选择了坚守,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很不容易。如今她已经是一个 1 岁孩子的母亲,当问到如何对待自己目前工作的时候,她只回答了两个字——“坚持” 。

146(80ZL1GO93UYTI~WT8N7

如今已经调到靖州大堡子镇工作,曾经是选调生的张业源,正在检查村级党建工作。(记者 朱帅 摄)

有梦想,在哪里都会成功

在社会上或许有人有这样的认识,认为能够在外部竞争这么激烈的情况下,从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考取选调生,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可是,在体制内的竞争更加激烈。

选调生区别于公务员,有人认为,选调生的晋升更快,其实不然。

真正能够得到提拔的, 毕竟还是少数。

根据公务员法和选调生的相关文件要求,提拔一般都有年限要求,而且,并不是到了年限就一定能够提拔。

目前,我市对于选调生的培养与管理很重视,会组织定期或不定期的培训,以提升他们的政治素养和工作能力。

“选调生到基层工作,最重要的是锤炼,锤炼自己的灵魂,并且不断的熟悉基层的业务,给将来的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一位在县里常年负责选调生工作的干部说。

张业源刚去乡镇工作的时候,当时的镇党委书记杨智勇对他很照顾,对于他,只要有锻炼的机会就会让他上,无论是办公室、综治、计生,还是党建,都让他熟悉了解基层的相关业务,在这几年,他成长的很快。

“没少挨书记骂,当初还挺不好受,但现在想想,真是很感谢他的。 ”张业源说。

选调生是省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放到基层锻炼,人事权归省委组织部管辖,委托接收单位进行考评。各县市区组织部会定期对分配在各乡镇的选调生进行谈话,并统一进行考核。

选调生有时会被借调,也是一次学习锻炼的机会。钟昱霖就有过借调的经历,2013 年 5 月,她被借调在洪江区工委办信息室跟班,是年 9 月参加了市委党校的选调生培训班,在 10 月份,得到了去省办信息室跟班的机会,在省里跟班期间,她获得了优秀学员。 “获奖是意外的,更为重要的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钟昱霖说。

“一直以来,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回头一看,原来也还有点小故事的。 ”陈昱霖面带微笑的说, “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多做点也没有关系,付出总会有回报的吧,走得快不一定就是走的好的,我想我要的,时间最终应该都会给我吧。 ”

陈昱霖也经常提醒告诫自己,“认真工作,低调做人” 。

在乡里,“小麻雀”钟慧林学到了很多,乡镇工作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清闲,只是看看报纸喝喝茶,而是一家一户走出来、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做出来的。

对于有过大学生村官经历的选调生而言,今年又传来一个好消息,省委组织部下发的《关于认真做好从乡镇事业编制人员、优秀村干部、大学生村官中择优选配乡镇领导班子成员工作的通知》 (湘组〔2016〕9 号)文件, “三类人员”将有机会通过考试的方式选配进乡镇领导班子,3 月 19 日,我市各县市区关于从“三类人员” 中择优选配乡镇领导班子成员的考试顺利进行。

早在 2000 年,中央组织部就发布了《中央组织部关于进一步做好选调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培养锻炼工作的通知》 ,对进一步做好“选调生”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大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力度” ,并号召“全党都要关注青年、关心青年、关爱青年” 。经过多年实践,选调生已成为一个优秀“品牌” ,越来越受到各级组织和用人单位的欢迎,逐渐成为干部队伍的中坚力量。

目前,我市仍有成百上千的选调生坚守在工作岗位,亦有很多从选调生岗位走出来的领导干部,去到了其他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民社团工作,依旧为党和国家的事业在贡献自己的力量。

坚守基层的选调生,我们应该给他们点赞,未来属于他们,实现梦想的路上,无论在田间地头,还是在办公室里,最为重要的还是那颗不变的初心,回到最初的梦想,希望在田野上,更在他们的心间。

只要有梦想,在哪里都会成功。(记者 朱帅)

责任编辑:大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