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沅陵县 > 正文

【读二酉 说沅陵】高山仰止 天下二酉

编者按:沅陵文化底蕴厚重,历史悠久。二酉是其标志,读懂二酉,方晓沅陵。二酉藏书,世人崇拜; 二酉是书,久久耐读!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媒体要说好中国故事。同理,《读二酉说沅陵》栏目就是要说好沅陵的故事!不管是故事的沅陵还是沅陵的故事,其内涵无非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五位一体。结合怀化市“一极两带”发展战略和沅陵“一带三园五区五县”发展规划,本报推出《读二酉说沅陵》专栏,重点挖掘沅陵厚重的历史文化,重点报道沅陵的文化旅游、城镇建设、特色产业、特色产品以及沅陵人民在追求“沅陵梦”、“中国梦”征程中的鲜活实践,为加快沅陵脱贫攻坚和全面小康建设,促进沅陵全面发展提供正能量。

高山仰止 天下二酉

如果说张家界以其神奇的自然景观让人叫绝,那么,沅陵二酉山则以其沉甸甸的文化内涵令千万人神往。

秦朝最大“藏书馆”

二酉山坐落在沅陵县城西北15 公里乌宿村,因酉水和酉溪在此汇合而得名,亦因成语“学富五车,书通二酉”典出于此被收入《辞源》而闻名。

二酉山不高,东、西、北三面环水,因为峭壁悬崖,群峰面照,重山嵯峨,山势峭耸的缘故,显得特别雄伟。因为山梁起伏,状如书页,所以又称万卷岩。

处在半山腰绝壁上的二酉洞是二酉山的精华所在,又名妙华洞,意即收藏精妙绝伦中华文化的地方,为古藏书处。洞宽约6米,高约2米,外洞深约10米,洞厅里有两块岩石,一块矩形石台,是从洞顶撬落下来的,相传是古人读书用的,另一块岩石是原始的,形如菩萨,人称菩萨岩,上面凹凸不平,像是若干小尊佛刻,因年代久远,已无法辨别是人为雕刻还是天然生成。洞的外形有如“酉”字天然生成。就是这么一个平淡无奇的洞,却成就了传承中华文化的使命,成为儒家文化和中华古文明的摇篮。

《郡国志》记载,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 年)采纳丞相李斯建议,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凡博士官以外所藏《诗》《书》《百家语》,均在焚烧之列。有敢谈论《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灭族,官吏知情不举者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者判黥刑。一时之间,全国上下到处浓烟滚滚,秦前文化面临绝灭。这时,朝廷博士官伏胜为拯救中华文化,冒着诛灭九族的危险,领着家将伏安,偷偷将千卷书简运出咸阳,择地而藏,车载船运,历尽千辛万苦,船至二酉山下,选中了二酉山半二酉洞作藏书之处。直到秦朝灭亡,才将全部藏书启出献汉。

伏胜为什么会选择二酉山作藏书之所呢?其实,伏胜偷运禁书出咸阳之时,也不知要将书藏于何处才安全。“……入溆浦余澶洄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猿穴之所居。……”楚国三闾大夫屈原的《涉江》给伏胜以启示,只有选择猿穴所居之处躲藏,才能逃过秦国的耳目。于是伏胜同家将伏安将书从渭河的船上搬运到牛车上,取道终南山后,入汉水南运而来。

一路南来,伏胜的思绪也变得明朗起来,藏书之所已了然于胸,那就是《庄子》上讲的在荆楚的酉水河岸,有一个叫乌宿的地方,那是太阳休息的地方,金乌每日巡毕周天,就到那里安眠,所以叫乌宿。更有传说黄帝曾在此藏书,尧舜时期的善卷为了“避让王位”而西来二酉山中,专门守护黄帝在此藏的书,并传于当地百姓,教化蛮愚。这二酉山不正好为藏书之所吗?伏胜主仆二人日夜兼程,不辞辛劳,终将千卷书简藏于二酉山二酉洞中。

文化圣山万人仰

二酉藏书的记载与传说,成就了一座名山。二酉藏书,意义非同寻常,正是二酉藏书才使得秦前文化得以薪火相传。

正因为此,汉高祖刘邦在获得伏胜所献大量秦前书简时大喜,亲自将二酉藏书洞封为“文化圣洞”,二酉山立为“天下名山”。从此后,二酉山二酉洞就成为天下圣迹,成为读书人毕生向往和追求的地方。以后历朝历代文人墨客,前往二酉拜谒更是络绎不绝,留下了大量的诗词文章。山上一度建院立阁,修堂造亭,香火旺盛。为纪念伏胜修建的伏胜宫和为保护二酉洞修建的藏书阁就是典型的建筑代表。非常遗憾的是,因水上交通渐渐被陆上交通取代,老式交通被现代交通所取代,沅陵落后了。加之因年代久远,山上的亭堂院阁均遭毁坏。现仅在山顶善卷堂遗址旁保存着一块“二酉名山”残碑,在山半石洞下方,留有原京师大学堂(1912 年改名北京大学)总监督、湖南督学使者张亨嘉于清光绪六年(1890 年)二月所立的榜书碑刻“古藏书处”。

所幸的是,二酉藏书传奇的故事及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引来无数人万里朝拜的同时,也引来了大批投资商争抢二酉山的开发。目前,在沅陵县委、县政府和旅游主管部门的指导下,沅陵二酉山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投资开发按可比价值计算已达5000 万元,已被毁坏的藏书飞阁、仰止亭、伏胜殿、书天门、黄妙天等已恢复,未来还有大量古建筑也将恢复再现。

除了二酉藏书使二酉山成为天下圣迹而被人朝圣,成为知识、智慧的代表外,善卷堂和仰止亭的建设把“德”文化推向了极致。据史料记载:“善卷,枉渚人,帝尧时最有学问的人。帝尧南巡时,拜善卷为师,成为一代贤君。帝尧死后传位于舜,舜以为善卷是帝尧老师,比自己有能耐,欲让贤,请善卷当皇帝,善卷不受,先居武陵(常德),后居沅陵的二酉洞,八十而终,黎民感恩戴德,厚葬于山之巅”。宋真宗时,辰州通判欧阳陟敬慕善卷,上奏朝廷:“善卷有功于民,应予祠祀,以示崇德报功之意”。真宗诏许,下旨在二酉山巅立善卷堂,封善卷墓,建仰止亭。亭名“仰止”,源于“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一句。意即善卷的德行像山一样高耸在上,再也没有人能超过他,这是二酉文化内涵的另一至高无上境界。

二酉山既是智慧之山,又是道德之山,两者都被推向了无与伦比的极致,合起来,才叫“二酉”。“德为才之帅,才是德之魂”。难怪不少海内外同胞来二酉山进行文化朝圣,接受二酉“德”文化的洗礼。难怪每至逢年过节或学生升学季节,山下方圆百里苗家、土家父母总要携儿带女爬爬二酉山,烧烧香以感沾二酉灵气,过过发蒙节。

二酉山下“教授村”

二酉藏书成就一座名山。几千年来无数文人墨客、达官商贾川流不息于二酉山,写下的成千上万首诗词歌赋、赠语门联,不仅一脉相承创造了新的文化,也极大地带动了当地文化的发展。更受伏胜对知识的追求和保护的精神所影响,一辈又一辈乌宿儿女争相崇学求学。即使是普通农人都有一个理念:“养儿不读书,不如养头猪”。在这种风气的带动下,二酉山下的乌宿村也就成为一个出知识出人才的地方。特别是近几十年,这里走出去了67 名在全国甚至世界都有影响的教授、专家,成为闻名遐迩的“教授村”。

说起“教授村”,不能不提到龙盛恒。1937 年,乌宿小学增设高级部时,龙盛恒出任校长,致力改革学校旧制。这时期,大批知识分子、教授来乌宿避难,凡有学识专长的,均先后受聘于乌宿小学任教。一时良师汇集,人才荟萃,促进了乌宿教育事业的兴盛,入学人数成倍增加。在这里就读的学生,不仅是来自远近百里的山村,还有来自上海、杭州、北平、南京、武汉、长沙等地的学生。校舍不足,竟连附近的庙宇、教堂都成了课堂。乌宿教育,经龙盛恒管理,学风大盛,学校教学质量日高,声誉斐然,为乌宿日后人才的成批涌现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全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也曾在少年时随父母到沅陵避难,就学于二酉山下的白田雅礼中学,并从这里考上大学。“故土”难忘,2005 年,厉以宁、何玉春夫妇捐款50 万元,帮助乌宿小学建成一栋五层教学楼和一栋宿舍楼,改名宗琳小学。厉以宁还发动儿女为山区教育献爱心,先后捐给宗琳小学50 台电脑、10 台电视,2007 年在全县率先开通网络教学。

解放后,从乌宿村里走出来许多闻名于世的专家教授。像在世界上颇有影响的华南理工大学外语系主任、教授彭文明;彭德怀在抗美援朝时的英文翻译彭文汉;西安航天科技第六研究院、第八研究室副主任,专门研究火箭大推力发动机,“神六”载人航天飞行的重要功臣陈建华;小浪底工程建设总工程师孙国纬等。

千百个冬去春来,无数天南海北的文人志士一辈辈朝山而来,而一批又一批的苗家、土家子弟从二酉山脚又向远方走去,形成了耐人寻味的二酉文化现象。在古有“千年平蛮”、后有“百年匪患”的湘西,奇迹般的出了这么多教授、名人、学者、将军和官员,难道不是二酉山灵气的福音?正所谓:高山仰止,天下二酉。(刘忠维 王德宝 李青松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