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新闻 > 靖州县 > 正文

踏平渠江波涛 圆梦飞山林海 (下)

靖州至会同县城一段渠江水路,河道宽畅,水流较缓,放排比较轻松。会同以下河道,高山狭谷,礁石密布,水势汹涌,使人不寒而栗。渠江最险恶之处,要算洞头塘至漠滨一段,十余里的水路,计有大小险滩二十余个,最危险是流瀑滩,顾名思义,此处如飞流的瀑布,江水奔腾汹涌,涛声如雷,数里之外也能听见。秋冬枯水季节,这里浪高三尺,春夏汛期,大浪更是高达丈许。

每到这里,棚排头师傅要我们将木排加固,绑好横担木,防止大浪使木排重叠夹伤人,并准备好救命绳,以防被大浪冲倒, 还要将被服衣物、 食品挑放上岸,然后在木排前头摆上供品,叩头膜拜,虔诚祈祷山神土地、河神菩萨显灵,保佑我们下滩平安。

一九七二年秋季,我们放排经过流瀑滩。当时浪高三至四尺,白浪滚滚,涛声轰鸣,木排跑马射箭般从桃花溶飞流直下,乘风破浪疾速前行。左边双手握柖,马步桩站立,双眼瞪视前方,蓄势待发者是我,右边力挽狂澜正在奋力扳招者是靖县新厂知青李任华。照相的系靖县文化馆杨文基老师,当年随木材流送队伍渠江采访,站在左岸悬崖上拍照。

放排生涯中,我们曾经多次江中遇险,死里逃生。记忆犹新的有三:其一,早春三月,春寒料峭,放排至会同县客寨坝,由于河水上涨,漫过堤坝,淹没了船排过道口的标墩,雨雾蒙蒙, 茫茫一片, 木排没有对准过排(船)

滑道,当排头即将掉落壁陡的大坝时,头工们惊呼一声“拐嘎场”! 一齐狂奔到排尾跳水逃命。为了减少阻力加快游速,避免被流水冲落坝下,我们泅水中抛弃了雨鞋、雨衣、棉衣、绒裤,当魂飞魄散游到岸边时,每人只剩下了内衣短裤。

其二,木排经过正在修建的托口螺丝塘电站大坝时,由于大坝尚未合拢,缺口狭窄,水势汹涌,每人单放一挂排下滩,颠簸忙乱之中我的大腿不慎踏入排档, 竭尽全力也拨不出来。木棑失控,我疼痛难忍且心急如焚,万般无奈,只好忍痛就势坐在木头上保存体力,木排在撞上挡江岩之前,倒卷的大浪使木排剧烈颠簸闪动,我趁机将大腿抽出,趁着木排飞流直下的惯性一跃而起,跳到一丈开外的挡江岩上卧倒,两岸修坝民工见状一声惊呼 ! 而木排则在礁石脚下顷刻四分五裂,形同一堆麻杆。

其三,木排进入沅水抵达洪江时,天已傍晚,我们原计划在洪江上游三华里的大湾塘停排过夜,始料不及洪江巫水河暴涨,水大流急木排停泊不住,似脱缰之马黑夜在洪水中漂泊,凶多吉少命悬一线,我们将马灯挂在竹篙上,八人在排上齐声大喊救命……现在回想起当年的危急情形,还心有余悸感到后怕 ! 所幸每次遇险,最后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冥冥之中,似有神助,遇险消灾详情,容当后述。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古往今来,渠江济世载物,滋养哺育了湘黔桂边境数百万苗、侗、壮、汉各民族优秀儿女,也发生过多少船毁排散,人员伤亡的悲剧。

山不转水转,世道无情天有灵,渠江之水流淌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竟给知青带来了机遇,一九七二年冬季,靖县木材公司从放排、采育的临时工中招收熟练工人,有四十多名知青转正成为职工,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后调林业局工作。但是许多放排知青由于家庭成份高,或错过招工时机等原因未能如愿转正。

“当个扒排佬,还要成份好 !”背负原罪未能转正的知青发出无奈的感叹和呐喊。

磋砣岁月荒唐事,我也为他们感到惋惜和不平 !

沉舟侧畔千帆过, 改革换来艳阳天,甚幸苦难已成为过去 ! 但愿子孙后代莫步我们青春苦难的后尘 !(李寿如)

责任编辑:大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