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法在线 > 政法动态 > 正文

走进边远派出所系列报道十一——瑶乡“首府”派出所的那些人、那些事

12月18日,市局调研组一行走进最大的边远派出所——辰溪县黄溪口派出所。该所辖六乡一镇(后塘瑶族乡、苏木溪瑶族乡、上蒲溪瑶族乡、罗子山瑶族乡、龙头庵乡、仙人湾瑶族乡和黄溪口镇),驻瑶乡“首府”黄溪口镇,是辰溪管辖面积最大的派出所。黄溪口镇距县城72公里,为辰溪人口大镇和经济大镇(片区人口12万,镇区人口2.4万),被省政府确定为城镇建设第三轮示范镇,2014年被中央部委确定为“全国重点镇”。

1

黄溪口所有民警18人(社区民警6人),协警7人,教导员张建全(主持工作),副所长杨向东,该所2013年被评为全市优秀派出所。18:120000,万分之一点五,在黄溪口派出所,这个悬殊比例的最终精算结果是“平安”。在这平安背后,没有大案纪实可以讲诉,有的只是镜头里那纯朴、从容的面容,那一串串守护平安、服务百姓的坚实足迹。这是市局“走基层、边所行”调研的最后一站,在这里调研组一行见证了我们基层民警从警路上的酸甜和苦辣,感受了人在警途的充实和满足,也看到了铮铮男儿的泪飞如雨,在这里,有着他们太多的记忆,记不清多少次走访于山乡村野,沐风栉雨,行色匆匆;多少次奋战于破案攻坚之途,披星戴月,觅迹寻踪;多少次置身于纠纷争斗中心,临危不惊,解危纾难……

黄溪口“六老”

米长征、谢申全、刘远兵、舒平、田方佳、汪由清是黄溪口所的社区民警和户籍民警,六人年纪均在51岁以上,从警均在28年以上,且大都自入警就一直在黄溪口片区派出所,被称为镇所“六大长老”。在我们交谈中,老民警们深深流露出对这方热土的挚爱,对这支警队的眷恋,谈及经历自豪欣慰,谈及往事难掩热泪。

2

米长征,上蒲溪乡社区民警,51岁。“说实话,我们最怕的就是过年,28个年我们几个本地人都是在所里值班过年,印象中好像没过过几次平静安稳的年,大年三十夜出警的记忆太多了。就说这两年吧,大年三十大概下午7点左右,在后塘乡一个70岁的老人因为上门讨债被一年轻人打伤,我们赶到现场,联系好相熟的医生来救治,安顿好老人,全部处置完回到所里已经是11点多了。大年初一,一位卖饲料老板下乡收账,发生纠纷打架动起刀来了,我们赶了30多里山路前去处置,回来后也是晚上10点多了。那天下午,所里这边的人又接到一警情,还是因打架聚集闹事,全所值班人员都过去处理了,也是10点多才回来,等大家晚上碰头了才知道这大年初一的夜饭我们都没来得及吃。大年初二,在黄溪口街上的舞厅几十个年轻人又打群架,三个村的村干部和我们四个民警都去了,持续处理了两三天......说实话,我真希望过年能下大雪就好了,这样年轻人就不会聚集,人们也不外出,打架滋事的也就少了。”

谢申全,龙头庵乡社区民警,57岁,曾被评为怀化市十大新闻人物,是一名老典型。“今年大年三十下午五点半,接到后塘岩门村一村民报警,称在大马路上被打劫手机被抢。我当时不当班,在家正准备开餐了、接到所里值班的民警打来电话,我说等我先扒两口饭,小王说老哥你赶紧来,搞不赢了。我丢下碗筷就赶了过去,到现场后初步查清是一醉汉因喝醉酒和一骑摩托车青年发生冲突,两人相互推攘醉汉自己弄丢了手机后报警。查清不属于刑事案子后,为进一步核实,我们几个又打着手电寻找手机,远处迎接新年的鞭炮已响起,火树银花已经照亮天空了,我们还顶着寒风细雨继续找手机,全部处理完回到家已是凌晨一、两点了,这一干就是从2013年干到了2014年。”

3

舒平,仙人湾乡社区民警,51岁。“那是2009年大年二十九,当时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夫妻打架丈夫杀妻,下午接警后,天还下着大雨,为搜寻线索、巡山追逃,大冬天的身上衣服都是湿了干、干了湿,根本就顾不上会不会感冒、是不是过年了,只想着尽快抓到嫌疑人,一直忙活到隔年的大年初一凌晨2点多,才抽空到家里打了个转。2014年大年初三,连着出了三次警,其中一次是婚姻纠纷引起的,双方家族都来了5、60人,那一忙就是一天,哪里还想得到这会是过年呢”。

刘远兵,罗子山乡社区民警,58岁。老刘拄着一根用树枝削制的拐杖,行走不太方便。2012年9月,骑摩托下村搞无图像人员清理工作,在一个弯道被占道行驶的农用车挤下了山崖,左腿摔伤四级伤残,至今部分仍没有知觉。老刘说,“我在罗子山20年了,这干乡村警察没有什么太高奢望,守好一方平安就是最大心愿,还能得到老百姓认可就是最大满足了。我们罗子山海拔高比较穷,至今还有4个村没有水泥路,这腿受伤后,我走山路不太行了,拄着拐杖走,走得慢些老百姓也不从怨我。说真的,罗子山虽然穷,但老百姓太好了,那年我受伤在怀化535医院住院,群众知道消息后,自发组织包了两台大车,每个村都派了几户代表来怀化看我,家家户户都托这些代表送了好多土鸡、鸡蛋、腊肉,我住院的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有乡邻、朋友来看望,我只是一个农村警察,没有能力做什么大事,可是......老百姓真是太好了”。说到这里,老刘已是声音哽咽,不断抹起了热泪。“我住院休养了2个多月,我想回来上班,尽管医生说还需观察,但我真的想念这里,想念罗子山。我们罗子山有60个五保户,其中20个是残疾人,生活很困难,我一年一次报告,一共6份报告,给乡上、县里,反映特困户的生活困难,陪着群众一起找民政帮他们办低保,就是想着我穿这身警服去政府办事多少还是有些方便的,这些群众真的好可怜......”(再度抹泪)老刘说,岁月不饶人,我也老了,我很想能带出一个徒弟来,罗子山是瑶乡,这里的山山水水、风土习俗我都很熟悉,七姓瑶很多复杂的习俗,像进乡找头人、进门三杯酒等等,如外乡人来不了解很容易会误事的,我想把所有的都教给徒弟,不能等我退休了让罗子山空了啊。

4

田方佳,后塘乡社区民警,51岁,从警28年。老田谈及家人时热泪不止,“在农村当警察,收入不算高,养家真不易。我们农村人对工作实实在在,尽管是在家门口平时也很难顾得上家。我想女儿能当个协警,她不肯,她一直对我这当爸爸的很抱怨,她说你把我生在这样的家庭,条件差我不怪你,但你们当警察的总是忙,你有认真管过我吗?若认真关心我,我怎么会是这样?你们当警察的就不配有儿女。现在她外出打工去了,想起她我就觉得好愧疚......”

汪由清,黄溪口所户籍民警,51岁,84年警校毕业后一直在黄溪口片区工作。“干户籍工作14年了,没有休过假,不是不想休,是因为户籍这一块确实离不开人(系统指纹认证),如果老百姓来找不到人,办不了事怎么办呢?黄溪口片区大,有的群众过来一趟来回车费可能就要20来块,若因你不在浪费这20来块钱,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知道离不开也不想跟局里提了,到了这个年纪,只想守好这一班岗,休不休假的也不在意了”。

真心换真情

民警覃生亮对我们说,“少数民族同胞的感情是很淳朴的,一旦把你当成朋友那就真是他们的朋友了。2012年,在加油站前面不远处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我们3个民警赶到现场后搜山搜寻嫌疑人,在农田里干活的村民看到我们得知情况后,自发地跑回村里通知了30多个村民帮我们一起搜捕、守口,当需要钻灌木丛时,老乡硬是不让我们上去争相抢着上前,说是怕挂烂了我们的新警服,那情形让我们这些男子汉的眼泪都噙在了眼角边……”

苏木溪乡社区民警龚元洪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在苏木溪小学有个九岁的小女孩小云,母亲患有精神分裂症,找不到亲生父亲,外公去世后母女相依为命,靠政府和乡邻资助为生。因没有亲生父亲一直上不了户口,只能在学校走读。在县局同事的帮助下破例为她办好了户口,送户口本到小云手中时,小云嚎啕大哭,说谢谢警察叔叔,我终于有户口了,不再是黑户了,想起来都有流泪的冲动。龚元洪提出了一个小小请求,能不能帮助呼吁下对苏木溪小学资助点衣服,这里真是太穷了,好多小孩子到现在都还没有棉衣、还穿着单鞋……

在罗子山,老刘想搭我们的便车去总山村一趟,为70多岁的米庆汉老人送点药下去。米庆汉老人去年不慎从坡上摔下,摔断了腿脚在床上躺了好几月,他家里条件很困难,是村里的特困户,老刘得知情况后,凭着一己微薄之力帮衬着这个特困家庭一把。到总山村再翻过两个山坡,老刘拄着拐杖小心翼翼的在黄泥路上前行,米老汉的小孙女远远看见老刘兴高采烈地迎了出来,米老汉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迎出了家门,他告诉我们,“去年冬天,我摔伤了他专门到医院来看,我家里困难,他总是关心我,我买不起医院的拐杖(200多块钱),远兵就把他自己的那根好拐杖送给我了,你看他现在用的都是一根棒棒,感动啊。他当时帮我在城里办低保,那时都下着雪啊,他拄起个拐杖还到处跑、找人找门路,好人啊。我们相识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他了,真是好人啊”。说到这里,米老汉翘起了大拇指,眼泪禁不住就流淌了下来。看到老人家非常困难的条件,黄副主任当即决定送上两百慰问金,老人泪流不止,老刘也是泪流满面……

所里这些年轻人

黄溪口中心所12名民警,除教导员张建全是70后外,包括副所长杨向东均是80、90后。年轻人充满活力,青春飞扬,战斗力强。在这个拥有12万人的辖区里,随时随处都可以见到他们忙碌的身影,在这里,他们经历着,也成长着,有态度,也有行动,他们用青春照亮了边镇的每一个角落……

谈到黄溪口所的这些人、这些事,教导员张建全动了感情,想着过去的一年,他总觉得对不住身边出生入死的人,在心里深深地刻录了下来,记住大家的好,更是尘封自己深深的愧疚。

几位老民警都跟我说能不能调个年轻小伙子给他们当徒弟,可是现在所里人手这么紧张,事又这么多,我拒绝了。这事我一想起就愧疚得慌,我也知道他们是为了所里的长期持续发展,是为了这一方平安,几个老民警从来不向所里提要求,这提了一次,我却……

副所长杨向东办个案子熬了四天四夜,回到所里时已重感冒的他请求休息一下。因当时还必须到城里去处理善后事宜,我狠了狠心没批,他便一直咬牙坚持。他从不请病假的,就请了那么一次,我还……

所里的年轻人工作激情很高,每有出警都是抢着要出任务,有同志讲我偏心,总是点几个熟手不点新人,我也知道年轻人必须要多经历才能快成长,要多鼓励大家的积极性,我却……也许真是因为自己只考虑用着顺手,没考虑保护大家的激情吧。

黄溪口镇看着像是个小县城,辖区内仅宾馆就有16家,还有各种KTV、酒吧、舞厅、溜冰馆,消防压力真的好大,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这好些娱乐场所本不符合消防要求没有资质,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又一直存在,尽管我们加大了巡查力度,但天灾无算,万一哪天突发一把大火,那我作为所长、消防责任人,真有可能是要坐牢的,还要连累所里一帮兄弟。每每想到这些,头疼得都睡不着觉啊,有时想想,我能力本事太有限,县局把我免了都行,别砸了黄溪口派出所的牌子,别连累了这一帮兄弟。

离开黄溪口所前,张建全专门带我们参观了派出所已经建好待搬的新院子,院内的场坪足有两个篮球场大,三层办公楼看着宛如别墅一般,办公区、办案区、生活区、文化休闲区、健身区、储物区等规划得井井有条,功能十分完备,各类办公桌椅、制式铁床、内务柜等都已经到位,民警的阅览室、休闲室、健身房等都已在逐步布置,看着像是一分局机关。调研两天,此刻张建全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说“黄主任,等我们搬进去后,明年你们一定要再来看看啊!”

至此,市局“走基层、边所行”调研活动已全部结束。回望此行,那一个个动人心弦的诉说仿佛还在耳边萦绕,那一次次的泪流满面仿佛还映在眼前,此刻,让我们面向深山敬礼,面向大江敬礼,向那大山深处坚守清贫默默奉献的蓝色徽章敬礼,向那把火热青春无限激情融入这一方平安的金色盾牌敬礼。莫要问,他们是否不够伟大,莫要问,他们是否过于平凡,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初心是对入警誓言“四个忠于”的不懈坚守,始终是对社会安宁祥和的孜孜追求,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坚守和追求,让平凡得到升华,让平淡充满奇迹,他们的足迹、声音、身影足以穿越时间的洪流。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