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法在线 > 政法动态 > 正文

走进边远派出所系列报道十——守护在“鸡鸣两省五县”之地的派出所

12月16日,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蒋爱国率调研组一行走进怀化市最西端派出所—新晃县凉伞派出所。凉伞所辖区三乡一镇(凉伞镇、黄雷乡、茶坪乡、凳寨乡),地处“楚尾黔首”,湖南人头形版图“鼻尖处”,是湘黔边界五县(天柱、镇远、玉屏、三穗、新晃)民族贸易中心和物资集散地,素有“脚跨两省,鸡鸣五县”之称。该所现有民警5人,协警6人,所长黄九明,教导员周巍巍。

新晃1

从县城到派出所,60余公里的崎岖山路,随处可见塌方修路、危岩突兀,一路颠簸向前,车到凉伞镇,眼前的派出所却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简陋,一栋崭新三层小楼显眼的立在乡镇中心位置。黄九明所长早早率所里一众战友等候在那里迎接我们,初见蒋主任,所长略显激动,紧握双手,脱口而出仍是一声“局长”,兴奋地要带“老局长”看看凉伞所的新面貌新变化。

凉伞所新楼建于2011年,三层小楼600多平方米,配套建设有食堂、篮球场、自来水塔等设施,整个小楼不仅显得整洁利索、规划有序,且各项设施也透着浓厚的现代气息,跟我们调研组先前走过的各个偏远所有很大的区别。在办公区,电脑、打印机、复印机、扫描仪等办公设施一应俱全,办公桌椅、沙发、电视等都体现着“新、净”。在生活区,民警居室都是一室一卫,洗衣机、太阳能热水器、电冰箱、空调都配备齐全,在其他所常见的洗澡洗衣难等问题,在这里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在三楼甚至专门辟出了房间作为外来办案人员的“招待所”,热爱生活的民警还从附近山沟水涧中采摘来兰草、花木,把整个小楼点缀得生意盎然,看着像是西部边陲的“窗口”名片。

新晃2

在蒋主任及县局同志继续察看执法办案区时,我们在二楼会议室展开了座谈。黄所长话不太多,谈及初见时的激动,他告诉我们,老局长在新晃工作期间,自己一个人守在在碧朗乡所,当年搞派出所区域整合、集中警力,撤销了一些小所,自己藉此调进了县局刑侦大队;县局建设宿舍楼,以建造成本价出售给民警,自己赶上买了一套,一年多的时间,安家、进城的夙愿都得以实现。看得出这是一个重情念旧之人,他又谈及,“当年我在乡下所时处理一起盗窃案,因年轻没有经验,在抓捕嫌疑人时因扑倒力度过大导致他右手骨折,他家人不依不饶,非要我赔偿几万元,这在当年对我简直是天文数字,那时也挺心灰意冷的,后来老局长得知此事,说民警办案出了失误,但他本质上也是想干好工作,也是为了维护一方平安,这怎么能叫我们民警个人买单?后来是局里出面妥善处理了此事”。我们听罢也颇多感慨,局党委一个部署、一个决策,或许只是一时的工作考量,但具体到个人,却温暖了民警一辈子。温暖的力量延续了爱心的传递,让从优待警的战友情得到升华,也点亮了战友从警之路的希望。

黄所长说,或许是因为我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现在我自己带队伍,都尽可能地维护好警队这个大家庭的温暖。民警莫旭辉、刘刚两人入警均在两年左右,都是主动打报告申请从城中所调来凉伞所的,两人都谈到在凉伞所感触最深的就是浓厚的战友情,无论是新警来还是有人调离,所长、教导员都是专门开车进城接、送;每一新警来,都是所长、教导员带着去各乡、村逐一拜会,熟悉环境建立人脉;培养民警也是倾心倾力,无论是办案破案还是矛调处纠,都是手把手的带着没有丝毫保留,时常督促着大家学习,甚至还把在这工作过的协警培养成了村长、村支书;工作遇有失误时都是领导站在前面承担责任顶住压力,从不让兄弟们受无谓的委屈;逢年过节,基本都是所长教导员留在所里值班,尽可能地照顾让家在外地的兄弟们回去……

新晃3

凉伞所的几名同志都有过在县局和城中所的工作经历,在对比城市和农村工作时,都谈到相比城中所,乡镇派出所工作强度要小,但事情更为驳杂些,对独立处事能力要求略高些。以下是从凉伞派出所近期工作中撷取的几个小片段——

让留守的天空不下雨。现今农村孩子有近80%是留守儿童,父母管不上、老人管不住,极易导致他们出现行为偏差、误入歧途甚至受到伤害。凉伞所去年发5起,今年发6起留守儿童盗窃案,凉伞所不是把案子办完就了结了,他们善于从中发现管理上的不足和隐患,未雨绸缪,推动学校、村组、家长“三位一体”联动做工作,定期在校园开展法制宣传、安全教育,培养留守儿童知法、懂法;联合村组和家长做好排查和防范,对因家庭困难盗窃的,及时协调政府和村组共同帮扶解决困难;在今年上半年,凉伞小学发生一起男子夜入宿舍猥亵女生案,该所倾全力于10天破案,并积极协调学校开展女生生理卫生和安全防范教育,预防和减少校园伤害事故的发生。全所先后资助4名特困学生,想法设法通过红网、电视等各种能利用的渠道联系爱心人士资助,湖南卫视政法频道记者也专门来凉伞进行了报道和呼吁。黄九明在大学同学聚会时,专门拜请所有同学对特困女学生杨某月进行资助,得到全体同学的热情响应,每年资助5千元进行帮扶。

打架不能一抓一关了之。凉伞所辖区多为少数民族聚居地,少数民族同胞大都好酒,但随之而来因喝酒引起的打架斗殴、邻里纠纷也特别多。全年接处警191起,查看该所记录,略为一翻,因喝酒打架的就看到30余起。周巍巍告诉我们,在农村所处理这类纠纷和在城中所是不太一样的,在城中处理打架那是一个完整的流程,该抓的抓该关的关。但在农村却不能简单一抓一关了事,必须要考虑到乡民打架大都是邻里之间,他们还要长期相处,要解决矛盾不能激化矛盾,不能让小矛盾成为治安大隐患。上半年,两家因喝酒打架报警,黄九明和莫旭辉前去处置,两家起初彼此斗气互不相服,坚持一定要对方去坐牢,先后五次进村做工作调解矛盾,耗时10余天,到最后一次,或许被民警的执着感动了,其中一当事人说,“黄所,为我们的事你们这么耐烦操心,我们也真不好意思再闹了”, 两家人终于坐到了一起,把矛盾化解开了,其中一户后来还成为了治保积极分子。

琐碎而特别的警情。今年大年初一,黄所长和周教导员在所里值班,上午接到火情林场大火,两人当即随同政府工作人员赶赴火场救火,忙活到晚上控制住火势后,继续承担留置观察任务,凌晨两点撤回。初二,上午本想好好睡个懒觉,不到10点,又接警在某村有数十年轻人聚集打群架……

5月,接贺某报警称其女朋友在村口走失,因担心涉及人口拐卖,当即全所出动找人,并在要道设卡,后在一水塘边找到在嬉水的他女朋友。某日夜,接吴某报警称其妻子走失,当即打上手电进村,通知村干部叫村民协助查找,后在邻村一群众家找到,系夫妻争吵所致。查看该所全年值班日志,全年寻人出警竟有10余起,特别是逢赶集日,小孩走失占多数。

6月,接黄雷乡某村杨某报警,称被人殴打,前往处置后得知杨系弱智,因晚上露天洗澡还大声唱歌被其哥敲了一顿,后杨又因琐事与人争吵先后两次报警求助。凉伞某村吴某,本身系精神病人,今年先后三次因与人争吵而报警。谈到这些事,民警也颇为无奈,精神病人报警明知道都是些琐事,却也不得不前去处置。

凉伞所五个民警均已结婚,小孩大都年幼,最小的仅3个月,两人家在麻阳,一人家在芷江,两人家在县城。

电话里辅导的爸爸。因为聚少离多,小孩的教育管理是我们多数基层民警颇为纠结的问题。黄九明所长的爱人小杨也在乡镇工作,儿子小淋由奶奶一人带着,小淋告诉我们每有作业不会做,就晚上打电话给爸爸,让爸爸在电话里辅导,有时信号不好,一次辅导就是个把小时,欣慰的是聪明伶俐的小家伙学习成绩不错,“学科王”、“优秀学生”之类的奖状贴满了一墙,甚至黄所一家还被学校评为“优秀学习型家庭”。小淋不无惆怅的说,爸爸更多的时候是在电话里、电脑里,想爸爸就只能看看电脑里的照片,真想爸爸莫再这么忙的工作,能天天陪着我。黄所爱人小杨谈到这点也颇为无奈,她说,我们相识于碧朗,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警察平时都很忙、顾家难,苦一点倒没什么,只是小孩的教育只能靠电话确实揪心。

你总是不回来。民警刘刚是家中独子,父亲65岁了,母亲在自己3岁时就已去世了。小刘说,我从小没有母亲,父亲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一路可说都是靠政府和乡邻的资助长大上学的,我喜欢警察这个职业,我觉得当警察能更好地回报社会,主动申请来乡镇也是觉得自己在这能更多的回报乡民,我也在努力地尽职尽责,父亲一直在麻阳郭公坪老家,因回家需不断转车,只能利用有限的假期回家。看着父亲日渐老去,父亲总是眼巴巴的盼望着自己回家,打来电话总是说,“你总是说忙回不来,万一哪天死在家里,你都不知道啊,崽”。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