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法在线 > 政法动态 > 正文

走进边远派出所系列报道九——百姓称赞的“疯所长”

走进会同县公安局最远派出所——王家坪派出所

12月10日,气温骤降到3度,市局“走进边远派出所调研组”一行按照计划,在会同县公安局副局长杨小平与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唐顺生等人的陪同下,沿着潺潺奔腾的巫水和绵延起伏的农田,驶向会同县公安局最远派出所——王家坪派出所。

会同1

中午12时许,我们到达王家坪乡,恰逢赶集日,三三两两的人群在一条望不到边的水泥马路两边上吆喝着买卖。左边一侧全是乌黑破旧的木瓦屋沿路延伸,看不到尽头,瓦上的小草和檐角的青苔似乎在告诉我们那是八九十年代的建筑物;左边一侧是二三层楼高的现代化水泥小白楼,透露出现代的气息,一幢三层楼平房、外观标识齐全的派出所办公楼座落在路边,显得格外醒目。

群众昵称“疯”所长

从武警转业到公安机关工作,已有工龄29年的所长甄文向我们介绍,王家坪乡位于会同县东部,巫水河畔,距县城90多公里,面积84平方公里,人口1.1万,其中以侗、苗为主的少数民族人口0.4万,占总人口的36%。王家坪派出所有民警3人,其中1人长期抽到县局办案,协警4人,辖区最突出的治安问题是精神病人多,登记在册的精神病人有117人,平均每年要送20多名精神病人去专业医院治疗。“群众看见我经常捉送精神病人,便习惯性地叫我为“精神病所长”,所长甄文微笑着自嘲道。

由于“武疯子”都是具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派出所处警压力也非常大,有时需要向县里申请特警支援,几名特警冲上去才能将其制服,民警工作环境危险性较大。令甄所长印象最深的一次出警发生在今年5月,当时他接到110指令,称王家坪乡王家坪村有名疑似精神病患的魁梧中年男性挥舞菜刀当街追逐群众,到达出警现场,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甄所长立刻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因为这名中年男性竟是派出所老熟人,10多年前该名伍姓男子曾在派出所门口精神病发作当街砍死一名群众。在甄所长任期6年间,该男子5进5出精神病医院,是一名令派出所相当头疼的“熟人”。眼见该男子挥舞菜刀在街面乱跑,周围群众一阵阵尖叫,小孩哭闹声大人的叫骂声此起彼伏,为避其锋芒,很多群众都躲到附近山坡上避难,情况十分危急。在这个紧要时刻,甄所长冷静思考,寻找解决危机的突破口,在趁该男子某次转身之际,冲上去从后背抱住男子,将其摔压在地上,随后在其他协警的帮助下成功控制该男子。看到他们的英勇表现,躲在山坡上的群众爆发出阵阵热烈掌声及叫好声。我们问其当时感受时,甄所长一脸无奈地说:“当时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不冲上去,谁冲上去,谁来保护老百姓的安全?毕竟我也在武警干了那么多年学了一些搏斗技能,比那些年轻小伙子懂得多些,我也会多担当一些。看到老百姓安全了,我也就放心了。”

会同2

民警闫美妙,华北电力大学毕业,在株州南车电机厂工作了一年,2013年怀着对公安的崇拜与梦想,考入会同县公安局分配到王家坪派出所工作,谈及抓精神病人、送精神病人去医治的过程仍心有余悸,他曾被精神病人抓伤过,害怕被传染疾病。

据了解,王家坪乡的精神病患者数量较其他地方多,且覆盖各年龄层次,其中对社会危害最大的“武疯子”以中青年居多,发病原因有两种,一种是家庭困难导致感情受挫的抑郁逐渐演化成精神异常,另一种就是因近亲结婚导致的基因缺陷。“在这里呆了6年,经常处理各种疯子,我现在都在县里出名了,大家一看见我就说‘疯’所长又来了啊!”甄所长笑着说。

愧对家人泪如雨

在王家坪所工作了6年,甄所长说他有几次回县里的机会。但是乡党委书记、当地百姓等都一致挽留他,还专门到县委组织部请求领导把他留在王家坪所工作。有乡领导关爱和群众的拥护,他放弃了调离的想法,继续安心留在这个远离家人的偏远派出所工作。我们问他后悔么,他说:“只要组织需要我,我愿意留在最需要我的地方,我不后悔。”

甄所长向我们介绍,由于派出所警力有限,平时他很少请假休息,即使休假,也很挂记派出所的工作,经常假没有休完就急忙从县城赶往乡派出所工作,一般一个月只能回家2、3次。别看甄所长身材健壮魁梧,这位身高1.78米的铁汉在跟我们聊到自己的家人时,也不禁留下了男儿愧疚的眼泪。当我们问到他的家人时,所长沉默了一会,说他有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儿,这时他拿出手机把女儿发给他的照片拿出来看了一眼,眼圈渐渐变红,他哽咽地说,“我女儿现在在重庆一所重点大学读书,今年读大三了,这么多年了我就去重庆见过她一次…”过了一会,调整好情绪的甄所长才继续说道:“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老婆孩子,小孩都读大学了,我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小孩都是她母亲一手带大的”。当我们问及所长父母亲时,甄所长很长时间说不出话,转过脸去,晶莹的泪水沿着他饱经风霜的脸庞漱漱滴落。沉默二、三分钟后,所长愧疚地说,父母住在乡下,都有 70多岁了,这些年只能在春节期间回家看望他们。父亲身体不好,对他不能常回家看望有意见、怨恨他,自己亏欠父母太多,没有尽到孝心……。说到这里,甄所长再次泪如雨下。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公安民警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没有害怕过,面对加班加点没日没夜地工作没有退却过,面对殷红的鲜血浸湿衣角没有流泪过,但在谈及父母恩情难孝时,都很难控制情绪,深感愧对父母,深情难报,泪如泉涌。

民警闫美妙听到所长谈论着他的家人,也忍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他说:“我们这个派出所警力有限,每个月只能回家一次,我妈都说以前我在株洲工作每年至少能回来住个10来天,现在离家近了,回家却更少了,一年都住不了几天……”说到这,他眼眶湿了,说不下去了。

甄所长介绍,民警闫美妙的父亲今年6月因骑摩托车摔断手,当时工作很忙,闫美妙只请了一天假,到医院看了一下父亲就回所值班了,他这个所长也很愧疚,对不起兄弟们。说到这,一直用手擦阗眼睛的闫美妙突然冲出了房间,不想让我们看到他悲伤落泪的情景。

“自古忠孝难两全,认真工作就是对默默付出的家人最大的回报”。为缓和气氛,我们说出了一句不是很得体的安慰话。

我们的心情很沉重,临时决定,明天去看望所长父亲,去化解他们父子的“疙瘩”,同时去看望慰问新警小闫的父母,送去市局党委的关怀与温暖。

领导关爱送温暖

谈心谈话结束后,我们调研组一行察看了民警住宿与生活环境。虽然派出所整体感觉还是挺干净的,但是进入民警生活区域发现他们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艰苦,民警说他们派出所没有热水器,也没有洗衣机,一年四季洗衣服都是冷水,现在天气冷了,每次洗衣服手都冻得通红。洗澡得用“热得快”烧水,很不方便,冬天来了,希望能有个热水器方便洗澡。

告别派出所民警,我们带着沉重的心情驶向会同县公安局。我们把了解到的民警生活、工作情况反馈给县局党委,党委当即决定一周内送一台洗衣机及一台热水器到王家坪派出所,解决民警洗衣服及没有热水洗澡的问题,同时对全县所有派出所生活情况进行摸底,没有热水器、洗衣机的统一添置,坏的统一维修。对没有警服的新警,摸清情况后由县局统一购买发放。看到县局党委关爱民警立行立改的作风,我们沉重地心情轻松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我们在会同县局召开完外省市籍民警座谈会后,迅速联系甄文所长,准备去看望其父母。甄所长跑来告诉我们,他父母不在家里,去贵州看他姐姐去了。我们告诉他,我们向市局党委报告了,市局党委委托我们去看望他们,去化解他们父子“疙瘩”,不要感到难为情。甄所长说他没有说假话,父母的确是去贵州走亲戚了。不管甄所长说的是否真假,我们希望甄所长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多回乡下陪陪父母,与父母多些沟通,能赢得父母的理解与支持!

随后,联系民警闫美妙的父亲,得知他因骑摩托车摔断手伤到神经,正在县中医院接受治疗,当即在县局党委的带领下一起前往看望。在医院五楼的病床上,我们看到了神情暗淡的闫爸爸,他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身边没有一个陪同人员,见到我们后吃力地坐了起来,向我们介绍说他以前身体一直很好,发生车祸后,伤到了神经,手脚有时动不得,医生劝他去长沙、北京治疗,但没有那么多钱去不了,手脚疼痛时,就到医院吊吊针。美妙妈妈因子宫瘤做了切除手术,现在家休养,他们虽然很想念儿子美妙,但是知道公安工作任务繁重,只要儿子美妙把工作做好,平时多注意安全,能平平安安出门,安安全全归家,就是对我们老两口最大的慰藉。一番朴实的话语道出了广大民警家属的心声。

回到怀化后,我们把闫美妙的家庭情况向局领导作了汇报,局领导高度关爱,指示将其作为困难民警进行帮扶。在我们离开王家坪所一星期后,民警闫美妙打来电话,告诉我们派出所已安装了洗衣机、热水器,随时都可以洗热水澡了,言辞间的喜悦透过电波也传递了给我们。偏远派出所虽然地处偏远,但是组织没有忘记他们,警察是个大家庭,大家的心都凝聚在一起,这个冬天就不会冷。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