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法在线 > 政法动态 > 正文

走进边远派出所系列报道七——靖州县新厂派出所

靖州县新厂派出所地处靖州西南山区,辖两镇一乡(新厂镇、平茶镇、藕团乡),与黎平、通道县交界,辖区面积500多平方千米,人口5万余人,苗侗少数民族约占90%。该所现有民警6人,协警5人。

靖州

昨天:风光过,也糗过

综治维稳始终是新厂镇重中之重的工作,坚持长抓不懈,为新厂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摘自新厂镇简介(2011年)。

“在新厂当干部,不被告不被打,能坚持两年的是能人,坚持三年的是英雄,坚持四年及以上的是神一般的存在”——摘自某知名论坛网友留言。

在靖州,过去混混还有“新厂帮”啊,他们混混都以一句“老子是新厂滴”来震慑对手、恐吓路人——靖州县城某居民如是说。

“这里民风素来彪悍、好斗,那过去真是打架成风,只要赶集几乎没有不打架的,在那个老电影院看个电影也几乎是场场都有打架的”——新厂镇街上商户说。

“那早几年在某矿,因为一些纠纷扯皮,上百号人把厂子围了,连派出所前去处理的民警都被他们抬起丢进厂里,把门还锁了起来”——新厂某居民告诉我们。

今天:坚持着,收获着

我们调研组一行车辆驶进新厂镇时,恰逢有一个农村中小学建设的现场会在新厂学校召开,新厂派出所的民警都去执行交通保障和保卫任务去了,为不打扰他们执行任务,我们决定下车走访镇上居民,了解一下派出所的工作情况。

走访了街上的商户、居民,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新厂的治安环境变好很多了,打架斗殴的少了,聚集闹事的少了。谈到对派出所的印象,大家都用了“满意”这个词,谈到宋所长说这个在这里“镇得住”,好几个居民还很有兴致的跟我们闲聊起了他们的出警故事,有制止社会闲散人员去学校骚扰学生,有半夜出警处理夫妻打架,有仿佛小说一般精彩的单枪匹马处置群体性聚集纠纷,情节曲折处置农村坟地纠纷的,等等。路遇一位政府工作人员,他说派出所的同志配合政府处理了好几起群体性闹访闹事事件,基本都处理得不错,没有一起上交到县里。学校的老师说,新厂所的同志在辖区内各学校定期开展治安环境拉网式清理检查,今年还专门组织了“送法进校园”活动,以前学校门前车辆占道、周边娱乐场所影响学校管理秩序、社会闲散人员骚扰学生等问题都得到了较好解决。同行的县局政工室刘主任告诉我们,宋恒全在这里任所长三年多,是做了不少事想了不少办法的,2013年新厂所荣获了局绩效考评优秀单位、执法质量优秀单位、禁毒工作先进单位,一个所能拿回三块牌子,对一个农村所来说是很难得的。

宋恒全,刑侦出身,2011年1月任新厂所所长,言谈间不时会流露出刑侦人特有的坚毅和自豪。“我是11年1月26日来新厂报道的,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报道当天就碰上一个神经病拿枪打人,当时都没来得及安顿下来,就上阵去对付神经病了,所以印象很深”。

谈及处置群体聚集纠纷时,“说我能镇得住,那是他们抬爱了,说实话,过去在刑侦队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呢?也可以说这也算是优势吧。但你一个人面对几百号激动的人群,那怎么可能不怕,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这不像城区随时可以呼叫后援,这乡下偏远地方就算呼叫了后援赶来也得好几个小时了,那确实是孤单和纠结,但穿着这身警服根本由不得你害怕,必须要震住那几个带头的,不然真打起来就是大事件了,站在那里就要有这个勇气有这个信心,这不是代表一个人,这是代表整个警察队伍,你若害怕了,那些刺头的调皮的就更不会把你当回事,震住他们,干刑侦出身这点素质还是有的。”

“抓治安抓维稳也要多想点办法,平时要多注意情报收集,处好警群关系,各种线索自己心中都要有数,平时作防范有事好处理。比如,‘三收’时节(收核桃、收百合、收稻子),外来客商人员来往较多,矛盾纠纷也较多,那就要多走访多宣传,把工作做在前期。像以前总有社会闲散人员去学校滋事,学生有点纠纷动不动就叫社会上的人,一方面对那些滋事的要坚决处理震住他们,一方面也要加大普法力度,对学生搞好教育,不能让这些孩子不信法制只信拳头。”

“现在群众工作不好做,在农村处理这些纠纷矛盾光有勇还不行,有时候也要想点怪招,比如那次因争坟山引起的纠纷,涉及两个村几百号人,当时我和镇政府的人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尽了,什么话也都说完了,但双方仍然不服气,火虽暂时平息但稍点就会再燃,后来想到当事的一方他们领头的那几家比较信迷信,我们专门找了一风水先生,事先做了一番交代......后来事情处理得还算不错。”

杨树声副所长,“说实话,现在有些工作确实不好做。前几天,晚12点多了,我们接到报警说一夫妻打架,女的被打得要死。我们穿起衣服就赶紧跑,但打电话给那个妇女却手机不通了(当时打架把手机摔坏了)没有一个明确的位置,只能在一个大致方位挨家挨户的敲门问过去,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结果第二天几家群众就跑来质问我们,说你们深更半夜的弄得鸡飞狗跳的干什么。上次处理一起纠纷,一个人在城里做工受了伤,这个处理本就需要一个过程,也不是靠我们公安一家就能搞好的,结果他家里一下来几十个人,把我们堵在办公室,当时不处理满意就不散去,这撒泼的谩骂的,当时那个心里真不好受,确实很纠结,但吃了警察这碗饭,难也得把工作干好”。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