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魅力怀化 > 风流人物 > 正文

记新晃步头降乡乡邮员杨国荣

巍巍天雷山的一只信鸽——记新晃步头降乡乡邮员杨国荣

  怀化新闻网讯:步头降乡有一座全县海拔最高的山,叫天雷山,苗家人有句话说:“天雷山,离天只有三尺三”。
 
  天雷山山高坡陡、沟壑纵横,交通极其不便, 信息非常闭塞。2001 年,杨国荣成为步头降乡的乡邮员,天雷山邮路日行65 公里,12 年3600多天,行程234000 多公里。春华秋实,暑往寒来,他天天行走在天雷山上的崎岖山道上。没通乡村公路前,邮件用扁担挑,邮路用双脚走,12 年来,不管多么辛苦,他都坚持下来,执意做大山里一只普通信鸽,成为沟通山里山外信息的桥梁。
 
  恪尽职守 不畏艰辛2008 年全县遭受特大冰雪灾害,百年难遇的大冰雪封了天雷山。临近年关,大家都准备着要回家过年了,来了几个天雷山林场的包裹,几张汇款,还有一大捆报刊、杂志,怎么办?当时同事们劝阻杨国荣不要去,太危险了,他觉得农村过大年更需要这些钱,有些说不定还是远方寄来的春节礼物,如果等冰雪融化了再送去就耽搁了,他决定步行去。找来拐棍,把稻草捆在鞋上,做好防滑措施,一步一步向林场走去,进入山里,气候更加恶劣,雨夹着雪下得灰天暗地,灰茫茫没看到一个人影,道路结上了厚厚的冰棱。走几步,滑一步,途中不知摔了多少跤,摔倒又爬起,爬起又摔倒, 27 公里路,足足花了5 个多小时才到天雷山林场,到了林场他已经冻得手脚麻木,全身上下全是雪,成了一个雪人,林场里静悄悄地没见一个人影。一只大黑狼狗“汪汪”
 
  叫了,摇着尾巴朝他跑来,听到狗叫,屋里终于出来人,看到坪里站着一个雪人,走近认出是杨国荣,他们惊呆了:我们空手都出不去,你不要命,这么大的冰雪还送邮件来……他们赶忙把他扶进屋里,坐下,倒茶的倒茶,拍雪的拍雪,有的给端来热腾腾的饭菜和老白干酒……他喝了杯热茶,暖了暖身子,把包裹、汇款单、报刊从邮袋里拿出来,很多人跑来了说:可是把你累苦啦。
 
  有的领去包裹,有的要寄钱,有的要寄包裹。有人大声反对:“这么大的雪,冰冻路滑,还寄什么包裹,天气好再寄。”杨国荣说:“不要紧,我带回去,下山好走, 我‘坐电梯’
 
  下去。”讲得大家都笑了,吃完中饭,邮袋还是满的。下山路滑,他就用四肢着地慢慢滑,预计没有危险地段,干脆坐着“电梯”向下滑,一路上走走滑滑,滚滚爬爬,到了下午6 点多钟,终于回到支局。
 
  2010 年3 月,从香港寄来一封平信,收信地址是新晃步头降乡吴德胜收。这真是大海捞针啊,到哪里去找。按规定,地址不详可以退回,但他想这肯定是一封寻根问故的信,不能轻易断了香港同胞的思乡之情。他又拿着信到乡派出所查,没有这个人。查遍了天雷上下14 个村所有姓吴的人家都没有结果,他还是不放弃,后来送邮时,每到一个村,他就找那些上了年纪的人问,问遍了各村所有的老人。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最后在怀溪村沙子坪组问到一位80 多岁的老人,他模糊地记得,本村有个叫吴德胜的,但是已去世三十多年了,他的儿子叫吴必胜。
 
  于是杨国荣立即赶到吴必胜家,他上山干活去了,杨国荣就坐在门口等,等到下午吴必胜从山上回来把信给他看,吴必胜说:“我父亲死了三十年, 鬼才写信给他, 不是我的信。” 杨国荣便说:“ 你可以打开看看。”吴必胜慢慢撕开信一看,心情立即激动了起来:“终于找到我姑妈了,谢谢你,谢谢你。”
 
  原来吴必胜的姑妈从小给人当童养媳,后来去了香港,香港回归后,想回乡看看亲人,给父母扫墓,就写封信给哥哥吴德胜,不料哥哥早已去世,幸好这封信送到了吴必胜手上,圆了老人家回乡寻亲的梦。
 
  当乡邮员12 年来,100 多封疑难信件在他手里“死信”变成了“活信”。十多年来,他可以拍胸脯说自己没有错送过一封信,没有延迟过一封信件。
 
  邮递科技 热心帮扶步头降乡八山半水半分田,自然条件相当的恶劣,是省级贫困县的特困乡,杨国荣是土生土长的苗家人,自己的邮路紧系全乡14 个村寨,看到乡民日出而作,日落而夕,为了帮助村民脱贫,便利用自息职业与外界沟通顺畅的渠道,利用杂志报纸信息广的特点,引导乡亲们订《湖南科技报》、《致富快报》、《科技信息报》等,并且上门讲解农业新品种和种养技术,听他一宣传,天雷村大田组17 户村民抱着试试的态度,有的养猪,有的种葡萄,有的种生姜,有的种梨树。他还经常到他们的果林、姜地、猪场、羊圈去看看。几年下来,大田组的苗家变样了,从年年吃救济粮,领扶贫款的村变成了乡里脱贫致富的典型。
 
  茶山村的蒲士连喂了一头黄牯牛,花4000 多元买的,越养越瘦,不肯吃草,他十分着急,杨国荣经常看科技报,在《湖南科技报》找到了治牛病的方法,只要用茶油喂服就可治好。于是他从乡里买了三斤茶油带给蒲士连,一个月后,蒲士连特意跑到支局找杨国荣说:“荣哥,你那方子真管用,牛吃草了,膘也长了,谢谢你。”
 
  2008 年邮政服务“三农”,开展农资配送,杨国荣自己买了一台摩托车,开展邮政农资配送。近几年, 他每年送化肥到户20 多吨,种子2000多公斤, 农药4 万余元(4000 瓶), 怀口村石头坪组和茶山村貌冲组都离公路两公里多,预订化肥500 公斤,他就扛着化肥步行送到每家每户。
 
  村民们看了都说:
 
  “你打个电话要我们来接嘛,看把你累的,我们过意不去。”他觉得农忙时节农民有干不完的农活,自己就花点力气给他们送过去值得。
 
  杨国荣帮苗家致富,科技报刊收订,他不是为完成任务,而是针对村民订有所用,用大量时间宣传科技报刊,2013 年订了130 多份科技报刊,完成计划的180%,份份送到村民手上,还引导乡亲们用报,在报刊上找科技种养知识。
 
  学习雷锋 助人为乐2006 年的一天,杨国荣送邮件路过姑巴村上圹坎组时看见一个老人家提着一小桶水,拿着棍子摸敲边走边歇,坐在路边喘气。他急忙替她把水提到屋里,一看,杨国荣惊呆了,家里很穷,老人讲她叫杨爱英,三十多岁丈夫就去世,独自把3 岁的儿子拉扯大了,不幸的是,儿子在2004 年因车祸死去,她伤心地哭瞎了眼睛……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过日子,要自己上山砍柴,要自己摸索着去提水,而且经常缺油少盐。听了杨爱英的悲惨遭遇,杨国荣顿时泪水涌了出来,当场就把身上仅有的200 元钱给了老人。
 
  第二天,杨国荣上街买了100 多米塑料管、水龙头和两包水泥,星期天骑摩托车送到杨爱英家里,帮她架通了水管,安上水龙头,从溪里挑来砂子,用水泥做了一个蓄水池,整整花了一天时间。从此杨爱英用上了“自来水”,再也不用天晴下雨、刮风下雪去提水了。老人烧柴火是个最大的难题,山里到处有干柴拣,每次跑到杨爱英老人的邮路段,就在半路拣一些柴火捆好放在摩托车上,带到老人家里,从此,老人不用上山砍柴了,杨国荣隔三天会准时给她送柴去。姑巴村离集市有20多里,一是路远,二是老人也没钱,老人没了油盐,没了洗衣粉等日用品,杨国荣给她买了送去。过年时,还送去一些过年物品。每个班路过时,他都要下车看一下老人,关注她的身体状况。6 年来,他对杨爱英, 像对自己的亲娘一样, 老人也感觉杨国荣像她的亲儿子, 杨爱英眼睛不方便,可是耳朵很灵,他的摩托车一开来, 她就高兴地站到门口迎接: 是荣伢子来了,荣伢子来了。
 
  雷家田村有个姓蒲的老两口都70 多岁,儿子、儿媳都在外打工,留下8 岁的孙子和6 岁的孙女在家,每到农忙季节老两口就发愁,杨国荣就把种子、化肥、农药送上门去,还指导他们怎么下肥,怎么杀虫。
 
  到打谷子的时候,杨国荣帮他们打谷,直到收割完为止。老人感激不尽,儿子、儿媳过年回来硬请他去吃餐饭,他也不去。
 
  杨国荣奔走在天雷山的邮路上,付出了许多的艰辛,十多年来,杨国荣多次评为市县优秀投递员、2009 年评为全省爱心邮路先进个人,2012 年评为全省职工职业道德标兵,2013 年被评为全国职工职业道德先进个人。他说,今后我只想继续当好天雷山上的一只最普通的信鸽,为大山深处传递外界的声音,传递亲人的牵挂和祝福。  蒲岚山 周海波
 
 
来源:怀化日报
编辑:武娉娉
责任编辑:武娉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