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新闻 > 正文

征战缅甸 我在远征军的那段岁月

有许多战斗过的外国小地名,寻老都铭记在心,都要亲手写到我们的采访本上


  怀化新闻网讯:7 月30 日,记者见到寻晖老人时是下午两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我们由老人的女儿寻大姐带着进了一家人暂时租住的单元楼里。开门便见到了坐在客厅的一把藤椅上,满头银发的寻老。

  因为家中停电,屋内异常闷热,于是我们便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聆听老人青春热血的战火往事。

  那年,日军打到浏阳,学校被迫停课,正上初中的寻晖没有书读了,毅然决然地投笔从戎寻老出生于1922 年,老家在浏阳市社港镇。他读初中的那一年,日本人的先遣军队便打到了老家浏阳,学校被迫停课,紧急疏散了学校的学生。他和三个同学知道书是读不成了,于是跑到了衡阳。到了衡阳正好碰到国民党通信兵六团在衡阳招考,他和同学深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毅然参加了考试并被录取。之后,被录取的人便立刻被拉到位于广西灵山的教导大队接受集训。期间主要是学习无线电通讯和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军事训练从二月份一直持续到了八月份,就在寻晖快要毕业的时候。国民党中央来了命令,要把部队调出国。

  于是,寻老和在广西灵山受训的士兵一共两百人先从广西的灵山县坐汽车坐到昆明,途中历经二十多天。一下汽车接着便有飞虎队的飞机将他们送到印度北边的汀江机场。

  到了印度再坐船由恒河到了印度的兰姆伽。

  “我们坐的车是烧的木炭的车,有现在的大货车一样大。”“坐飞机的时候是从喜马拉雅山的驼峰飞过去的!”说起“出国”的这些经历老人如数家珍。

  兰姆伽是英国人的大本营,训练营里可以容纳四五万人。寻晖他们就在那里接受由史迪威将军带领的美国人的训练。听到这里,记者问老人“你见过史迪威吗?”“见过,怎么没见过?那个老头当时都六十岁了还跟士兵们同甘共苦,打仗的时候还天天自己开着一辆小吉普车到前线去。一点没有当官的派头!”老人笑眯眯地称赞。

  首战告捷,俘获的日本小队长不配合,我们将他手脚绑上,用一根竹竿一穿,就像抬牲口一样把他抬回后方老人回忆,1943 年3 月 他在兰姆伽训练了一年多之后,军队便去到了印度和缅甸交界的列多,与驻扎在新平洋的日本军队开战。在兰姆伽训练营,根据制定的计划。士兵们接受丛林训练和丛林生存战术,这主要是针对要翻越的野人山进行训练。在翻越野人山之前,军队和敌人在新平洋正面交火,首站告捷!

  “我们的是美式装备,尽管日本人的武器厉害,但是打不我们赢!”说到第一仗便是胜仗的时候,寻晖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尽是骄傲。“我们团很有战斗力,被命名为先锋团!”

  寻晖所在的军队是国民党新六军二十二师六十五团, 新平洋一战,他所在的六十五团抓了包括一名小队长在内的二十几个日本俘虏,还缴获了不少的战利品。寻晖从那小队长的手里搜到了一把德国产的勃朗宁手枪和一把日本军刀。除此之外还有太阳镜、和一堆日本太阳旗。这些被战友戏称是“膏药旗”的日本国旗一面能换六条美国香烟,因此士兵们都很想要。抓到的俘虏要送去后方,但是那个日本小队长一点也不配合。大家便也对他不客气,直接用绳子捆了他的手和脚,用一根竹竿一穿,就像抬牲口一样把他抬了就走!

  野人山是原始森林,野兽、毒虫横行,瘴气弥漫,丛林生存困难重重,我们远征军在那战胜了日军,但也伤亡20多万人夺取新平洋之后,部队马不停蹄,立即进入了野人山区,开始艰辛的翻越。由于野人山是原始森林,高大的乔木遮天蔽日,进去之后便看不到天。丛林里还有老虎、豹子、豺狼等野兽,毒蛇、蚊子、蚂蝗等毒虫,最严重的是动植物腐烂产生的瘴气,那些会致人死亡。丛林里环境十分恶劣,时时都充满危机,一个不小心便很可能丧命。寻老说到这里,突然一滞。沉默了一会儿“在山里我们死了二十几万人!打仗死了一部分,还有一大部分是因为瘴气。”

  在山里,士兵吃的东西全靠美国飞机空投,有一次,寻晖带了十几个人找了一块空地准备做好了记号方便飞机找准地方空投。

  结果,那次的驾驶员看起来是个新手不清楚规定,将东西一顿乱投。“那些大米有一两百斤高空砸下来要是被砸中可不就没命了!”

  老人说。当时的寻晖看着食物漫天砸下来,被吓懵了,竟然忘记了躲。还好命大,东西擦着他掉落在地上,他毫发无伤。

  命大的不止他一人,他们还有一个战友。

  在野人山里搞实战演习的时候和部队走失了,转来转去都找不到,只好在山里停了下来。

  却没想到迎面就碰上了狗熊,一只母狗熊带着两只小狗熊。他原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那狗熊却把他带回了自己的窝,他就在那里住了三天。饿了自有小狗熊摘来的野果充饥。

  三天后,他在部队再次演习的时候听见枪声找了回去。大伙儿听见他的经历都啧啧称奇!

  越过野人山之后,部队乘胜追击,继续将战线往前推进。一直打到密支那和孟拱,这支装备精良,素质很高的部队连续作战,屡创强敌,成为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猛之师。

  1944 年10 月寻晖所在的新六军和新一军向八莫发起进攻。在寻老的记忆中,这里发生了最惨烈的一次战争。八莫地形复杂,我军久攻不下。为了攻克八莫,史迪威调来几十架飞机对这个山头进行狂轰乱炸,几乎将这里夷为平地。在这里的一万三千多日本军队,被炸得尸骨无存。

  大西南告急!寻老所在的新六军主力受命立即回国,在雪峰山和日军对峙不久,日本便投降了,作为保卫人员,寻老有幸参加了芷江洽降和南京受降两次历史盛会。

  12 月初,日军在国内发动进攻,大西南告急!寻晖所在的新六军主力接到命令,停止前进立即回国保卫大西南。

  跟随部队坐飞机回到昆明,休整了几天。日军便打到雪峰山,为了保护物资运输的生命线滇缅公路和中印公路。部队立刻出发前往雪峰山应战。而日本方面闻风丧胆,得知他们前往雪峰山的消息,便立即撤退到邵阳隆回,部队便回到安江待命。

  一直到1945 年五月份。到了八月份的时候,在部队的电台里收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还没来得及欢呼,接着便在芷江接受日本方面的洽降,之后又从芷江飞往南京接受正式投降,寻老说,这两次盛会我都是作为部队的保卫人员参加的。

  内战开始之后,寻老跟随部队从南京开往东北沈阳。在部队留守处担任主任,授上尉军衔。在沈阳呆了三年,寻老不想参加内战,便从部队自动解甲回了浏阳老家种了三年田。一直到1951 年,湖南革命大学招生,就参加了革命大学的学习,当年8 月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沅陵湘西贸易公司至今。

  尽管已有91 岁的高龄,但寻晖老人对当年从军继而被送去受训,然后出国参加抗日战争的经历记得十分清楚。遇到我们不知道的地名和人名还能亲自为我们书写出来。

  采访结束临走之际,我们握着寻老的手称赞他是英雄。他摆了摆手“不算什么,当时参军只是因为国家有难,我尽一份自己的责任罢了!”老人朴实的话语令我们深受感动。

  记者 杜万勇 实习生 庹依依 王燕


来源:边城晚报
编辑:武娉娉

责任编辑:武娉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征战 缅甸 我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