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魅力怀化 > 民俗艺术 > 正文

侗乡凤和井

    “凉水;沁凉水;凤和井的沁凉水。”响亮而熟悉的吆喝声,把思绪又带回到了儿时的记忆中。

  老家侗乡新晃山青水秀。大山里星星点点地生满了一眼眼山泉。涓涓细流日夜不停地从万千眼山泉中涌出,汇成龙溪、中和溪。溪水“哗哗”流淌唱着歌注入舞水河,河水便从风景如画的县城旁淌过,欢快地浩浩荡荡地注入沅江再向东流去。

  这一眼眼的山泉中,距龙溪口镇三拱桥不到两百米处的凤和井特别著名,说起这口井,还有一段来历。

  很久以前的一年,这里遭受大旱,田中禾苗干枯,龙溪和舞水即将断流。龙溪口数千侗民面临无水可饮的困境。人们就在三拱桥左侧的一块平地上设坛求雨,结果求了七天七夜,无济于事。大家只好到处找水。突然,天上飞来一只丹凤,在空中飞着鸣叫:“ 吱幽哟嗬! 吱幽哟嗬!” 好像在告诉人们:“这里有水喝!这里有水喝!”这只丹凤鸟在空中转了三圈后,就着地落下,人们惊奇发现,其它地方的草都已枯萎死了,只有丹凤鸟站的地方有一团青草。大家在丹凤鸟的指引下,一齐动手挖了起来,挖了一尺多深的时候,人们发现了许多稀泥,继续往下挖,一股清泉哗哗地冒了出来。大家欢喜得不得了,就把这口井整理好,取名凤和井,世代解决了镇上人的吃水问题。

  凤和井雨水充沛时,泉眼水柱突起来,能在水面上鼓起鸡蛋大小的水包。泉水清澈见底,却四季常满,喝不尽,淘不干。水井四周长着杂草,开着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的小野花。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径伸到它跟前,那是放牛娃和他的牛群踏出的小路。

  山上劳作的侗乡阿哥阿妹累了,便纷纷跑到凤和井边喝水。阿哥有大大咧咧用手拨开落在水面上的桃花,俯首一阵儿猛喝的;有拿着好心人挂在树上的竹简,咕噜咕噜喝得声响的;喝足了,一抹嘴,顿觉神清气爽,浑身充满力气,大步流星离去。阿妹一路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慢慢跪在凤和井旁边,轻轻吹开漂在水面上的嫣红桃花花瓣,清澈晶莹的泉水里,突然现出一个娇艳粉嫩的面容。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满头的银饰。那是谁呢?是自己吗?阿妹先是一愣,随后又是一阵儿惊喜。心立刻咚咚直跳,侗家阿妹一下子分辨不清哪儿是自己俊俏的脸庞,哪儿是桃花的花瓣了。忘了喝水,忘了劳累,忘了后边的阿姐阿妹还等着。猛听见有人喊她,回过神来,才轻轻掬起一捧泉水慢慢喝下。

  秋收时节,凤和井是寂寞的。侗民们忙着收获,而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却格外忙碌,挑着小水桶,三五人一起,将凤和井的泉水,送到骄阳似火的稻田边;机声轰鸣的收割机旁,大声吆喝着:“凉水,沁凉水,凤和井的沁凉水。”渴坏的侗民们放下活儿,抄起水瓢舀起一瓢甘洌的泉水,“咚咚咚”喝下,顿觉沁人心脾、浑身透爽,精神百倍。

  冬日里,南方冬天里手都冻僵着,可凤和井里还冒着热蒸汽,井边却依然十分热闹,拾柴割菜的孩子们来了,又走了;洗衣服的姑娘来了,又走了;放牛娃赶着牛来了,又走了;一群又一群不知名的小鸟来了,又走了……;尤其是春节将临的时候,古镇龙溪口到处炊烟袅袅,碓臼声声,人声鼎沸,按照传统习惯,家家户户准备团年饭,打糍粑,杀年猪, 烤米酒, 祭祖宗, 接龙灯,待客人……都少不了凤和井的泉水,侗民们在自来水未安装前,这时候一天起码要挑三五担水以上。当挑回一担甘甜的凤和井泉水,“哗哗哗”倒塌瓮中后,兴趣使然。搬出用凤和井水酿制的米酒,呼来亲朋好友开怀畅饮,心里那股兴奋劲儿,同这米酒一样清醇香甜,热辣浓烈。他们心里明白,来年又有好收成!来年又是一个风调雨顺,和谐吉祥年!

 


作者 罗平安
编辑 雪姗
 

责任编辑:admin005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