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魅力怀化 > 名胜古迹 > 正文

谒英雄山

  一座山峰,因为一场战争而被冠名“英雄”, 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恐怕都是罕见的。然而,我的家乡溆浦县龙潭就有这么一座被冠名为“英雄”的山。

  位于龙潭东南的鹰形山,海拔1450 米,山势平缓,无甚险要。1945 年4 月16 日至5 月14 日,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即抗日战争的最后一仗——“雪峰山战役”,鹰形山是这一战役的主战场。这一仗以中国军民大获全胜而结束。从此,鹰形山便更名为“英雄山”了。

  仲秋的一天,天高气爽,秋阳暖暖,我再次拜谒了英雄山。我们一行从龙潭镇出发,过东风桥,穿越一片田野后,约二十分钟便来到了英雄山的山脚下。

  山脚有一条蜿蜒小路可达山顶。我们沿小路往上盘旋,一路上,只见道路两边一条条宽约六十公分、深约一米的壕沟,从山麓旋上山顶,一个个掩体,彼此相连,布满了山麓、山腰、山顶。这些壕沟和掩体的周围虽然长满了茅草和杂木,但依然清晰可辨。

  鹰形山虽然不算太高,也并不险峻,但它却是扼进出龙潭、圭洞的咽喉,战略价值颇高。“雪峰山战役”打响后,日军兵分三路,采取分进合击,两翼策应,中央突破的打法,企图突破雪峰山天险,夺取“飞虎队”所在地芷江,然后直插中国陪都重庆,侵吞大西南。中国军队采取梯次狙击、诱敌深入、包围聚歼的战法抗击日军。4 月16日,日军116 师团109 联队疯狂进犯龙潭地区,当先头部队进攻到大黄沙、小黄沙时,当地村民告知日军此地名为“大黄( 王) 沙( 杀)、小黄( 王) 沙( 杀)”( 龙潭人念黄为王)。日军一听到“大王杀”、“小王杀”,顿感此地名兆头不妙,不敢在此地久留,连夜向龙潭进军,因而鹰形山被日军饭岛挺进队抢先占领了,与占领附近的青山界、红岩岭的鬼子形成犄角之势,形势对我方极为不利。

  为了争夺鹰形山,中国第四方面军王耀武所辖第74 军51 师奉命进行反击。由于4 月多雨,路滑难行,中国军队先是穿“钉鞋”( 一种鞋底布满铁钉的牛皮鞋) 冲锋,接着穿草鞋冲锋,最后挑选了一批湘西籍的强壮士兵组成敢死队赤脚冲锋,终于冲上了山顶,与日寇白刃相向,肉搏以对,拿下了鹰形山。

  之后,反攻、防守,再反攻、再防守,拉锯般地反复争夺了七八次。战斗之惨烈,不亚于上甘岭。最后,在陈纳德的“飞虎队”助阵下,中国军队固守了鹰形山,与日寇鏖战二十八个昼夜,歼敌两千余众,俘敌五百余人,使敌不能越雷池一步,最终取得了“雪峰山会战”的伟大胜利,使芷江无恙,大西南无恙。

  这次战役是中日双方在正面战场进行的最后一次会战,其战果不下台儿庄战役,而且伤亡人数双方持平,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二十二次会战中战绩最好的一次。

  我们在英雄山的山腰,遇到了一位七十多岁的张大爷正在地里摘苞谷。他告诉我们,他的家就在山脚下,当年打仗时,他才十一岁。

  仗打完以后,鹰形山的山顶被炮弹削掉了两尺多高,山上已经没有了树木,也找不到一颗绿色的小草,几年之后仍然寸草不生。小时候,他经常与小伙伴们上山捡子弹壳玩耍。现在,还不时在地里挖到当年遗留下来的弹壳和弹片。

  告别张大爷后,我们徒步登上了英雄山山顶。驻足四顾,山顶已成平地,没有了峰状,周围至今没有生长大树。山脚下的一片农田已经收割,成群的鸡鸭欢快地在田间觅食。河对面的龙潭镇,房屋密集,美丽繁华。与英雄山相对的弓形山上,有一座抗日烈士陵园,里面长眠着七百多名为国捐躯的抗日将士。纪念碑的造型呈炮弹状,上面刻着当时国民党军政要员的题词、题字,碑文是钱钟书的父亲、当年身在溆浦的大学名教授钱基博撰写的:“彼狡者寇,坠我百城,百城可坠,众志不倾。龙潭寸隘,屹不我争……寇血既沥,我尸也横……国殇雄鬼,化作长庚……”

  我漫步走下英雄山,心中油然升起对那些抵御外寇入侵而牺牲在这里的先烈们一种由衷的敬意,也虔诚祈祷人类不要再发生互相残杀的悲剧。

稿源:边城晚报
作者:唐塔生
编辑:邓志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谒英雄山
责任编辑:admin_001
0